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7

水果糖


公众号:九州妖怪百集

作者:虎胡

编自 [ 清 ] 袁枚《子不语》卷二《罗刹鸟》


1.对话

戴眼镜的男人干瘦干瘦的,微微佝偻着背,看上去有点憔悴。
他深深叹了口气想要镇定心神,同时条件反射般地从手边的糖罐里拿了一颗水果糖塞到嘴里,并顺势抽了张纸巾擦擦手,这才用压抑着的平稳的语气开口道:“我知道,是警察找你来的,对吧,医生?”
他对面那个被叫作“医生”的老头,却穿了一身明黄色道袍,头戴八卦帽,还有一下巴的长胡须。
这位奇怪装束的老头回应道:“你看我这打扮像医生吗?”
戴眼镜的男人又抽了张纸巾揩嘴:“医生,您不用跟我用什么奇怪的疗法演这种戏。我是科学派,从来没有什么迷信思想。直说吧,我自己很清楚我得了什么病。”
老头按捺了一下,还是顺着他问道:“那你说你什么病?”
“人格分裂。”
老头不屑地笑了笑:“现在的人真是什么大词儿都往自己身上扯,知道‘人格分裂’是什么吗你就‘人格分裂’了?”
男人凄苦一笑:“我要是没有病,为什么现在在精神病院?”
“醒醒神,看明白点,你根本不在精神病院。”
男人环视四周,像是被刺激了一下——深蓝色的窗帘紧紧闭合,整个房间光线昏暗,只有书桌上的一盏台灯亮着,空气有点潮闷,而他手边放着自己最熟悉的糖罐,里面盛着大半罐水果糖。原来这里就是他自己的租屋。
“哦……你还专程来我家了呀。”他有些踌躇地站起身,仿佛确认似的打量着身旁的一切,然后突然转向老头,“你看,我最近经常这样……怎么说呢,就是会突然恍惚,不知道自己身在哪里。”
“恍惚?”
“是的……甚至有的时候,在恍惚中我会感觉自己好像变了一个人。像在做梦一样,经历着另外一个人的生活。”男人低下了头。
“你不妨说说看,那是怎样发生的呢?”

2.回忆

男人坐回椅子上,开始回忆。
“比如说有一次,我路过一个商场,里面有很多服装精品店的那种。我自己没女朋友,也不爱买衣服,一般都是不会进去闲逛的。
但那天,我突然看见有一对姐妹——姐姐看身形应该是已经怀孕几个月了,妹妹很年轻漂亮,挽着姐姐的手,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进了商场大门。不得不说,我当时就被妹妹吸引住了。像魔怔了一样,跟着她们俩一起进了商场。
进去以后我有点尴尬,因为一楼全是卖女装的,还有很多导购虎视眈眈地盯着客人。但我还是硬着头皮跟着那两姐妹走,直到看见妹妹进了一间试衣间,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直接钻进了她旁边那间试衣间。”
老头听到这里,轻蔑道:“你这不就是单纯的跟踪狂吗?”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我这个行为问题很大。”男人双眉紧蹙, “其实我刚进了那间试衣间,我就后悔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也差不多就在那个时候,我开始恍惚了。
我一眨眼,好像自己已经变成了妹妹。总之从穿衣镜里看,我跟妹妹的样子没有任何区别。那个时候我就产生了一个模糊的感觉:好像‘我’本来就是她吧。”
“你是她?她是谁?叫什么名字?”老头忍不住插话。
男人愣了一下,说:“……不是那种很精确的感觉,我也说不上来她叫什么名字,只是觉得——我就是试衣间外那位孕妇的妹妹。
然后……我就出了试衣间,很自然地挽住了我姐姐的手。我姐姐当时还问我:‘这么快就试完了?’我笑着回答:‘不太适合我嘛’。接着,我就跟着姐姐回了我们爸妈家。”
“你还去了别人家里面?”
“我已经‘变成’妹妹了,所以那就是我自己爸妈家啊。那天回爸妈家,是因为说好了全家人要一起吃晚饭,到家的时候,爸妈正好要出门买菜。姐姐还想走一走,就跟着他们一起去了。但我觉得有点累,说想睡会儿,爸妈又气又笑地说我太懒嫁不出去,但还是给我准备了睡衣。我就进房睡去了。
没睡多久,就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我姐夫,他提前下班过来了。”
“你……认得出你姐夫?”老头怀疑地眯眼。
“其实……刚睡醒时有点懵,看到门口的男人时,我并没有立刻反应过来。但他一见我,就故意用很亲昵的口吻叫我‘小姨子’,那时我就突然想起来,哦,这是我姐夫。
被他吵醒,我一下也没有困意了,就和他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让我不太舒服的是,姐夫老跟我没话找话,问我找男朋友了没有这些私人问题……”
“你答不上来吧。”
“不是答不答得上来,我就是不想回答!我有点没好气地跟他说‘你嘴这么闲,吃点水果得了’,他却半真半假地板起脸,教训我没大没小,还让我亲自给他削苹果。因为他是姐夫嘛……我也不想把气氛闹得太僵,就忍着气给他削。哪知道削的时候,他有只手就搭过来了,一边安慰我说刚刚是逗我玩的,一边就……就在我身上不合适的地方捏了一把。”
男人说到这里,语气开始激动:“我当时真的觉得很恶心,我大声质问姐夫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样对姐姐!但姐夫一只手狠狠按住我拿刀的手,另一只手扳住我的身体,说都怪我勾引他——他自顾自在那说什么……我的睡衣是多么暴露、睡衣里面没穿内衣是多么下流。他的力气很大,整个身体朝我压过来,当时作为一个年轻女孩的我实在难以挣脱……于是,于是我……”
男人突然坐立难安,他紧张地搓着双手,然后眼神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紧紧盯住了糖罐,赶忙伸手又拿了一颗水果糖放进嘴里。接着在他照例用纸巾擦拭的动作中,他终于又冷静了下来。
“于是我就把他杀了。”
“杀了?你是怎么杀他的?你不是被他压着动不了吗?”
“是……但毕竟刀还在手上,那时候恐惧与愤怒让我力气突然变大了吧。我大概就朝他一捅……然后好像还按着他的眼睛……后面的记忆有点混乱,总之我知道他死了,我满手是血。但这也无可厚非吧?是他先开始侵犯我的,作为那个‘女孩’的我,想杀他也是正常的……不过,杀了他以后,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再度恍惚,清醒时意识就又回归现在的‘我’了,而且人就在自己家。用学术词汇来讲,就是回到了主人格,对吧?”

