2020-11-13

白马川上情


公众号:知妖

作者:安在君
授权知妖唯一官方网站cbaigui.com发布

思念恰如风

如果要问我,什么词语最能代表我们?

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两个字:自由!

我们生于山川大地上,长在湖泊深林旁,如果我们愿意承认的话,我们就是风的代名词!一缕风,从东吹向西,从海边吹向大地——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我们,是奔跑在山间草原里的野马,我们生而自由!

但我,只是去年才加入这只洒脱的队伍中的。我的降生,是一个幸运与不幸的结合:我所在的野马种群,本来是有几十匹野马的,但是因为一些人类觊觎着我们那飒爽的英姿,我的族人现在只有不到十五匹了。而我的降生,是那次大难后,神马赐予我们的祝福。新的生命,给予了族群更多的希望,我备受族群的宠爱。

但,我终究是不幸的。我的生命缺失一个重要的见证者——我的父亲。他在去年那次大难里英勇地牺牲了。我的父亲是英雄,族群和我的母亲一直这样说。那次来了二十多个人,举起猎网肆意捕捉我们。眼见得族群被捉了十几匹同伴,我的父亲奔着强壮的蹄向那些人类跑去,踢伤了好几个人类。但人类并没有因为父亲的举动而就此停止,而是拿起猎枪对准了他。

一声枪响后,我的父亲被人类杀死了,倒在了他最爱的草原上。而那些人类,也仓皇地托着我的十几个同伴逃走了。那些人类,从来没有想到,他们的一声枪响,让一匹一年后降生的野马从此没有了完整的童年。

我的父亲,一匹自由洒脱的野马,死在了人类的枪口之下。

我经常问我的母亲,我的父亲是什么样的?

母亲说和我很像。

我的肤色在族群里是独一无二的,是唯一的白色。族群的老马说,这是“神马”给我的祝福。

所以我和父亲一样,都有神马的祝福!是白色的吗?我异常兴奋地看着母亲大喊!

母亲点了点头!

每每这样的一问一答,都会让我欢呼雀跃,我撒开四蹄跑到河边,看着河里的自己,原来我的父亲是这般模样!

可是,尽管我能想象到父亲的模样,但那终究不是啊!

踏上白马河

我也想像其他小伙伴一样,在父亲的带领下跑过草原,淌过河流。清晨向着朝阳嘶鸣,黄昏伴着夕阳眺望。

我时常仰望星空,听其他小动物说过:“人类死后,灵魂会变成天空里的星星!”那我们马呢?

我经常问母亲:“马死后,灵魂会变成什么?”

一开始,我的母亲支支吾吾,并不作答!后来,问得多了,族群一匹老马忍不住对我母亲说道:“是时候了,它也够大了,你就给她说吧!”

我的母亲看着我,眼里含泪说道:“孩子,我们野马,是自由的精灵。我们死后,灵魂会用风的速度在这世界上到处奔跑。每年的四月十七,死去的马的灵魂便会跑到离我们很远的白马河旁,踏水而去。那是世界的终点,他们会迎着黎明,走向另一个世界。”

“所以,我还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吗?”我惊异地问母亲。

母亲轻轻点头:“但是,孩子,白马河离我们太远了。不仅要踏过山川雪原,还要穿过人类的村落。路途遥远危险重重,很少会有马前去的!”

一开始,母亲极力反对我跑去白马河之地。可是,有一个机会能见到父亲一面,我怎能放弃呢?我梦中最想见到的父亲,三个月后就会再来这世间最后一趟。从没见过他的我,真想见他一面啊!

那天黄昏,我站在草原的小山包上,面朝白马河的方向独自落泪。不知何时,母亲来到了我身旁,见我此景,用她那温柔的唇轻轻吻过我的眼眸。

母亲说:“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去白马河,见你父亲最后一面吧!”

我欣喜若狂,眼泪流得更多了!

在我和母亲即将出发的时候,族群的其他伙伴突然对我们说:“我和你们一起去白马河!我们也想见见那条河,见见那些故马!”

我和母亲既惊又喜,一群十五匹马的马群,就这样朝着白马河的方向奔跑去了。我们一路奔跑,像风一样自由,沿途路过了荒漠、黑池、绿林、蓝海、白雪山脉。

我们还差点落入了猎人手中,但凭着矫健的身姿,我们终于逃脱。

族群里年老的同伴欢呼,此生从未有过如此畅爽的奔跑!

