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9

褦襶

nài dài,一妖精,通体乌黑,没有四肢,两只雪白的眼睛,鸟嘴,倒也没啥危害。
有在沈阳做官的,署中听说有鬼物,很多人被吓死,官在夜里看见一东西,全身乌黑,没有头没有脸,没四肢,只有两眼雪白,一嘴尖长像鸟喙,刚出现很可怕,后来每晚都来就习惯了,逐渐混熟了,麾之不去,招之即来。用手按着头,就随着手消失,按到地上,也就消失像烟雾一样,如棉絮般柔软,收手又充实起来。因其像一块东西就叫他褦襶,叫它就过来。
一个寒冷晚上想喝酒,家人都睡了,只有褦襶在旁边,就说:“你能给我沽酒吗”呦呦叫了下好像答应了,官把钱放在它头顶,褦襶走了,过不久又出现在面前,头顶有瓶白酒,钱没了。官大喜,此后什么事都让他做,卖东西的有丢了东西得到了钱,以为什么怪事,只有官自己心知肚明,秘而不宣。数年后,会考满,得蜀中一郡,要走了褦襶依依不舍,官也很惆怅。
到了闽过了一年,褦襶忽然到了,官惊喜,将它叫进室内,眷属被吓到,官告诉他们原因,家人以前就听说过也就很安稳,过了一年多,褦襶消失了,全家想它也没再回来。


《夜谭随录》

有官沈阳者,署中传有鬼物,往日被惊悸而死者,男女接踵。官留心伺之,夜间果见一物,通体乌黑,无头无面无手足,唯二目雪白,一嘴尖长如鸟啄,乍见亦甚可惧。后无夜不至,遂亦习之,渐至狎匿。物亦娴熟,麾之不去,招之即来,间尝戏以手捺其顶,随手消灭;捺至地,灭亦尽,浑如烟雾,软如棉絮;甫招手,寻复充仞如故。甚异之。因其块然一物,名之曰褦襶,呼之辄前。
一夕寒夜思酒,家人皆睡,无人行沽,褦襶适在侧,戏之曰:「汝能为沽酒乎?」声呦呦,似应诺然。官乃以青蚨数十并一瓶,置其顶上。褦襶去,俄顷已在面前,顶上有瓶无钱矣,取之白酒满中,大喜。自是零星细物,无不遣之。市物之家,但失物得钱,传以为怪,唯官心明其故,特秘而不宣。数年,未尝须臾离。会考满,得闽中一郡,既束装,褦襶依依,似不忍舍,官亦怅悒。
抵闽逾岁,靡日不思。偶独立,褦襶忽至,大惊喜,呼之入室,眷属惊怔。官白其故,家人亦素闻其事,遂各相安。及见惯,无不怜其驯者。亲友亦多见之。又岁馀,失褦襶所在,举家怀思,后竟不复至。

你可能还喜欢 ···

1 个回复

  1. Linson说道:

    好难想象,无头无面无手足,那二目、尖嘴长在哪里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