3.古怪

“类似的情况还发生过吗?”
男人点头道:“发生过好几次了。每次变化的人格都不同,多数是女人,发生的事也都……大同小异……”
老头抚摸着胡须道:“每次都是以杀人结尾?”
男人挠了挠脖颈,有些惭愧地说道:“好像的确是这样。”
老头说:“你自己难道没发现?你讲的故事都有很大的问题。”
“什么问题?”
“要是真有人格分裂这毛病,就是给自己幻想出了新的人格而已。但就算如此,在别人眼中,你还是你。那么,请问你怎么可能以你现在这副中年男人的身躯,进入别人家中,还被别人姐夫图谋不轨呢?”
男人颤抖着抱着头:“不知道……我也很混乱。可能这些事情根本就没发生吧,也许我不是人格分裂,而是妄想症?总之,我知道我的脑子出问题了……”
老头咳了咳:“但最近真的发生了好几宗杀人案,报纸上也报道过。每一例都出人意料地发生在受害人自己家中,每一例里都有一位明明缺席却被人作证在场的亲人。”
男人沉默了。
老头叹了口气:“我不是什么医生,是个道士。我来这里是为了收妖,可不是给谁看病。我来收的妖怪,就是你。”
男人嘴角抽搐着:“别逗了……哪有这种事,什么妖怪不妖怪的。你,你……肯定也只是我幻想出来的人吧……嘻嘻……”

4.真相

为了让自己重新获得平静,他的手再次伸向糖罐。
老头突然问:“这罐子是怎么回事?”
男人动作顿了顿:“糖罐?我好像每次变化人格杀人后,都会去便利店买水果糖,最近我总觉得吃糖会让我平静一点。不知不觉,就积攒了这么多糖……唉,我干嘛要和你说这些呢,你又不存在……”
男人自嘲着,往嘴里丢了一颗水果糖,像之前一样,他抽出纸巾——
但老头按住了他的手,盯着他一字一句道:“为什么你每吃一颗水果糖,非得专门擦手擦嘴呢?”
男人一时迷茫了,嘴里喃喃地回答着:“因为手上和嘴上……会沾到血……”
霎那间,他的脑子“嗡”地一下,像是从昏沉中被人打醒。他低头看见自己手指上有猩红的血,下意识地用手背擦了一把嘴,手背上也被抹上了一溜血迹。
再抬头看向糖罐,眼前的画面好像噩梦袭来——
那是大半罐眼球,人的眼球。
男人的胃里翻江倒海,他一挥手打翻了桌上的糖罐,眼球滚落在地上。他跪在地上绝望地呕吐起来,而这时他撑着地的双手却变成了锋利的爪子,臂膀生长出灰黑的羽毛。
老头冷眼看着他身上发生的变化,缓缓道:“罗刹鸟,会变幻人形,常以女子之姿骗取他人信任。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喜欢吃人目,口味倒没变过。你百年前被我封印于人胎,作为人类活了几世,所以不知道自己本来就是妖怪。没想到你体内的妖力还能自行挣破封印复苏,一直把自己当作是人类的你肯定接受不了发生的事吧?所以大脑把一切本能行为自动修正了?唉,是我来晚了一步……”
老头站起身,右手两指间已出现一张灵符,他走向那只罗刹鸟,脚上的十方鞋无情地踩碎了地上的眼球。有一瞬间,他的双瞳缩了一下,仿佛发散出不似人类的光彩。他几不可见地诡秘一笑。
“不过,来晚点也无所谓。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报应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没说错吧?”

你可能还喜欢 ···

7 个回复

  1. 阿莫说道:

    宝藏网站啊!发现的第一时间就分享给小伙伴了!

  2. 净痕说道:

    真的很有意思的故事

  3. 蝉海先生说道:

    喜欢这个故事

  4. 西芒说道:

    喜欢这种讲故事的感觉

  5. 萧若逸说道:

    但是他做的是好事呀

  6. 陈大爪子说道:

    好玩!

  7. Kelly 施说道:

    从此无法直视水果糖了。。。立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