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1

奈何


公众号:知妖

作者:怀酒


彼岸花,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花叶世世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黄泉,唯有彼岸花开得盛,从河畔蔓延数百里,站在忘川河边,极目远眺,也望不见彼岸花的尽头。
鬼魂踏上黄泉路,在彼岸花的指引下,过奈何桥,望乡台,再饮孟婆汤。

摆渡

巫音是忘川河畔的摆渡人,每天撑着条破船在忘川河上捞那些想不开的鬼。
总有鬼不愿意忘记前世,割舍不下情缘,一心瞎折腾,不愿饮孟婆汤,那奈何桥又岂是随便就能过的,过了奈何桥就没有回头路。
不过想不开的鬼还是少数,总的来说,巫音的工作还是很清闲的,每日撑船悠哉悠哉在忘川河上,闲时就躺在小船上随波逐流。
孟婆汤需要忘川河水熬制,所以每日孟婆都会遣侍女去忘川河边取水。
孟婆有三个侍女,孟姜,孟庸和孟戈,孟姜取水,孟庸熬汤,孟戈劝饮。久而久之,巫音和取水的孟姜就成了好朋友。
巫音已经记不起自己是何时来地府当摆渡人,忘了缘何而来,也忘了自己的前世,陪在她身边的唯有一副龟壳,孟婆说,那龟壳是人间用来占卜的,她前世约是个巫女。

孟姜

这日,鬼差又从黄泉路上引了一队鬼魂过来。
阳间正在打仗,国家动乱,民生潦倒,一波又一波的鬼魂被引来,把奈何桥堵的水泄不通,本该在孟婆驿的孟姜却放下了手中的活,来寻巫音。
三生石静卧在忘川河畔数千年,孟姜在三生石前徘徊不定,却始终未向前一步。
巫音撑船来到岸边,“来寻我可有事?”
孟姜再三犹豫,“你可知秦始皇筑长城?”
巫音点头,始皇暴虐,横征暴敛,劳民伤财,修筑长城,死伤无数,一时间地府鬼满为患,掉进忘川河里的鬼比平时多出数倍,孟姜就是在此时来的地府。
因她有大功德,民间又有庙宇祭祀,不便再次转世,所以被安排到孟婆驿。
孟姜再次开口,声音有些伤感,“阿音你知我是秦时来黄泉,我生前与丈夫琴瑟和鸣,恩恩爱爱,就因为秦始皇的野心,我丈夫被抓去修长城,自此天人两隔,原以为来到地府能再次相见,谁知他已转世。”

卜卦

巫音是知道孟姜生前事的,她刚来孟婆驿,很是恐惧,经常跑到忘川河畔啼哭,想她那前世的丈夫。
三生石能照见人的前世,但是孟姜早已脱离了轮回,自然寻不到她的三生。孟姜伤心了许久,许是终于明白了她再也无缘见到她的心上人,才不再哭泣。
巫音知道孟姜的伤心事,从来不在她面前提起长城,没想到孟姜居然自己开了口。
黄泉的风吹起孟姜的衣袂,“我自知入了地府,再也见不到丈夫,他已转世,再见面也不是曾经的人了,所以心思也慢慢淡了。”
“那你可是见到了什么人?”巫音想到,这些日子阳间正在打仗,孟姜或许是触景生情,添了伤感。
孟姜摇头,“我并未见到什么人,只是在黄泉客栈听到鬼差闲谈,说湖广郧阳房县有房山,山高险峻,里面有山洞,住有秦时修长城逃出来的人,这些人早已变成精怪,刀枪不入,唯独害怕听到修长城三个字。秦法苛刻,受苦的都是手无寸铁的百姓,念及此徒生伤感罢了。”
巫音自是知道秦始皇时生灵涂炭,但是她没有亲自经历过,所以无法感同身受,只能多安慰孟姜。
孟姜笑道:“阿音不必安慰我,已过千年,我心中早已波澜不惊,今日只是兴起,想找你说说话。阿音你的龟壳可在?能否替我算上一卦?算算我那前世的丈夫如今过的可还好?”
孟姜笑的温婉可亲,像是对此毫不在意,真的只是兴起而已。

牵挂

巫音拿出占卜用的龟壳,在孟姜期待的目光中起卦。
她看着四裂的龟壳,“你丈夫已经转世多次,我只能算出他现在儿女双全,夫妻和睦,将来必会善终,再多的就算不出来了。”
“那就好,那就好。”孟姜说着站起来了,眼睛却看着红的妖艳,摄人心魂的彼岸花,“知道他过的好,我心里便再无牵挂了。”

尾声

黄泉又起了大风,吹得彼岸花东倒西歪,巫音望着孟姜远去的背影,拾起她的龟壳。
她的巫术在入黄泉之后就已经消失殆尽,所以在地府里,她从不起卦。
孟姜未尝不知道这件事,她求的只是心安,算了这一卦,孟姜才算是真的放下了前世。
巫音捡起她撑船的竿,心里叹气,这仗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加班加点捞鬼最可恶了。

你可能还喜欢 ···

8 个回复

  1. vanora说道:

    有种淡淡的伤感,又有种淡淡的圆满,孟姜的爱情就是如此了。

  2. 说道:

    灵魂摆渡人啊

  3. Neal说道:

    解锁新大陆

  4. 瞿越说道:

    好看好看

  5. PADA说道:

    嘎嘎嘎喜欢

  6. 日高说道:

    厉害哦

  7. sanye说道:

    牛皮

  8. Duang说道:

    爱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