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7

中华上下“赌”(五)千年及赌神的诞生


原平台:志怪PINTER(微信公众号)

原作者:王大锤锤

原文链接:传送门


《子不语》卷三中,《赌钱神号迷龙》一篇是讲“赌”的。既说人世间的“赌”之一字,也十分到位地“科普”了阴间的“赌”的种种,还紧密联系因果轮回,阐述了真“赌鬼”的诞生。即人世间的“赌鬼”到了阴间仍旧会继续赌,而真赌鬼在赌神迷龙手下转世之后,从出生起便生性好赌,无可救药,如此往复轮回。由此可见,“赌”之一字,着实棘手。而纵观历史,则可知,“快乐”+“金钱”的博弈中,戒了上千年,仍不可逆者,“赌”也。


01 /  中华上下“赌”(五)千年

关于“赌”的乐趣,《狂赌之渊》里有一句经典台词:要想实现野心,就不得不背上风险,野心越大风险也就越大。这里,赌博更大程度上演变成更加复杂的综合博弈,而早在“赌”产生之初,还是令人非常轻松愉悦的。

《说文解字》记载:“赌,博、簺(sài)。”

其中,“博”是一种“投箸行棋”的竞争游戏,又称“六博”;“簺”,亦称“格五”,由其衍生而来,也是一种游戏,但胜负规则有所变化。

这里的解释源于战国时期,是因为早在战国时期便出现了“博”,但在当时“博”并非专用于“赌”,而是多用于宴会行酒令。譬如战国时期齐国:“州闾之会,男女杂坐,行酒稽留,六博投壶。”文字里描绘的场景,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可能像极了现代社会聚餐时玩桌游的年轻人们,只不过“桌游”的胜负可以是饮酒,也就可以是付钱。
中华上下“赌”(五)千年及赌神的诞生插图
这类游戏各方自愿加入,当金银财帛权属的变化与游戏的胜负直接挂钩,游戏性质的“打赌”出现后,“赌博”的慢慢成型自然也就不远了。

然后,你会发现一部华丽的中华赌博史逐渐展开:
“秦汉及其以前,除博簺外,还有弈棋、蹴鞠、赛马、走犬、斗鸡等;三国两晋南北朝博簺消失,代之以樗蒲、象戏;隋唐五代时期,樗蒲、弹棋逐渐衰落,握槊演变为双陆、长行,新兴的彩选、叶戏和击球兴盛起来;宋辽金元时期,则新增了打马、响屟、除红、捶丸、斗蟋蟀等;到了明代,叶戏发生变化,分裂为骨牌和纸牌(主要是马吊)两种;清代除了原有的马吊、骨牌、彩选、棋类、斗戏类、球戏类外,还出现了番摊、花会、闱姓、山票、铺票、白鸽票、压宝、麻将”。
中华上下“赌”(五)千年及赌神的诞生插图(1)

今天还能见到的叶子戏牌,基本都是明代传下来的马吊牌

由中华文明“一脉相传”下来的“赌”文化,不断进化演变。其中,尤其值得一说的是,从隋唐五代时兴起的叶戏,逐渐在明清时期变得愈加完善,从叶子戏到骨牌、纸牌,再到麻将,几乎可以算是延绵不断。

要不怎么说,麻将是国粹呢。(来自四川的微笑)


02 /  赌神来自玄学

周润发饰演的赌神来自高超的技艺以及自带BGM的气场,古代有记载的赌神却多出自玄学。
普通赌徒祈求胜利,多用一些花样百出的巫术手法,譬如扶乩、求梦、求神、占卜、请鬼等。
这一类手法虽然荒诞不经,但是在多地流行。至于形成原因,一方面可以解释为赌博活动具有很强的“随机性”“暂时性”色彩,没有固定的规律,赌徒们无不期望超自然力的“指点”,妄图百战百赢;另一方面,迷信习俗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赌徒的焦虑,毕竟赌博是一件高风险的活动,精神焦虑在所难免。
而赌神的出现,既是赌徒心理特征的一种折射,又是“凌驾”于一般赌徒之上的。
因为,赌神是一种行业神。行业神,指的是“从业者供奉的用来保护自己和本行业利益,并与行业特征有一定联系的神灵”。因此,从这一点来看,供奉赌神的主要人群应该是以赌博为谋生手段的经营赌馆会局的从业者。
中华上下“赌”(五)千年及赌神的诞生插图(2)
赌神的诞生,是以维护赌博以及从业者的长盛不衰为目的,故而《子不语》中描述到,在鬼托生阳世之前,被赌神选中并植入有赌神印记“花押”的人,来世也将成为无可救药的赌徒,就是因为赌神是要保证赌博事业长盛不衰的。

