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2

柳藏经

 

这是一个学识十分丰富的妖怪,它的学识都是来自于藏在它本体里的书籍。它的样子是一个长着眍睫眼,花白眉毛的古怪男子,有些时候靠近它可以闻到一种烂木头的气味,它的本体是一棵身体里面藏着书籍的大柳树。它会在黄昏时来到人类家中,说是要拜访人类,然后和人类谈古论今,聊完天就会离去。


《乾鐉子》

东都渭桥铜驼坊,有隐士薛弘机。营蜗舍渭河之隈,闭户自处,又无妻仆。每秋时,邻树飞叶入庭,亦扫而聚焉,盛以纸囊,逐其强而归之。常于座隅题其词曰:“夫人之计,将徇(“徇”原作“苟”,据陈校本改)前非且不可,执我见不从于众亦不可。人生实难,唯在处中行道耳。”

居一日,残阳西颓,霜风入户,披褐独坐,仰张邴之余芳。忽有一客造门。仪状瑰古,隆隼庞眉,方口广颡,嶷然四皓之比。衣早霞裘,长揖薛弘机曰:“足下性尚幽道,道著嘉肥。仆所居不遥,向慕足下操履,特相诣。”弘机一见相得,切磋今古,遂问姓氏。其人曰:“藏经姓柳。”即便歌吟,清夜将艾。

云:“汉兴,叔孙为礼,何得以死丧婚姻而行二载制度?吾所感焉。”歌曰:“寒水停圆沼,秋池满败荷。杜门穷典籍,所得事今多。”弘机好《易》,因问。藏经则曰:“易道深微,未敢学也。且刘氏六说,只明《诗》、《书》、《礼》、《乐》及《春秋》,而亡于《易》。其实五说。是道之难。”弘机甚喜此论。言讫辞去,窣飒有声,弘机望之,隐隐然丈余而没。后问诸邻,悉无此色。弘机苦思藏经,又不知所。寻月余,又诣弘机。

弘机每欲相近,藏经辄退。弘机逼之,微闻朽薪之气,藏经隐。至明年五月又来,乃谓弘机曰:“知音难逢,日月易失,心亲道旷,室迩人遐。吾有一绝相赠,请君记焉。”诗曰:“谁谓三才贵,余观万化同。心虚嫌蠹食,年老怯狂风。”吟讫,情意搔然,不复从容,出门而西,遂失其踪。

是夜恶风,发屋拔树。明日,魏王池畔有大枯柳,为烈风所拉折。其内不知谁人藏经百余卷,尽烂坏。弘机往收之,多为雨渍断,皆失次第,内唯无《周易》。弘机叹曰:“藏经之谓乎?”建中年事。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