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7

百年身


公众号:九州妖怪百集

作者:小酥

编自 [ 清 ] 袁枚《子不语·赌钱神号迷龙》


1.开端

月黑风高,一截枝桠探出墙外,栖在上面的乌鸦被底下的动静一惊,扑腾着翅膀飞走了。
陈星浑身蜷缩着躲避如雨点般密集的拳脚,嘴上还不忘讨饶哭嚎。
那人下手极狠,专挑痛处打,想必与他过结不小。
这样想着,那人却停了手,半响没了动静。
陈星心惊胆战地试探着叫了一声:“爷?”
那人抬脚狠狠地踹了他一脚,这一下踹得结结实实,正中肋骨,仿佛听到骨头断裂清脆的声响,陈星倒吸一口冷气,脸都白了。
“你再去赌一回,我便废你一只手。”
陈星正疼得眼冒金星,也余不出力气来分辨,只是觉得这声音莫名地熟悉。
他咬着牙,从牙缝里嘶嘶地吸着冷气,缓了半天,才爬起来把兜头儿罩的黑布取下,从怀里掏出一只火折子,点燃后环顾一周,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动作一大又扯到了伤口,他低骂一声,一瘸一拐地往回家的方向走。
从后墙翻进院子的时候,不小心碰倒了一个花盆,一个灯笼晃了过来,先他一步将花盆扶了起来。
灯笼昏暗的光笼罩了眼前穿着碧色衣裙的姑娘,她眸中仿佛含着盈盈水,一点灯光点缀其上,就像星子落在她的眼中。
“你……你怎么来了?”
陈星有些不自在地撇开了目光,又回到了姑娘身上,脱下自己的外裳,披在妻子的身上。
“风大,你身子骨不好,以后别出来了。”
姑娘低着头,再抬起头的时候眼里分明带了泪光:“脸上的伤疼吗?怎么弄的?”
陈星觉察到妻子微凉的手触上自己脸上的青紫,忙将妻子的手握在手心温着:“被一个鳖孙打的,不碍事。”
妻子低低叹了一口气:“回家以后,我给你上药……相公,你别赌了。”
陈星模糊地答应着,心中却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打他的人临走前撂下的那一句话。
莫非是他妻子想戒了他的赌欲,找人来打的他?陈星随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他的阿凉性情温良,怎会干出此等事情。

2.教训

自然,戒赌是没可能的。
陈少爷虽然嗜赌成性,无甚建树,但奈何人就是金贵,爹是京城有名的富商,及冠成了亲,又是娶了素以美貌温良闻名的陆文凉为妻。
三生修来的福报,一般人可赶不上。
他爹留给他的家产一辈子都挥霍不完,更何况,他不喜美人古玩,人活着总要有乐趣。
不然多无趣。
神秘人以为一番恐吓就能吓住他了?
天真!
陈星花重金,托人脉为自己雇了几位高手充当保镖,照旧在赌坊里一洒千金,横着进,横着出,好不快活。
他精神紧绷了一月有余,始终未见过神秘人,也就放松了些许。
陆文凉送他出门的时候,眉尖微蹙,欲言又止,陈星知道她又是劝他戒赌,哪怕是怜爱他的妻子,也不免觉得无趣,匆匆应付了几句,就带着他的护卫出了门。
到了赌坊刚开了几把大,腹部突然传来一阵绞痛,他捂着肚子来了茅厕,裤子还未脱。
就被人从身后按在了墙上。
赌坊人员混杂,三教九流通有之,茅厕自然是脏污不堪,墙上不知名的黄褐色痕迹散发着恶臭,直冲陈星鼻子。
“我说话算数,陈少爷。”
又是这个声音。
陈星还未来得及做什么,只觉一阵铺天盖地的剧痛袭来,他大口喘着气,额角的青筋暴起,他连惨叫都发不出来。
你是谁?
陈星挣扎着要回头,接着,便是眼前一黑。

3.梦境

他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在梦中,他没有遇到什么扬言要打断他手臂的神秘人,他依然是放浪之地,整日流连在赌坊。
只不过到了后面,他反而输得越来越厉害,十赌输九。
最终被有心人设计,连他爹都给他的家产都赔了进去,这还不止,他依然欠着一大笔赌债。
陆文凉和他流落在外,为了帮他还赌债,她去青楼当了妓女,一身傲骨被碾作灰烬,千人踏,万人踩。
她最终死于心绪郁结。
可临死的时候,那一双眼睛的星子已然没有了,她枯瘦的手指抓着他的衣袖,干裂的嘴唇颤了颤。
陈星知道,她说的是“相公,你戒赌罢!”
他一把挣开了陆文凉的手,疯疯癫癫地说:“阿凉阿凉,你还有银子么?我去赌,我去赢钱给你治病。”
说罢,就连滚带爬地出了门。
这一年的大年夜大雪飘飞,陈星裹着薄衣仰头望着天穹,雪花落在他眼睛里。
远方皆是家家灯火,烟花散开爆竹响,陈星低头在雪地上咳了一滩血迹。
忽然就忆起了自己这一生得失。
阿凉,阿凉。
陈星忽地忆起了那年初见阿凉身着碧色衣裙在一池白莲中乘舟而来,她一笑,眸子里潋滟生光,像是碎星子撒入其中。
阿凉啊!
他想起来阿凉临死前挣开的那只手,心里疼如刀绞。
他怀着满腔的悔恨和不甘咽了气。
再一睁眼,重回少年时,他发现他能碰到陈星,但也只能碰到陈星,他看着少年的自己不食人间愁,就决心看能不能让自己避过这种命运。
据说像他这种天生有赌欲的人皆是有一种叫做迷龙的鬼神塞了字符进脑袋里,死后也化为他的奴仆。
在剧痛之下神魂分离,他便能将那张字符从自己脑袋里取出来。
某一日,年少的陈星从赌坊归来,一个人走夜路的时候,他便拿了一块兜头的黑布迎头罩了上去。
不能让两个陈星见面,否则年老的陈星会消失的。

4.尾声

陈星睁开眼,一眼便看见了守在床塌边,眼睛肿得就像核桃一样的陈文凉。
“阿凉,我不赌了,往后咱们好好过吧。”
缩在墙脚的乞丐喃喃自语,一片雪花落到他的肩膀上,又被风吹散,东方的初阳冉冉升起,日光洒在雪地上,金灿灿的,晃得眼疼。
墙角的乞丐被大雪覆盖,静静的悄无声息。
爆竹的红色碎末被风追逐着,渐渐的飘远了。

你可能还喜欢 ···

1 个回复

  1. 11说道:

    小错误:前文陆文凉 后文陈文凉 (可能古代冠夫姓 但是要不要说明下 要不就统一下直接阿凉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