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1

黄泉客栈


公众号:知妖

作者:怀酒


闲谈

赵余正了正衣冠,看起来齐整了些许,这才昂首挺胸阔步走进了黄泉客栈。
这客栈里早已坐满了各殿阎罗手底下的鬼差,聚在一起高声阔论,好不热闹。
各鬼差平日里公务繁忙,人间地府来往不停,逢到休息时,总喜欢到这黄泉客栈点上小菜,喝点小酒,再和三五相熟之人吹捧吹捧,日子过的舒服极了。
“呦,赵兄,快过来,就等你了。”说话的是一个貌丑的鬼差,他在秦广王手底下做事,秦广王在地府的权利最大,专司人间夭寿生死,统管幽冥吉凶、善人寿终,接引超升,所以在这群人里,貌丑鬼差算是个主事的人。
貌丑鬼差姓孟名俊,生于倜傥风流的魏晋,魏晋是个最注重人容貌的时代,貌若潘安,看杀卫玠,讲的便是魏晋时最出名的两个美男子。美姿仪的翩翩公子乘车游玩,掷果盈车一点都不夸张。
孟俊空有一肚子才华,可惜生错了时代,生不逢时,再加上家境贫寒,若不能出仕,只能一生碌碌无为,悲愤之下,孟俊选择了自杀,谁知死后却得了秦广王的青睐,让他掌管一方事务,混的风生水起,好不逍遥自在。
“来来来,赵兄,这边坐,我让孟姜姐姐给你上壶好酒,据说这是孟婆拿九千九百九十九人的伤心泪酿就的,最是甘醇不过。”
孟姜是孟婆手底下的一个侍女,替孟婆管理这黄泉客栈,孟俊和孟姜姓氏相同,却并不半分关系,但是孟俊嘴甜,一口一个姐姐叫着,还时不时给孟姜送些人间的新鲜玩意,孟姜在地府待久了,也没有个亲朋好友,索性认下了孟俊当弟弟。
每次孟俊来黄泉客栈,他点的菜,量是别人的两倍,酒也是最好的。
“赵兄此去人间,可有什么新鲜好玩的事,说来也让我们乐乐。”这是轮转王手底下的鬼差王富。
赵余把玩酒盏沉思片刻,“这人间走多了见得也多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都是些寻常事。”
鬼差哄笑,“赵兄又开始吟诗了。”
赵余瞪他们,“庸俗,庸俗,实乃粗鄙之鬼。”
赵余生前乃是一个县令,喜读诗书,虽有才华,却并无实干,最后因为治下不严犯了错,被送上了断头台。
秦广王断案,说他“空腹有诗书不如无”,所以赵余自此腹中空空。
赵余虽然治下不严,却是个心善之人,为百姓施粥,又收拢孤苦无依之人,因而功过相抵,被派到仵官王手底下做事,等到功德积累够,再去转世。
孟俊端着盘人肝回来,把酒摆在桌子上,亲自给赵余斟满了酒杯,“赵兄说说,我先给赵兄满上。”
赵余浅酌了一小口,称赞道:“好酒!看在孟兄的面子上,我也该好好讲讲此去人间之事。”

怪事

“此次我受上官之命,去往杭州东青巷一户周姓人家,这周姓人家乃是商户,家中小有资产,本来勤恳本分,周夫人又时常接济乞儿,积善之家,必有余德,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断轮不到我这个地府鬼差叨扰,但是前些日子,周豹先,也就是周家的主事人,在做生意时贪利做了欺诈之事,这欺诈之事归属于仵官王管辖,但是天底下欺诈的事情多了,仵官王也管不过来,所以一开始我们没当回事儿,等到这周豹先寿终正寝,再来结算也不迟,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周围的鬼差都点头符合,“确实如此,可赵兄既然如此说了,是不是有什么变故?”
赵余长叹一声,“这被骗的人家中上有七十老母,下有三岁稚子,被骗的是他全部家产,悲愤交加,卧床不起,没过十日,居然离世了,他一离世,家中老母和稚子无人奉养,所以刚来到了地府就去告了状。”
“秦广王手下事务繁忙,所以把事情交给了仵官王处理,好巧不巧,我管理杭州东青巷一带的事务,仵官王把我叫去臭骂了一顿,唉,这事确实是我失职,只能急急忙忙带着两个手下去处理。”
王富点点头,“如此说来也不算迟,事情处理了不就好了吗?为何赵兄还是愁眉苦脸?”
赵余又说道:“我也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要了周豹先的性命,这差事就算完成了,可那周豹先的儿子却是个有造化的,他替周豹先受了这一茬,周豹先的孽报在了他身上,我和手下商量,要了这周家儿郎的性命,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哪能料到,这周家儿郎能听到我们的谈话,死活不肯喝药,万般无奈,我只能取了周家一恶仆的性命,不算白跑了一趟,这周家恶仆作恶多端,即使我不取他性命,他也活不到明年,只希望如此,能向仵官王交差。”
鬼差都感同身受,地府办事,最怕遇到有神通的人,搞不好这差事就要砸手里了。
孟俊又问道:“赵兄把恶仆的鬼魂拘来,接下来有何打算?”
赵余说道:“我先把这恶仆送去秦广王处,等秦广王判其功过,接下来再说吧,各位,赵某先行一步,改日再聚。”
说罢,饮尽杯中酒,出了这黄泉客栈。

你可能还喜欢 ···

6 个回复

  1. 梁三岁说道:

    不错,很好看

  2. 啊哟哟少年你这是喜脉啊说道:

    结束的好突然?

  3. 悲古道说道:

    噢,和空心鬼连起来了

  4. 说道:

    哇,这是一系列的故事嘛?

  5. 一纸水煮说道:

    还能赶上半热不热的太太

  6. 手写笔记说道:

    热乎的太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