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31

蛴螬精

为一白衣男子,自称齐国曹家人。与张氏女同睡,后被张女用金锥刺入脖子,在洞穴内发现一只蛴螬。


《太平广记》引《宣室志》

平阳人张景者,以善射,为本郡裨将。景有女,始十六七,甚敏惠,其父母爱之,居以侧室。一夕,女独处其中,寤未熟,忽见轧其户者。俄见一人来,被素衣,貌充而肥,自欹身于女之榻。惧为盗,默不敢顾。白衣人又前迫以笑,女益惧,且虑为怪焉。因叱曰:“君岂非盗乎?不然,是他类也。”白衣者笑曰:“东选吾心,谓吾为盗,且亦误矣。谓吾为他类,不其甚乎!且吾本齐人曹氏子也,谓我美风仪,子独不知乎?子虽拒我,然犹寓子之舍耳。”言已,遂偃于榻,且寤焉。女恶之,不敢窃视,迨将晓方去。明夕又来,女惧益甚。又明日,具事白于父。父曰:“必是怪也。”即命一金锥,贯缕于其末,且利铓,以授女。教曰:“魅至,以此表焉。”是夕又来,女强以言洽之,魅果善语。夜将半,女密以锥倳其项,其魅跃然大呼,曳缕而去。明日,女告父,命僮逐其迹,出舍数十步,至古木下,得一穴而绳贯其中。乃穷之,深不数尺,果有一蛴螬,约尺余,蹲其中焉,锥表其项,盖所谓齐人曹氏子也。景即杀之,自此遂绝。

你可能还喜欢 ···

2 个回复

  1. 姑姑我是志平啊说道:

    太肥了,要是个美男子,估计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所以颜值是多么的重要啊~

  2. 啊嘞啊嘞说道:

    这个怪怎么色色的,你都同床而眠了,你就真的只睡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