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5

地羊鬼

《滇略》

地羊鬼,短发黄睛,性奸狡嗜利,出没不常。或与人相仇,能用器物行妖术,易其肝胆心肾,使为木石,不救而死。或行蛊饮食中。妇有所私者,他适辄药之,用期归,解以他药,过期不归辄死。

《南诏野史》

亦僰人类也。短发黄睛,奸狡嗜利。与人相仇,能行妖术,以木石易人心肾,或以一帚系衣后,变形为象、马、猪、羊、猫、犬等物。稍畏惧之,卽为所魅,入人腹中,食五脏,或潜至人家,偷窃财物,食婴儿。知者一手捉之,一手痛殴,必复为人,夺其帚縻之,彼必以家赀之半匄脱。或有娶其女者,夫每出,必问归期,卽饵以毒,如期而归,更以药觧,否则毒发而死。交易失信,及私窥其要女者,必毒之。此种元江州为甚。

《西南夷风土记》

蛮莫之外,有曰地羊鬼。髡头黄眼,面黑而貌陋恶者是也。能以泥土、沙、石换人及牛、马五脏,忤之必被其害。初闻以为怪诞,后军蛮莫威远营,有火药匠与夷人哄,已而病没。其兄焚之,满腹皆泥沙。军回,过张摆箐,见道傍二尸,如蜕蝉。询之,乃思鬼所摄者。始知二说皆不谬也。卜思鬼,惟狗可以碎之。地羊鬼,贴身服青衣,自不能相害。凡入夷者不可不知也。

《坚瓠集》

耳谈。贵州地羊驿夷人多幻术。能以木易人之足。万暦初。郡丞某过其地。记室二人。游于淫地。一人与淫。其夫怨。易其一足。一人不与滛。妇怨。易其一足。明日彳亍于庭。丞见骇。问知其故。逮二家至曰。汝能复其旧。则已。否则关白诸司。治汝以采生赤族之罪。二家各邀其人至作法。足果复旧。及丞还。复过其地。二人复至二家。其淫不与淫犹昔。然与淫者。两足皆易。久之展转死。不与淫者。冥然且受妇法。忽有鬼物阴教之。藉手即以其法制妇。妇两足皆自易焉。是人得归。后享高寿。子登癸未进士。

《耳谈》

贵竹地羊驿,民夷杂处,多幻术,能以木易人之足。郡丞某过其地,记室二人皆游于淫地。一人与淫,其夫怨,易其一足;一人不与淫,妇怨,易其一足。明日彳亍庭见,丞骇问,始知其故。即逮二家至,曰:"汝能复其旧则已,否则关白诸司,治汝以采生赤族之罪。"二家各邀其人至,作法,足果复焉。及丞还,复过其地,二人复至二家,其淫不与淫犹昔。然与淫者两足皆易,久之展转死;不与淫者冥然且受妇法。忽有鬼物阴教之藉手,即以其法制妇,妇两足自易焉。是人得归后,享高寿,子登辛未进士。其言出同榜冯公时可,而轶其名。少司马御史大夫沈纯甫先生赐告归,予与胡元瑞、李长卿、杨不弃诸君送之潞河。先生酒谈及冯公之绪,且曰:"行甫好奇,赠此一段奇也。"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