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6

黄耳

《述异记》佚文

又曰:陸機少時,頗好游獵。在吳,豪盛客獻快犬名曰黃耳。機徃仕洛,常將自隨。此犬黠惠,能解人語。又常借人,三百里外,犬識路自還,一日至家。機羈官京師,久無家問,機戲語犬曰:「我家絕無書信,汝能齎書馳還取消息不?」犬喜,搖尾作聲應之。機試為書,盛以竹筒,系之犬頸。犬出驛路,疾走向吳。飢入草噬肉取飽。每經大水,輒依渡者弭耳掉尾向之。其人憐愛,因呼上舡。載近岸,犬即騰上,速去如飛。逕至機家,口銜竹筒,作聲示人。機家開筒取書,看畢,犬又向人作聲,如有所求。其家作答內竹筒中,復系犬頸。犬既得答,仍馳還洛。計人程五旬,而犬徃還裁半。后犬死,殯之,遣送還家。葬機村南,去機家二百步,筑土為墳,村人呼為黃耳冢。

《夜航船》

陆机有快犬曰黄耳,性黠慧,能解人语,随机入洛。久无家问,作书以竹筒戴犬项,令驰归,复得报还洛。今有黄耳冢。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