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5

痘妖

房檐下出现一老人,青色袍子,幅巾松江某年流行痘症,小孩很多感染而死,有三个兄弟只有一个儿子,也要发作,三弟认为是妖怪作祟,他是武孝廉,每天拿着剑守着小儿,第三天晚上看到一老头穿着青袍,带着幅巾,眼睛像绿豆,对着小儿的床吸气。孝廉去抓他,妖怪跑进城外的皂荚树上被刺伤掉下来碰到粪便,不能动,第二天去看,蜕了壳,满身都是痘痘干痂,乡里人把里面塞入药材一起烧了,之后就没有病了。

《夜航船》清代破额山人,卷五“驱痘妖”

刘鹤士云:某年松江痘症大发,自春至秋,无一得全者。郡城内外,小儿为之一空。棺木卖罄,以大改小,作两三具卖之。有兄弟三人,共获一雏,亦将发痘,举家惨怛,以为断种奈何。其季弟独不信,曰:“厉疫时行,何在蔑有,奚至流毒一方,靡有孑遗。意必妖孽为祟。”季武孝廉,纠纠多胆力,乃拔剑坐小儿之旁,昼夜伺之。
至第三夕,月色甚明,忽见屋檐下一老人,青袍幅巾,眼如绿豆,自上而下,对小儿床帐内尽力吸气。孝廉将擒之,妖一跃上屋,孝廉亦一跃上屋,大喊擒住妖怪。妖情急飞入南城外荒园内皂荚树上,被角刺所伤,扑下,又触着树根旁不净之物,遂不能起。明晨视之,见巾服蜕壳一具,自顶迄踵,皆小儿痘痂,梦密无余隙。众恶其状,以雄黄、檀降香屑等药实之,付诸丙丁,一方痘症得安宁焉。此妖不知何所取意,殆小儿之劫运,藉非孝廉一击,不识伊于何底。
夜航主人曰:痘,先天毒也,酝酿深矣。戾气所钟,人情日薄,老人吸气,为虺之摧耳,孝廉能驱痘妖,可能讨孩儿之竹马乎?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