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7


公众号:九州妖怪百集

作者:薛薛

编自 [ 清 ] 袁枚《子不语·羊骨怪》


1.怪盗

应县的街市,如往常一样热闹。
老范一大早就嘀咕:“昨天晚上我看见一团黑影从床帐飘过,吓得我不敢出声,我是一夜未合眼啊!天亮后我起身搜寻一番,你们猜怎么了?”
卖炊饼的小贩上前凑热闹:“快……快快……说说怎……怎么回事?”
“去去去!凑什么热闹,看你那不入流样,卖你的饼去!”面馆王老板用胳膊肘怼了怼刚刚说话的人,转过头笑眯眯道:“你看见什么了?”
“嗐!我看见放在桌上糊窗的浆糊被偷得一干二净,你说说这大盗可真够怪,我昨天还暗暗恼我们家那位,愁她没把老母祖传的玉扳指藏好。今日一看,皆大欢喜,东西安安稳稳躺在柜子里。”说着也是舒了一口长气。
“怕是人家大盗看不上你们家那低档品哟!”王老板不屑撇了撇嘴,似乎为自己没听到有价值的新闻而不甘:“我可告诉你们啊,那大盗可不是人!”
本来听了消息的老范还有些不爽,恨得牙痒痒,在心里估计给王老板脱骨扒筋了数万次。一听到这话,凑热闹上去道:“怎么个说法?”
王老板红润的肥脸泛起油光,在空中不停地甩动:“听陈道士说,那货为妖怪,羊状,爱食用面粉做的浆糊。”
“它……它会吃吃吃人吗?”旁边小贩突然就开始紧张,凑上前来询问。
“我我我怎么知道,它专门吃吃吃你这种傻子!滚开!”
众人看这场景尴尬,不愿惹了闲事,各自散开。
谁也没有看见远处那一双狡黠的眼睛闪过诡异的光……

2.说媒

李媒婆跺着小脚,神神叨叨念道:“这张府往常这个点看门人就开门了,这今天可好,都等了两个时辰了。”
她边说边踮起小脚,眯着眼透过门缝往里瞧,接着是“吱呀”一声响,还没站稳眼前就一片黑,李媒婆一个踉跄栽倒在一黑色硬块上:“哎哟!哪个不长眼的?”
李媒婆定睛一看,忙忙后退。
“原来是张管家呀!是我这个糟老婆子眼瞎,您可别怪罪我。如今这时间也不早了,夫人还要找我谈论小姐的婚事,我就先进去了。”
李管家面色铁青:“回吧!今日张府不接客!”说罢就命看门人赶走了李媒婆。
看门人瞧李媒婆赖着不走,张管家又脸色差劲,无奈下只得用蛮力拖走这李媒婆,李媒婆一下没站稳就跌倒在地, 好一会才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我呸!死人了吧!”李媒婆恶狠狠说完不甘心地离开。
李媒婆走后,张府看似恢复平静。可谁知,府里早就乱作一锅粥。
两个丫鬟躲在墙角窃窃私语:“听说昨天府里进了个采花贼,顺走了老爷的一箱珠宝,更过分的是还轻薄了小姐!”“这小姐也是真可怜!听说老爷和县令老爷已经私下给两家孩子指了婚,那县令的公子可是一表人才,多少人家攀着呢!本来是一桩良缘,如今却……可惜了!”
说罢,只听见远处隐隐传来脚步声,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默默走开了。

