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7

獭怪

《子不语》

郭生者,吴郡名家子,弱冠未娶。一夕读书,有好女子到其家,与之狎。自是过午辄至,不意为生妹窥见,告其父。父疑生有私妮,因为之婚。及新妇入房启帐,见好女子在焉,大惊走避,举家哗然。逐之,其女了无惧色,反毅然责生曰:“我与若十年夙姻,奈何恋新婚而逐我耶?”家人求祷于法师施亮生,起醮坛作法,敕王、朱二天君持剑击生。即奔突大呼,良久乃定,瞪目曰:“妖见神将下击,伏我脚下,被神将斲百余创,破颅而遁,殆即死矣。”怪果绝,郭生亦无恙。

《搜神记》

吴郡无锡有上湖大陂,陂吏丁初天,每大雨,辄循堤防。春盛雨,初出行塘,日暮回顾,有一妇人,上下青衣,戴青伞,追后呼:「初掾待我。」初时怅然,意欲留俟之。复疑本不见此,今忽有妇人,冒阴雨行,恐必鬼物。初便疾走。顾视妇人,追之亦急。初因急行,走之转远;顾视妇人,乃自投陂中,泛然作声,衣盖飞散。视之,是大苍獭,衣伞皆荷叶也。此獭化为人形,数媚年少者也。

《甄异传》

河南杨丑奴,常诣章安湖拔蒲,将暝,见一女子,衣裳不甚而容貌美,乘船载莼,前就丑奴,家湖侧,逼不得返。乃停舟寄住借食器以食,盘中有乾鱼生菜。食毕因戏笑,丑奴歌嘲之。女答曰:「我在西湖侧,日阳光颓,托荫遇良主,不觉宽中怀。」俄灭火共寝,觉其臊气;又手指甚短,乃疑是魅。此物知人意,遽出户,变为獭,径走入水。

《幽明录》

河东常丑奴寓居章安县,以采蒲为业。将一小儿,湖边拔蒲,暮,恒宿空田舍中。时日向暝,见一女子,容姿殊美,乘一小船,载莼径前,投丑奴舍寄住。丑奴嘲之,灭火共卧,觉有腥气,又指甚短,惕然疑是魅。女已知人意,便求出户,変而为獭。

《异苑》

元嘉十八年,广陵下市县人张方女道香送其夫婿北行,日暮宿祠门下,夜有一物假作其婿来,云离情难遣,不能便去。道香俄昏惑失常,时有海陵王纂者能疗邪,疑道香被魅,请治之,始下一针,有一獭从女被内走入前港,道香疾便愈。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