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06

犬妖

中国古代有很多动物成精、狗成精的故事有很多,会变化成人敲门作祟,或与人同寝。

《搜神记》

山阳王瑚。字孟琏,为东海兰陵尉,夜半时。辄有黑帻白单衣吏,诣县,叩阁。迎之,则忽然不见。如是数年。后伺之,见一老狗,白躯犹故,至阁,便为人。以白孟琏,杀之,乃绝。

《幽明录》

王仲文为河南主簿,居缑氏县。夜归,道经大泽中。顾车后有一白狗,甚可爱,便欲呼取。忽変为人形,长五六尺,状似方相,或前或却,如欲上车。仲文大怖,走至舍,捉火来视,便失所在。月馀日,仲文将奴共在路,忽复见,与奴并顿伏,俱死。

《搜神后记》

王仲文为何南郡主簿,居缑氏县北。得休应归,道经水泽,见后有一白狗,仲文甚之。欲便取,忽变如人。长六尺,状似方相。目赤如火,磋齿嚼舌,甚有憎恶。欲击之,或却,或欲上车。仲文大怖,便使奴打,不能奈何。因下车,佐奴共又打,亦不禁。并力尽,不能复打,于是舍走。告人家,合十余人,持刀捉火,自来视之,便不知所在。月余日,仲文忽复见之,与奴并走,未到人家,伏地俱死。

《搜神后记》

林慮山下有亭,有過宿者,或病或死。常云有十餘人,男女各雜衣,或黑或白,轉來為害。有劉伯夷者過宿,明燭而坐誦經。至中夜,其怪復集。伯夷密以鏡照之,乃一群狗也。因陽以燭誤灼其衣,作燃毛氣,乃以刀刺之,遂死。余犬悉走去。

又曰:晉穆哀之世,領軍司馬濟陽蔡詠家犬夜群相吠。伺之,見一狗著黃衣戴帢,為眾犬所吠。打殺,乃是詠家老黃犬。

《幽明录》

晋秘书监太原温敬林亡一年,妇柏氏,忽见林还,共寝处,不肯见子弟。兄子来见林,林小开窗出面见之。后酒醉形露,是邻家老黄狗,乃打杀之。

《宣室志》

唐贞元中,有大理评事韩生者,侨居西河郡南。有一马,甚豪骏。常一日清晨,忽委首于枥,汗而且喘,若涉远而殆者。圉人怪之,具白于韩生。韩生怒:「若盗马夜出,使吾马力殆。谁之罪?」乃令朴焉。圉人无以辞,遂受朴。至明日,其马又汗而喘。圉人窃异之,莫可测。是夕,圉人卧无厩舍,阖扉,乃于隙中窥之。忽见韩生所畜黑犬至厩中,且嗥且跃,俄化为一丈夫,衣冠尽黑,既挟鞍致马上,驾而去。行至门,门垣甚高,其黑衣人以鞭击马,跃而过。黑衣者乘马而去。半夜还,下马解鞍,其黑衣人又嗥跃,还化为犬。圉人惊异,不敢泄于人。

《志怪录》

白犬怪 崑山一民家子方少年未娶,夜有一羙婦來與之合,由是得瘵疾,醫療莫愈,子猶秘其事,一日坐肆中,有道士過之謂人曰:此子妖氣甚濃。言畢遂去,其父聞之乃謂子曰:吾兒不言即當死矣,言之吾不責汝也。子乃以實告,父曰:吾以剪刀與汝,伺其來,但剪其衣,便可驗治。子受命惟謹,其夜,婦至,子密剪其衣,亟厲聲斥之,婦遂去。旦視之,皆白毛也,父見僯家一牝白犬毛有缺處,因共杖殺之,子疾隨差。

你可能还喜欢 ···

3 个回复

  1. 星回空说道:

    犬妖

  2. 心月说道:

    纵观文籍多半打杀了之,也是苦了犬妖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