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6

钮氏

阚司仓,家在荆州。钮氏是他女儿的乳母,钮氏有一个儿子,阚的妻子像爱自己孩子一样爱他。某日,妻子拿林檎蒂和自己孩子玩,乳母咆哮:小娘子长大了,把我忘了,平常都把东西和我儿子平分,怎能偏爱你孩子。咬牙卷起袖子,多次旋转主人孩子。主人儿子的相貌身形变得和乳母儿子差不多。妻子知钮氏是怪,向她道歉。


《酉阳杂俎》

郓州阚司仓者,家在荆州。其女乳母钮氏,有一子,妻爱之,与其子均焉,衣物饮食悉等。忽一日,妻偶得林檎一蒂,戏与己子,乳母乃怒曰:“小娘子成长,忘我矣。常有物与我子停分,何容偏?”因啮吻攘臂,再三反覆主人之子。一家惊怖,逐夺之。其子状貌长短,正与乳母儿不下也。妻知其怪,谢之,钮氏复手簸主人之子,始如旧矣。阚为灾祥,密令奴持钁暗击之,正当其脑,騞害然反中门扇。钮大怒,诟阚曰:“尔如此勿悔。”阚知无可奈何,与妻拜祈之,怒方解。钮至今尚在其家,敬之如神,更有事甚多矣。cbaigui

《太平广记》引《灵怪集》

郓州司法闗某有佣妇人姓钮闗给其衣食以充驱使年长谓之钮婆并有一孙名万儿年五六嵗同来闗氏妻亦有小男名封六大小相𩔖闗妻男常与钮婆孙同戏毎封六新制衣必易其故者与万儿一旦钮婆忽怒曰皆是小儿何贵何贱而彼衣皆新而我儿得其旧甚不平也闗妻问曰此吾子尔孙仆𨽻耳吾念其与吾子年齿𩔖故以衣之奈何不知分理自此故衣亦不复得矣钮婆笑曰二子何异也闗妻又曰仆𨽻那与好人同钮婆曰审不同某请试之遂引封六及其孙悉内于裙下著地按之闗妻惊起夺之两子悉为钮婆之孙形状衣服皆一不可辨乃曰此即同矣闗妻大惧即与司法同祈请恳至曰不意神人在此自此一家敬事不敢以旧礼相待矣良久又以二子致裙下按之即各复本矣闗氏乃移别室居钮婆厚待之不复使役积年闗氏颇厌怠私欲害之令妻以酒醉之司法伏户下以镢击之正中其脑有声而倒视之乃栗木长数尺夫妻大喜命斧斫而焚之适尽钮婆自室中出曰何郎君戏之酷也言笑如前殊不介意郓州之人知之闗不得已将白于观察使入见次忽有一闗司法已见使言说形状无异闗遂归及到家堂前已有一闗司法先归矣妻子莫能辨之又哀祈钮婆涕泣拜请良久渐相近却成一人自此其家不复有加害之意至数十年尚在闗氏之家亦无患耳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