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1日

夜叉


文献

《中国妖怪事典》

这是一种恶鬼,据说它经常在空中飞行,吸吮人的血肉,不仅如此,中国还流传着“夜叉”抢夺民间女子为妻的故事。

一位姑娘失踪了;当她数年后回来时,说自己是被夜叉抢走的。

当时她是在睡梦中被人带走的,等她早上醒来一看,才知道自己已身处古塔之中。

一个俊秀的年轻人告诉她:“我是天神,和你很有缘,我将娶你为妻。不过,我俩的结合是有期限的,因此你不须害怕。还有,你千万不可以往外偷看。”

姑娘听从年轻人的告诫,和他一起生活了几年。

一天,姑娘趁着男子外出之际,偷偷地看了外面。只见她心目中那个俊秀的年轻男子突然变化身形,露出了夜叉的真面目。它的头发比火还要红,皮肤呈蓝色,耳朵大如驴耳。

姑娘吓出一身冷汗。夜叉知道妻子看见了自己的真面目,便对妻子这样说道:“我其实是个‘夜叉’,我和你是有缘分的,绝不会加害于你。”

从此以后,姑娘非常思念故乡,每天都向塔外观望。

一天,夜叉突然悲伤地哭着说:“我和你的缘分已尽。等暴风雨来临之际,我就送你回家吧!”

说完,下起了雷雨,夜叉就将姑娘平安地送回家中。

“夜叉”的形态很可怕,身高一尺左右,下半身穿着豹皮裤,长着锯齿状的獠牙,披头散发的。然而,这个夜叉却很有甚是风度。

《阅微草堂笔记》海夜叉

海之有夜叉,犹山之有山魈,非鬼非魈,乃自一种类,介乎人物之间者也。刘石庵参知言:诸城滨海处,有结寮捕鱼者。一日,众皆棹舟出,有夜叉入其寮中,盗饮其酒,尽一罂,醉而卧。为众所执,束缚捶击,毫无灵异,竟困踣而死。

《聊斋志异-夜叉》

广东有徐姓经商者,尝出海经商,遇风,飘行月余,舟没于不知名何地,船上一干人不知去向。徐登岸后躲在草丛中,有人声作鸟语,呼啸而过。忽一状如夜叉者突入草丛,见徐色喜,乃上前负徐而去,藏徐于某洞中。盖夜叉硕大而壮,徐奈何不得,遂听之。及至洞,夜叉去而复返,携食物、水来。遂与徐交合,盖母夜叉也。由是徐居洞数日,唯夜叉出外寻觅食物与徐,夜则与徐同眠。居无何,徐迹渐露,一日,夜叉出,有数母夜叉入洞欲劫徐,强徐交,徐方惶恐间,唯受其嬲耳,夜叉忽返,力战群女叉而却之。于是夜叉携徐出,与族人见,遂不恶徐。徐有医术,已而渐习鸟语,与族人诊病焉,后以活数人而名声大嘈,四方视病者甚伙,夜叉与有荣焉,遂无人敢凌徐。居数年,一日秋风起兮,徐有思乡之感,欲归。适有中国船泊于近地,徐即携夜叉并二子登船。时西南风急,船行十数日抵粤。徐登岸后即携妻同子见父母,时翁姑方在堂,见媳与孙惊怖走,盖疑是夜叉来。徐乃温言释之,寻亦渐安。后徐二子渐长,孔武有力,四方闻名,中武举,官至游击,率师平湖南苗乱,其母亦披挂上阵助子,帝佳其壮,有旌节云

《宜室志》

杨慎矜家见夜叉,“长丈馀,状极异,火吻电眸”。又“朱岘女”条云:“赤发蓬然,两目如电,四牙若锋刃之状”。

《夷坚丙志》

乾道五年,余杭县(今浙江杭州西)人余某妻产子,青面毛身,两肉角,狞恶可怖。未几,同邑文氏妇生子与前类,而两面相向。已而一圃人妻复生一物,亦然。

《留青日札》

正德间,杭州吴景隆妻生一夜叉,青面无发,头有双角,生屋而走,用布囊白计擒之捶死。嘉靖十六年上虞(今浙江上虞)一妇生一子,离腹时将稳婆手指啮伤而奔走,不知去何所。至夜,俟母睡熟,由壁隙进饮母乳。凡数月,后见于阴沟中,以刀杖击杀。

《宜室志》

吴生娶妾刘氏,初尚柔婉,数年后忽犷烈自持,竟能生食狐兔。吴生急召吏卒十数持兵杖人,刘氏见吴生来,尽去襦袖,挺然立庭中,一夜叉尔。目若电光,齿如戟刃,筋骨盘蹙,身尽青色。

《投辖录》

北宋末有朝士张子能,娶妻宗氏,宗常轻其夫,故不甚和谐。未久,宗病将死,自云为某处神,以过罚为人妻,并嘱张死后不得揭视其面,不得再娶,否则将有奇祸。宗寻死,张揭视,见如所画夜叉。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