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3

猩猩

猩猩插图
本草纲目图三卷 国立国会图书馆(日)

 

 

 

古代认为黃毛如猿,白耳如豕,人面人足,长发,头顏端正,能人言,或记为狌狌,后逐渐和狒狒混合成一种野人类妖怪,该条侧重喝酒的猩猩。《本草》中认为和野婆、野人同属一类。唐国史补称猩猩喜欢酒和木屐,日本动画中形象多与酒有关。


文献

 

《礼记·曲礼上》

鸚鵡能言,不離飛鳥;猩猩能言,不離禽獸。今人而無禮,雖能言,不亦禽獸之心乎?夫唯禽獸無禮,故父子聚麀。是故聖人作,為禮以教人。使人以有禮,知自別於禽獸。

《本草纲目》

時珍曰︰猩猩自《爾雅》《逸周書》以下數十說,今參集之云︰出哀牢夷及交趾封溪縣山谷中。狀如狗及獼猴,黃毛如猿,白耳如豕,人面人足,長發,頭顏端正。聲如兒啼,亦如犬吠。成群伏行。阮汧云︰封溪俚人以酒及草屐置道側,猩猩見即呼人祖先姓名,罵之而去。頃復相與嘗酒著屐,因而被擒,檻而養之。將烹則推其肥者,泣而遣之。西胡取其血染毛罽而不黯,刺血必箠而問其數,至一斗乃已。又按《禮記》亦云猩猩能言,而郭義恭《廣志》云猩猩不能言,《山海經》云猩猩能知人言,三說不同。大抵猩猩略似人形,如猿猴類耳。縱使能言,當若鸚鵡之屬,亦不必盡如阮氏所說也。又羅願《爾雅翼》云︰古之說猩猩者,如豕、如狗、如猴。今之說猩猩者,與狒狒不相遠。云如婦人被髮袒足,無膝群行,遇人則手掩其形,謂之野人。據羅說則似乎後世所謂野女、野婆者也,豈即一物耶?

野女 唐蒙《博物志》云︰日南出野女,群行不見夫。其狀 且白,裸袒無衣襦。周密《齊東野語》云︰野婆出南丹州,黃髮椎髻,裸形跣足,儼然若一媼也。群雌無牡。上下山谷如飛猱。自腰以下有皮蓋膝。每遇男子必負去求合。嘗為健夫所殺,至死以手護腰間。剖之得印方寸,瑩若蒼玉,有文類符篆也。
時珍曰︰合此二說與前阮氏、羅氏之說觀之,則野女似即猩猩矣。又雄鼠卵有文如符篆,治鳥腋下有鏡印,則野婆之印篆非異也。亦當有功用,但人未知耳。

《唐国史补》

猩猩者好酒与屐,人有取之者,置二物以诱之。猩猩始见,必大骂曰:“诱我也!”乃絶走远去,久而复来,稍稍相劝,俄顷俱醉,其足皆绊于屐,因遂获之。或有其图而赞曰:“尔形唯猿,尔画唯人。言不忝面,智不周身。淮阴佐汉,李斯相秦。何如箕山,高卧养真。”

《贤奕编》

猩猩,兽之好酒者也。大麓之人设以醴尊。陈之饮器,小大具列焉。织草为履,勾连相属也,而置之道旁。猩猩见,则知其诱之也,又知设者之姓名与其父母祖先,一一数而骂之。已而谓其朋曰:“盍少尝之?慎无多饮矣!”相与取小器饮,骂而去之。已而取差大者饮,又骂而去之。如是者四,不胜其唇吻之甘也,遂大爵而忘其醉。醉则群睨嘻笑,取草履着之。麓人追之,相蹈藉而就絷,无一得免焉。其后来者亦然。
夫猩猩智矣,恶其为诱也,而卒不免于死,贪为之也。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