3.赶妖

经了这样的事儿,张府的老爷又不好报官。
毕竟这事有关张家的声望,这要是传了出去,那女儿的名声也要坏了。所以张老爷下令府里的人不要外传此事,加派人手夜晚防守,别让那贼人再来为祸。
可谁知那贼人如同鬼魅,纵使看守颇多,却还是夜里偷偷溜进张家小姐的房间。可那张家小姐也是个打碎了牙往肚子咽的人儿,受了那贼人的威胁,只敢把此事偷偷告诉母亲。这张夫人也是糊涂,以为保守秘密就是对女儿最好的保护。张小姐更是精神憔悴,心力交瘁,每日把自己关在房里,郁郁寡欢。
一日,张夫人差丫鬟给小姐送补汤,丫鬟一进去发现自家小姐奄奄一息,昏倒在地,赶忙去请了夫人老爷。这张老爷看女儿经了那事,也是暗暗生气,心疼女儿。可作为父亲,这种事也不好开口安慰,所以他就尽量避着女儿。可谁知才不过半月,女儿就如将死之人,面如枯槁,便赶快请了大夫。
这大夫把了脉,说张小姐是被妖鬼缠身,自己也没有办法,还是尽早请道士来才好。
张老爷哪里还顾得上别的,即刻命令管家去请陈道士。管家出去才不到一刻,就又急匆匆赶回来,原来是这陈道士自己登门拜访了。
陈道士说近日他总看张府上头笼罩着一团黑气,今日更是猖獗,所以特来一看。
张老爷应允,陈道士便在张小姐的房间里施了一卦,突然地板上出现了羊蹄印。
众人一看,颇为吃惊。陈道士说到张小姐可能是受到了羊骨怪的迫害,这种妖怪经常夜晚活动。便上前问张小姐话,虽然二人素未谋面,但张小姐一看见陈道士便心生畏惧。
陈道士问是否亲眼看见过这“贼”,张小姐答每次夜晚那贼人来时她总是头昏脑胀,好似被施了咒,迷迷糊糊。
陈道士继续追问,那“贼”是不是每次来都会拿走裱画用的浆糊。张小姐点了点头,说自己的珠钗未曾丢过,每次盘子里的浆糊却总是减少。
陈道士沉默一会,便道每日来烦扰小姐的为羊骨怪,他这就施法让那妖怪再也无法近张小姐的身。众人大喜。
七日过后,这妖怪再也没有找过张小姐,这张小姐的身体也是日日渐好。张老爷很是高兴,赏了陈道士黄金百两。
本以为事情会向好发展,回到原本的轨迹。可谁知这事却被传了出去,整个县城都知道张小姐失身之事。本来一段佳话,也被沦为笑柄,纵使张老爷家财万贯,也抵挡不了悠悠众口。
张小姐知道此事后,明白自己名声尽毁再也不能嫁给心上人,半夜偷偷跳了井。

4.真相

张小姐用一死堵住了谣言,大家都为这位小姐的命运感到惋惜。
县令的公子知道此事后快马加鞭从京城赶了回来,看见自己的青梅竹马已去,心里悲痛万分,便请求张老爷让张小姐以自己的“亡妻”身份下葬,张老爷和夫人听后尤为感动。
待到后事处理完毕后,县令公子便问管家张小姐的死因,管家便把事情来龙去脉一一告之。县令公子听后大惊,觉得此事有些蹊跷,便暗下调查。
一日在张小姐坟前,他看见一老妪鬼鬼祟祟。便捉拿问之,得知这老妇为李媒婆,是她把张小姐之事传了出去才造成张小姐的死,亏心不已决定烧些纸钱以求心理安慰。县令公子大怒,一掌便准备劈过去。
那李媒婆突然下跪,说她也是受人指使。县令公子瞧见她胆小怕事,便知她没那个害人的胆。李媒婆见县令公子平息了怒气,便说出是陈道士指使她去做。她本就因为被赶出来心生恨意,所以就趁机报复,可没想到却要了张小姐的命。
县令公子继续追问李媒婆可知那道士这么做的缘由,李媒婆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只是收了钱。县令公子看见此状,心中已有定夺。县令公子告诉李媒婆只要她肯作证,便可饶恕其性命。
次日,县令公子便把陈道士告到公堂。陈道士公堂上仍不认罪,冠冕堂皇说道:“就算我买通李媒婆,那也不能证明是我去害了张小姐!你们该治罪的是李媒婆,她才是害死张小姐的直接凶手!”媒婆听此话,吓得屁滚尿流。
县令公子心中暗忖,这张道士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便道:“我已遣人找到羊骨怪生存之地,谁是凶手等见到羊骨怪再论!”说完便与众人一起前往森林深处。
路上陈道士明显心虚。县令公子一直盯着他,生怕这道士再起什么坏心眼为自己开脱,那他的张小姐就死得太不明不白了!
一行人跟着县令公子来到了森林,公子命人用铲子挖开一颗树,挖出一条坏掉的羊骨。众人疑惑,这不就是个羊骨头嘛!县令公子让大家不必着急,随即派人拿出用面粉做的浆糊,说食此物便可使之现身。
众人一听,皆往后躲藏。大家都瞠目等待羊骨怪变身,陈道士趁此机会,投出火石将其焚烧。正当县令公子准备去救羊骨怪,却看见火焰熊熊燃烧,如同中邪一般纠缠上陈道士。
众人惊讶,不到一刻,陈道士没了声音。大家走近一看,大吃一惊,道士已化作一堆白骨,地面上留下小羊形状的图案,旁边还残留着用面粉做的浆糊。
县令公子恍然大悟,好你个道士,羊骨怪只是你用来迷惑众人的说辞。你沉迷张小姐的美色做了无耻之事,现在事情败露你就毁掉羊骨怪。大家看到此景听到此话,也都了然,唏嘘不已,四处散去。
县令公子长呼:“害人者,终害己!” 便扬长而去。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