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13

白牛


公众号:知妖

作者:步月
授权知妖唯一官方网站cbaigui.com发布

白牛私语

不知从何时起,月白的空中浅浅显现出隐约的半月,皎白的远云在天边飘荡。秋风穿过田野山村,吹动金黄稻田,浮荡起层层金浪;掠过池塘,鱼儿吻出一阵圈圈点点。

白牛慵懒地趴在田边休憩,小牛犊在一旁啃食着草垛,山林里的夜莺啼鸣婉转悠扬。农夫挽起的裤脚早已滑落下来,裤腿上泥点斑驳。

一天结束,农夫牵上白牛往村里走去。

天色渐入昏黄,隐月也开始璀璨。坐落东边的小村落,在西边的斜阳映照下炊烟袅袅升起。每家每户都已点上了油灯,透过窗纸也能感受到煜煜生辉的灯火。

山里的星星多如牛毛,农夫的小儿子阿福饭罢,与村里孩子在树下数星星,一颗两颗,数乱了又重数。

牛棚里细细碎语,似是有人在窃窃私语。

“妈妈,你可以给我讲故事嘛?”

小牛犊趴在草堆上,歪着头眨巴大眼睛看着白牛,忽闪忽闪像夜空中幽亮的星。

“那你想听什么故事呢?”

白牛看着身边的小牛犊,双眼满是爱怜。

“妈妈讲的故事我都喜欢!”小白牛俏皮地甩甩脑袋。

“那妈妈给你讲一个老祖宗的故事吧。”白牛用短短的牛角轻轻蹭着小牛犊。

“在春秋时期……”白牛低垂眼帘,纤长的睫毛打落在下眼皮,用低沉而温柔的音色讲述着。

宁戚饭牛

在春秋时期,有个叫宁戚的人,想进宫里谋职,可他家道贫穷,无法觐见齐恒公,日日感怀哀伤,迫于现实又只能怨天尤人。

他为谋生计,为一个商人赶牛车,长途跋涉地赶车到了齐国都城———临淄。

那天晚上,月明星稀,齐恒公出城迎接宾客,城口的卫兵命令所有车辆行人避开,开出一条道来,卒卫举着火把,道路上火光通明,火苗在缥缈窜动,似一群穿着灼红牡丹裙在婀娜起舞的妙龄女子。

宁戚和牛车被赶到一旁,宁戚怏怏地在旁边给老白牛喂饭。

老白牛嚼得索然无味,就开口和宁戚说:“先生,可以给我唱首歌吗?”

宁戚觉得这老白牛真奇怪,宁戚没心思为这老牛吟唱,眼睛一瞥看向城口。那升腾明灭的火把在他眼中红得灼人,他心里不也是这样炽热吗?

老白牛低头沉思片刻,抬起头看见宁戚那般失魂落魄的模样,自是清楚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先生,你心中所想我都明白,可机会是需要自己得来的。你给我唱首歌,我神祈实现你心中所愿,如何?”

“机会……?”宁戚踢了踢脚边的碎石子,那石子骨碌一下就滚了好远,滚进了那小水坑里,在一滩静水中溅起滴滴水花。

宁戚好似从石子入水中悟出了些什么。

他回过头看见齐恒公的一行车卒,扬起阵阵尘土,再想到小小的碎石子,可他却无法溅起水花,无用武之地。

宁戚不禁默默伤怀起来,敲著牛角,低着头满怀伤感地吟唱着:

  “南山矸,

  白石烂,

  生不遭尧与舜禪。

  短布单衣适至骭,

  从昏饭牛薄夜半,

  长夜漫漫何时旦?”

歌尽,齐恒公坐在马车上看着宁戚这一举动,觉得这人真是怪哉,这世上竟有人给牛唱歌,勒令他坐上侍从的马车一并回宫。

回到齐国后,齐恒公打理朝政忧心不已,便引宁戚前来觐见。

齐恒公与宁戚一番交谈下来,齐恒公觉得宁戚很有言论主张,重用宁戚治理齐国。

多年后,宁戚依旧在想——

“是恰逢的机遇还是白牛的神祈。”

月夜静谧

白牛说完,低头舔舐着身旁的小白牛,小白牛觉着有些痒,挪了挪身体,引得草垛“沙啦沙啦”响。

“妈妈,老祖宗好厉害呀。”

小白牛听得津津有味,还在感叹先辈神奇之处。

白牛却望向牛棚外的夜空,月亮旁边的云也被照得发白,月光透过大樟树,稀稀碎碎地洒落在牛棚里。夜蝉在樟树上不休地鸣叫,它收回目光落在小白牛身上。

“老祖宗只是让他恰逢机遇,成与败在他个人之举。”

“妈妈,什么是机遇,我不懂。我明天可以说给阿福听吗?”小白牛打着哈欠,困意袭来。秋天的夜总是凉的,草堆可不怎么保暖,它往白牛身边又拱又蹭,寻找着一丝温热。

“孩子,你且要记住,阿福和你不一样,他是人你是畜,为了顺从这个社会,我们不可在人类面前说话。”

“好的妈妈,我记住了。”

小白牛不爱听这些大道理,它闭着眼睛沉沉地睡去。

农夫家的油灯晃动一下被吹灭,万物都被笼罩在黑暗之中,蝉鸣好像更嘹亮了,白牛看着紧紧依偎自己的小白牛,也浅浅地入睡了。

你可能还喜欢 ···

2 个回复

  1. 烛影摇红说道:

    八王中单白头

  2. 长歌说道:

    真是个神仙网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