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13

为妖


公众号:知妖

作者:豖韦
授权知妖唯一官方网站cbaigui.com发布

为什么妖怪就是妖怪,而不能是人呢?------《山月记》

稞婆的条件

“妖寿册同地府的生死薄一样,记载万妖生死……啧,怎么没有呢?”是个老妪的声音,苍老中透着一股子邪味儿。

烛光昏暗,老妪枯瘦的手沿着泛黄的书页自上而下划过。

末了,手的主人轻轻合上书道:“又是个没有名字的妖怪。”

老妪名叫稞婆,职责同孟婆相似,守在这渡口前洗去妖怪的记忆,按照前世功德又把他们送入轮回。她在这渡口前守了千万年,无名无姓的可怜小妖怪倒是多得是。

“就没有人类给你个名字?”

长着两只鸡脑袋的妖怪落寞地摇摇头。

稞婆见惯不怪,语气近乎麻木地冷漠:“妖寿册上无名的妖怪,生不能生,死不能死,你回去继续找名字吧。”

林沅县里牛生的鸡

天色阴沉,乌云蔽日,屋里变得晦暗。

临沅县最有名的食肆也准备收桌打烊。

吊着嗓子的刻薄声音从食肆中传来:“你个破烂货,长了张嘴只知道吃。”

这家食肆的老板娘长了一双三角眼,一脸尖酸相。

她刚进后院,就见陈三水从客人的剩菜里囫囵抓了一把塞进嘴里。

老板娘顿时怒从心起,三水不过是个奴隶,竟然有胆吃她的东西!

“咱家的猪都没喂饱,你倒好敢给我抢食!”说着,随手抄起脚边的小木桶朝着三水砸过去。

小少年也不闪躲,硬生生侧过身子用肩膀扛下了这撞击。

倒是把一旁的怪物吓得一哆嗦,扑棱着翅膀直叫唤。

老板娘似乎对这东西有些忌讳,见妖怪受了惊,也赶紧收了身上的戾气,使唤三水干活去了。

妖怪缩着脑袋,又回到逼仄的角落。

它看着倒在一旁的木桶有一瞬间的恍惚。如果刚才三水躲开了,那这只桶铁定砸自己身上来了……

它倒是不怕死,只是怕疼。反正这十年的寿命是从掌管万妖生死的稞婆那儿白得的——因为妖兽册上没有它的名字,即便死一百次都还要重新回到自己出生的临沅县。

它是个丑陋又没有攻击性的妖怪,人们懒得给它个名字。

因为是托生到了母牛身上,自己的脑袋又长得像鸡,见过它的人便随口叫它牛生的鸡。

这可算不上什么名字,因此,它上不了稞婆的妖寿册。

自打从稞婆那儿回来之后,它最大的心愿就是拥有一个能被妖寿册记上的名字,好在死后能入轮回,重新选择为人为妖。

它想着下辈子一定做个人,怎么也得比这样偷摸活着要强。

三水的宝儿

“宝儿,宝儿…”

双头妖怪被吵醒,还有什么东西在戳它的脑袋。

两只脑袋摇摇晃晃地刚抬起来,就见三水的大脸盘子凑了过来,手里藏了个脏污的干馒头。

它见三水打了井水把馒头泡了泡,然后一点点撕下来扔到自己面前。

做完这些三水也不管自己吃不吃,便在一旁自言自语起来——

“老板娘是不是也不给你吃的,唉,真可怜,这是我偷偷藏的,你和我一起吃。”

“我叫你宝儿你说怎么样?”

“宝儿,宝儿…我的宝儿。”

……

少年话多,说到后面也困了,声音渐小,只见他上下眼皮直打架,也没发现满地的馒头屑如此显眼,便拢了衣服朝耳房门口的草垛去了。

黑夜里,它用两双黑溜的眼睛盯着他离去的背影,眼底已是一片潮湿。

交易

四更鸡鸣,三水惊醒,想起昨晚满地的馒头屑煞白了脸。

要是被老板娘发现他可得受好一顿打。

想着,三水连滚带爬抄了笤帚奔向宝儿,却在转角处看见两道鬼祟的身影。

“李叔,您可好好想想,你家那恶婆娘死死把着家产,你在外头可还有半点脸面?”

说话的是个眼生的年轻人,三水不认识这人,却熟悉另一个身影,可不是老板娘的赌鬼丈夫李成吗。

这李成是个烂泥,本事没有还嗜赌如命。前不久被老板娘断了银子,没法去赌场,现下心痒得很。

年轻人继续道:“咱家老爷可是京城的贵人,平日就喜欢搜罗这些精怪奇物,你家那头牛生的双头怪物在我们老爷眼里少说也得是这个数…”

说着年轻人缓缓伸出一个巴掌。

“五…五十两?”

年轻人不屑地摇摇头。

“五百?!”

年轻人端着一副牛哄哄的样子,闭着眼睛道:“黄金!”

