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11

胡三太爷

天津信奉胡三太爷,形象为白须老翁,戴着珊冠翠翎,穿着黄马褂,开始怀疑他僭越,后来听理斋中说:以前住在辽左,去拜谒山陵,看到门限下有三小像,都是白须,穿着珊冠翠翎黄马褂,询问得知是胡氏兄弟,被称为太爷,大概是前朝封的,天津的庙应该本是这样。又有人说他祖先是绍兴人,明末来到天津,有一老翁总是过来,用银子换钱,日久熟悉了,问姓名,说是叫胡镇山,排行第三。一日来说:我要远行,知道你有信用,想把东西寄在这里。里面都是白白镪,说:“一半贷款给你经营,一半帮我经营。”金先生这样经营都有获利,用多出的钱在东门建了宅子,建成后,老翁又来了,说是住在旅馆,金先生说多亏先生才建了宅子,何不过来同居。老翁答应了,饮食起居像常人一样。金先生拿着册来报告盈利,老翁说:“我已经知道了,哪还等着报告呢?”商量归还本金,老翁说:“过段日子才走,慢些再谈吧。”过了月余,老翁要走了,要求把放钱的箱子放到堂外就行,金先生照做,老翁也没走,某天到中午还没起,看他房间已经空了,笼内的钱还在。留书说:“先生德厚,这些都是你应得的,上天借我手来帮助你罢了,好自为之,我不再来了。”此后这家就便富了。

《洞灵小志》

津人奉胡三太爷甚虔,有祷辄应。其像为白须翁,珊冠翠翎,衣黄马褂.初疑其僭,嗣闻理斋云:曩客辽左,谒山陵,见门限下有小像三,皆白须,亦珊冠翠翎黄马褂。询知为胡氏兄弟,相呼以太爷,盖先朝所封。津庙当本此。又言其友金向宸恭寿官邮部,为陈玉苍尚书赏拔,以尚书参案牵连落职。尝述其先世固绍兴人,明末始徙津。始迁祖某设钱肆沽上,以兑换为业。一翁屡诣之,以银易钱,日久渐洽。叩姓名,日胡姓,字镇山,行三。有时预存或探支,皆应之。每至辄久谈无间。一日复至,云:“将远行,所储重赀无可寄,知君诚笃,敢以相累。”金允之。次日移箱笼至,中皆白镪,日:“半以贷君自营,其半为我代营之。”金受而存之,分立二册。所营皆获利,积数甚钜,以馀赀置宅于东门内。宅成,翁适至。问翁所居,日:“暂居逆旅。”金曰:“微君力安得是宅,是不啻君家也,盍移来同居?”翁从之。饮食起居如常人。金以册进,且报所赢。翁日:“吾已知之,何待报?”商归赀,翁曰:“ 旦夕未行,且徐之。月馀,翁将行,复商归赀。翁日:“第贮以箱笼,置堂外可矣。”金悉心勾稽,毫忽无昧,以归翁者如言移置。翁亦未行,忽日午未起,视其室空矣。笼金具在,留书云:“君德厚,是皆君应得者,天假我手以助君耳。好自为之,吾不复至矣。”其家以此成殷富,谓翁即胡三太爷也。

你可能还喜欢 ···

1 个回复

  1. 宇宙匿名说道:

    天津人来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