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8

瀚海神

一鬼将,能率领一众鬼兵。

并州北有一座古坟,日落会有一万多鬼兵手持旗旛,绕着坟,一会儿,坟中又出现数千鬼兵,步兵骑兵混杂着,在坟旁对战,夜晚就退了,这样过了一月,一天黄昏,又有鬼兵一万余人,从北边而来,里冢数里列阵。一个农夫看到就吓跑了。有一鬼将,让十余人把他抓来,说:“你不用怕,我是瀚海神,被一小将偷了我的爱妾,逃进这座墓,这座墓的张公,又借他兵和我力战,我离开瀚海有一月多,没有抓到这贼,很气愤,先生可以为我拜访此墓,告诉张公,说我亲自来收叛将,为何藏在墓中,还借兵拒我,应当快速逐出,不然,杀了你。”也派一百兵,监督这个农夫过去,农夫到墓前,高声传言。很久,墓中引兵出阵,有两个神人并着马立在大旗,左右剑戟如林。把农夫召前,也传令:“我生为将三十年,死了葬在这里,跟从我的步将骑兵五千多,都是精锐,你的小将投靠我,我已经结交发誓,不可不借助他,若一定与我争,我一定击溃你,让你回不了瀚海,若还想保着官职,就快回去。”又传给瀚海神,神大怒,引兵前进,号令众人说:“不破此墓,今晚就死在墓前。”又战,败了又打,到初夜,墓兵败,抓住叛将,进入墓得到爱妾,抓了带回去。张公一众斩于墓前,纵火烧了墓,赐给农夫金带,第二天看火还没熄,墓旁有很多枯骨木人。

《太平广记》

幷州北七十里有一古冢。贞观初,每至日夕。即有鬼兵万馀。旗旛鲜洁。围绕此冢。须臾,冢中又出鬼兵数千,步骑相杂,于冢傍力战。夜即各退,如此近及一月。忽一夕。复有鬼兵万馀。自北而至,去冢数里而阵。一耕夫见之惊走。有一鬼将。令十馀人擒之至前。谓曰。尔勿惧,我瀚海神也。被一小将窃我爱妾,逃入此冢中。此冢张公,又借之兵士,与我力战。我离瀚海月馀。未获此贼,深愤之。君当为我诣此冢告张公。言我自来收叛将,何乃藏之冢中。仍更借兵拒我,当速逐出。不然,即终杀尔。仍使兵百人,监此耕夫往。耕夫至冢前,高声传言。良久,冢中引兵出阵。有二神人,并辔而立于大旗下。左右劒戟如林。遽召此耕夫前,亦令传言曰。我生为锐将三十年,死葬此。从我者步骑五千馀。尽皆精强。今今字原空阙。据明钞本补。有尔小将投我,我已结交有誓,不可不借助也。若坚欲与我力争,我终败尔,不使尔得归瀚海。若要且保本职。当速廻。耕夫又传于瀚海神,神大怒,引兵前进。令其衆曰。不破此冢,今夕须尽死于冢前。遂又力战,三败三复。战及初夜,冢中兵败,生擒叛将。及入冢,获爱妾。拘之而廻。张公及其衆。并斩于冢前,纵火焚冢,赐耕夫金带。耕夫明日往观,此冢之火犹未灭,冢傍有枯骨木人甚多。出《潇湘录》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