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4

阿措

阿措,措措,石醋醋,红衣,石榴花精。

是日东风振地,自 洛南 折树飞沙,而苑中繁花不动。玄微 乃悟诸女曰姓 杨、姓 李,及颜色衣服之异,皆众花之精也。緋衣名 阿措,即安石榴也。


《酉阳杂俎续集·支诺皋下》

天寶中,處士崔玄微洛東有宅,耽道,餌術及茯苓三十載。因藥盡,領童仆輩入嵩山采芝,一年方回,宅中無人,蒿萊滿院。時春季夜間,風清月朗,不睡,獨處一院,家人無故輒不到。三更後,有一青衣云:「君在院中也,今欲與一兩女伴,過至上東門表姨處,暫借此歇,可乎?」玄微許之。須臾,乃有十餘人,青衣引入。有綠裳者前曰:「某姓楊氏。」指一人曰:「李氏」。又一人曰:「陶氏。」又指一緋衣小女曰:「姓石,名阿措。」各有侍女輩。玄微相見畢,乃坐於月下。問行出之由,對曰:「欲到封十八姨。數日雲欲來相看不得,今夕眾往看之。」坐未定,門外報封家姨來也,坐皆驚喜出迎。楊氏云:「主人甚賢,只此從容不惡,諸處亦未勝於此也。」玄微又出見封氏,言詞泠泠,有林下風氣。遂揖入坐,色皆殊絕,滿座芬芳,馥馥襲人。命酒,各歌以送之,玄微誌其一二焉。有紅裳人與白衣送酒,歌曰:「皎潔玉顏勝白雪,況乃青年對芳月。沉吟不敢怨春風,自嘆容華暗消歇。」又白衣人送酒,歌曰:「絳衣披拂露盈盈,淡染胭脂一朵輕。自恨紅顏留不住,莫怨春風道薄情。」至十八姨持盞,情頗輕佻,翻酒汙阿措衣,阿措作色曰:「諸人即奉求,余不奉畏也。」拂衣而起。十八姨曰:「小女弄酒。」皆起至門外別,十八姨南去,諸人西入苑中而別。玄微亦不至異。明夜又來,欲往十八姨處。阿措怒曰:「何用更去封嫗舍,有事只求處士,不知可乎?」諸女皆曰:「可。」阿措來言曰:「諸女伴皆住苑中,每歲多被惡風所撓,居止不安,常求十八姨相庇。昨阿措不能依回,應難取力。處士倘不阻見庇,亦有微報耳。」玄微曰:「某有何力得及諸女?」阿措曰:「但求處士每歲歲日與作一朱幡,上圖日月五星之文,於苑東立之,則免難矣。今歲已過,但請至此月二十一日平旦,微有東風,即立之,庶可免也。」玄微許之,乃齊聲謝曰:「不敢忘德。」各拜而去。玄微於月中隨而送之,逾苑墻乃入苑中,各失所在。乃依其言,至此日立幡。是日東風振地,自洛南折樹飛沙,而苑中繁花不動。玄微乃悟諸女曰姓楊、姓李及顏色衣服之異,皆眾花之精也。緋衣名阿措,即安石榴也。封十八姨,乃風神也。後數夜,楊氏輩復至愧謝,各裹桃李花數斗,勸崔生:「服之,可延年卻老。願長如此住護衛,某等亦可至長生。」至元和初,玄微猶在,可稱年三十許人。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