人间不能留

我们足足跑了三个月,终于在四月十六傍晚,来到了马儿灵魂最后的居所——白马河。

这是一条蜿蜒在广阔草原上的河流,又宽又长。远远的,看不见它的源头,只隐约看到不远处就是它的入海口。

之前听母亲说,白马河路途遥远,很少有马前来。

可等到我们真正前来的时候,才发现——这里聚集着很多马匹。他们都是来见逝去亲人、朋友灵魂最后一面的。

我与我的族群就站在离入海口不远的地方,静静地等待着。白马河上泛起了点点星光,我们等过了银河乍现,等过了朝阳初生,等过了青天白日,等过了黄昏夕阳。

只等到银河第二次出现在我们头顶上时,白马河上有了阵阵响声。

仔细听去,有马群细细讨论声、有小马欢声笑语声、有马儿“呜呜”哭啼声,但更响的声音,来自那白马河看不清的尽头,那是逝去马匹四蹄奔跑的声音。

我和母亲热切期盼,竭力昂首向河那边看去,一开始只看到点点银色光团,随着蹄声渐渐变大,光团也越来越亮。等能够看清时,才看到,那是一匹匹逝去马儿在白马河上畅快地奔跑着,那是我见过最为自由、最为自信的身姿。

我回头看看母亲,发现她的眼眸早已流下了眼泪。原来母亲也是这么想念父亲啊!

一匹匹散发荧光的马匹从我和母亲眼前的河面上跑过,有的见到了自己的亲人朋友,便从河面上跑到了他们的身边,低头絮语温存。

我着急地问我母亲:“母亲,你看到父亲了吗?你看到了吗?”

一开始母亲没有回答我,只是急切地向河面上的马群望去。然后,我突然看到了母亲嘴角的微笑,我赶紧回过头去,看到了一匹白色的泛着荧光的马向我们走来。

“阿英,你们来啦!我没想到你们会跑来见我”,这匹白马在向我们说话,他口中的阿英,正是我母亲的名字。

“阿亮,我们来了,来送你最后一程。”我母亲双眼朦胧地回答。

“快叫父亲,这是你的父亲啊!”母亲用脑袋推了推我。

我看着面前这匹白色的泛着荧光的马,眼泪倏地流下来,这就是我的父亲啊!我终于见到我的父亲了!原来,我和他真的很像。

我轻声叫了一声父亲,父亲用脖子把我揽住轻声说:“好孩子,是父亲对不起你!”

我轻轻摇头,眼泪只顾流。我终于见到我的父亲了。

我与父亲母亲呆在一起好一会儿,父亲询问了我们的生活情况,我们一一回答了。之后的时间里,我们三个站在一起,双眼含泪呆呆地看着彼此,偶尔突然一笑。

时间变得很快,头上星河流转。

有父母在的时候,时间好像变慢了。我感受到了有父亲的感觉,那是一种温暖、又很有安全感的感受。

可是,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又好像变得很快,总觉得才过一会儿,天边就已经泛起了亮光。

凌晨到了,前一年逝去的马匹们要开始灵魂的投生了。当第一缕阳光照在河面上时,河面上靠近入海口的领头马仰头发出一声嘶鸣,继而泛着荧光的马群,听到声音后也开始仰头嘶鸣。

我们这些站在岸上的马儿也不由自主地仰天叫着,事后,听母亲说,这一声嘶鸣,是给这些逝去马匹最后的呐喊,去释放他们这一生的种种经历。

这一声嘶鸣之后,那些在岸上泛着荧光的马儿纷纷跑向白马河,随着领头马的步子,奔跑进了海水中。

我的父亲,也开始向河面走去,然后他回过头对我们说:“阿英,我走了,谢谢你!孩子,你要好好长大,保护好你母亲。”

说完,他撒开四蹄,跑向了海里。

我看到海水慢慢覆盖着他的身体,荧光便没有了,白色的身子也慢慢变成蓝色。最后,全部融进了海水里,消失了。

自由常相伴

等太阳完全升起的时候,白马河上又恢复了寂静。那些和我们一起来看逝去马匹的族群,也神情黯然地渐渐散去。

我和母亲看着父亲消失的方向,久久不曾离去。

等日上三竿的时候,我和母亲才回过神来。我们互相看着对方,微笑着,转身朝家的方向走去。

等我再次回头看向父亲刚才站立的地方时,看到了一个很大的脚印。

我知道,那是父亲的。他用这个印记告诉我,他的灵魂没有消失,变成了这个他留在世界上的脚印。

我们是风,我们是自由!如今我长大了,我也随着父亲的脚步,开始了属于自由野马的奔跑。

吧嗒~吧嗒~吧嗒~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