……

三水没等二人谈完话就急匆匆走了,反正李成贪婪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现在要做的是想办法留住宝儿。

土凤凰

宝儿觉得三水这些天都很忙,不过即使再忙,每天晚上三水还是会带一个硬邦邦的馒头给它。

嗯,它现在已经习惯了这个名字,它是个有名字的妖怪了。

宝儿现在好喜欢三水,它不想死去,不想见到稞婆了,就算死后它可以重新选择做人,它却觉得跟着三水一起活着也是好的。

可是往往依赖越深越是容易不甘。

宝儿老觉得不公平,为什么自己偏偏是个妖怪而不是人呢?

不过这些想法淹没在突如其来的变故里。

宝儿被食肆的老板娘洗得干净,一身棕红的毛打理得油亮,两颗脑袋戴上了花环。

宝儿觉得自己这样一打扮简直改头换面。

三水把它放进一个金笼子里,然后它被带到食肆门口。

宝儿也好奇,老板娘迷信,既不敢扔了自己这只妖怪怕被报复,又担心暴露自己多生事端,故而一直把自己藏得很好。

今儿是怎的,竟然将自个儿带到大庭广众之下来。

宝儿没想明白,但是它发现它这一亮相,给食肆招揽了好些客人。

众人瞧它的眼神除了好奇或惊惧,还有好多它看不懂的欲望。

宝儿受了惊,瑟缩在笼子角落,三水却悄声安慰道:“宝儿乖,我们熬过这阵子,熬过这阵子他们就不能带走你了。”

宝儿开始不理解,但是它发现自己做了食肆的“门面”后,三水在老板娘面前越来越得脸,他开始不用做脏活累活,只需每天陪着宝儿,甚至慢慢帮着老板娘接管了账房。

而渐渐地,临沅县的百姓都晓得,李记食肆有一只神鸟,是只土凤凰,双头四腿,带着钱财而来,庇护临沅生意人的财运。

当然,这些说法得亏了三水的巧舌如簧和李记食肆越做越大的规模。

宝儿自然不懂其中的门道,它仍是开心的,因为三水现在过得越来越好,几乎成了李记的第二把手。

它天真地以为这一切是它和三水共同努力的结果。

名字

转眼十三年。

宝儿没想到三水当初说的一阵子那么长,长到陈三水已经蓄上了美髯,两个小三水已经开始上起了学堂,甚至——

李记早就变成了陈记。

现在这个远近闻名的酒楼已经完全属于三水了。

陈三水是怎么得到李记的呢?

宝儿的记忆里,似乎是因为两年前李成和老板娘起了争执,失手杀了那个刻薄的女人。

二人无儿无女,这李记顺理成章落在了二掌柜陈三水的手上。

宝儿开心了几天,因为三水接手后不再让它继续立在门口吸引客人。

三水好生养着它,尽管三水好像也忘了它的名字,一声声地喊自己“土凤凰”。

“不过算啦,反正李记不也换了名字,不就是一个名字嘛,改名儿很正常吧…”宝儿总是这样安慰自己。

宝儿是真的忘了,它一开始只想要一个名字。

真相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

门外的夕阳余晖刺进来,宝儿从笼子里望出去,三水背光朝它走来,他身后有满满的光,宝儿却突然觉得这些光从来没暖过它。

三水捋了捋长袍坐在宝儿笼子旁。

沉默良久后突然开口:“你能听懂我的话吧。”

宝儿别过脑袋,又听他道:“我就知道你能听懂,所以当年用这种方式栓住了你。”

宝儿静静地听着。

“当年李叔差点把你卖了。我知道如果你跟他们走,也只会是贵胄笼里的金丝雀。既然都是关在笼子里,不如你帮我一把,好歹你还值个大价钱。只要得到老板娘的信任,只要她把卖身契还我,我就自由了……况且,你是我的朋友,你在我手上我才最放心。”

三水突然顿住,盯着宝儿眼神复杂:“你知道的,没有京城那位贵人的帮助,我根本取代不了李记……只是,只是……”

陈三水的眼睛染上疯狂:“我不知道他们会让我背上一条人命!”

宝儿瞪大了眼睛,它想惊呼,可惜开口还是人类不懂的语言。

“宝儿,宝儿你再帮我一次,那位贵人说了,他可以帮我掩盖真相,作为条件,以后你就跟着他吧。你再帮帮我,他会好生养着你的……”

稞婆的名单

宝儿不记得去往京城的路上发生了什么,它只觉得路程漫长,它也好累。

等再醒来,宝儿又来到了多年前见到的老妪面前。

稞婆抬眼看了看宝儿,又低头继续翻找着名字。

宝儿静静地看着那只枯瘦的手从纸上划过,落在一个极其模糊的名字上。

字迹在变换——“宝儿”“神鸟”“土凤凰”,最后淡为虚无。

它还是没能拥有名字。

“回去,再找找……”

宝儿摇摇头,名字对它来讲不重要了,只是它又想起很久以前自己对做人的渴望和一直苦恼而不得解的问题——“妖怪为什么是妖怪,而不能是人呢?”

它这十多年遇见的人却都让它觉得,幸好自己是个妖怪。

你可能还喜欢 ···

1 个回复

  1. 紫嫣说道:

    妖并不生为人而立为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