03 / 迷龙之外,还有哪些赌神

虽然文章因迷龙而起,实际上迷龙在众赌神中的地位并不高。迷龙身为赌神的说法,仅限于《子不语》中的一处记载,乃至关于迷龙的身世来历,也几乎没有资料记载,故而赌神迷龙还是偏小众化。
那么有没有赌神赫赫有名呢?
很少。
因为毕竟无论现代还是古代,赌博都与中国社会的正统文化相违背,不仅对社会无益,反而刺激人们的侥幸心理和投机心理,更容易扰乱社会秩序和引发犯,故而自“赌”或者说“博”诞生之时起,紧接着便出现了对赌博的规制。
最早,战国时期魏国丞相李悝(kuī )制定的《法经》记载:
“博戏,罚金三币。”
“太子博戏,则笞。不止,则特笞。不止,则更立”
大概是说,太子赌博,也是要被处以笞刑的,若三番两次还不知悔改,甚至是要被废的。
此后的时间里,如果我们打趣说中国上下“赌”(五)千年,那么这些年岁也同时伴随着不曾断绝的的禁赌律法。
由战国时期《法经》始,至秦汉律文,至南北朝,至唐代中国法系的代表之作《唐律疏议》,至宋初《宋刑统》,至元朝《元史·刑法志》,至明清《大清律例·杂律》,至现如今,禁赌条款或者对赌博的惩罚比比皆是。
中华上下“赌”(五)千年及赌神的诞生插图(3)

唐代中国法系的代表之作《唐律疏议》

因而,赌神大多是“见不得光”的。

千百年来,因其难登大雅之堂,故而认识赌神一事,只能从类似《子不语》的逸闻趣事笔记或者小说中得以窥之。
那么,勉强幸存还能为人所知的赌神有哪些呢?
首先,继承“赌神”正统的,名为乌曹。
鉴于许多行业将本行业的祖师爷作为保护神来供奉的习俗,乌曹作为一定意义上首创赌博游戏的人,可以算得上“根正苗红”的赌神,受到了后世赌徒的崇拜。这一说法在明清一些小说中有所体现,但是一样知者甚微。
中华上下“赌”(五)千年及赌神的诞生插图(4)

乌曹首创的博戏及衍生的六博深受各阶层喜欢

其二,称“地主神”为赌神。

这一说法多被广东一带认可。《潮州的习俗· 职业章·赌博》 称:“赌馆里要安着一位地主爷, 如果赌胜, 就办牲礼祭拜;倘若不幸赌输, 就要把地主爷咒骂或击打, 而且不祭拜他。”

其三,称胡仙、 黄仙、 虎爷为赌神。
胡仙、 黄仙便是狐狸和黄鼠狼,信徒中最常用的一种迷信手法叫做 “请牌位”, 请的即是胡、 黄二仙的牌 位, “求所谓的神仙给指点会门。
”至于“虎爷”,在中国东南沿海的福州一带流行, 赌局的人信奉的赌神是 “虎爷” 。虎爷的形象是一只有翅膀的老虎, 后肢站立, 嘴里叼着或前爪捧着一枚大铜钱。信徒每逢初二和十六,常常摆菜肴供奉,也是有趣的很。
其四,财神。
这个不难联想,赌赢便是发财,财神也包揽部分赌神业务。
其五,观音。
作为民间最受欢迎的神灵,也是被赌徒“波及”,硬冠以“赌神”名号的。曹俊山 《骗钱害人的 “押会”》一文中,参与赌博的人先拜观音,再拜财神,貌似观音在赌徒心中的地位还超出财神一些。
余下的,是纷繁复杂的地方民间信仰中面目各异的地方神,便不一一赘述。

04 / “秘而不宣”的赌神

鉴于赌博长久以来作为非法的、私密的行业,故而从赌神的构成队伍来看,也存在量多、庞杂、私密以及神格普遍较低等特点(参照黄仙、胡仙),故而赌神真不是大部分人所想的那样(参照发哥)集金钱、好运、气场(以及BGM)于一身。(笑)

参考文献:
1.中国历史上与赌博有关的信仰习俗探析(范正义、郑向敏等)
2.论中国古代法律对赌博的规制(程皓)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