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2

海鰌(海龙翁)

画师:Jerry Fu

露脊鯨的別名。长十几丈,像牛一般黑,喷水至空中化成水雾。有吞舟的传说。清朝时传说其长百里,背上堆积满各种贝壳,像山一样,行舟的靠近经常会翻船,白天喷出水形成潮汐,夜晚喷火,海面一片赤色,像天上下火雨。


文献

《赤城志·纪遗·海鳅》

形长十馀丈,皮黑如牛,扬鬐鼓鬣。喷水至半空,皆成烟雾。

《岭表录异》卷下

海鰌,即海上最伟者也。其小者亦千馀尺,吞舟之说,固非谬也。每岁, 广州常发铜船,过安南货易,路经调黎深阔处,或见十馀山,或出或没,篙工曰:‘非山岛,鰌鱼背也。’双目闪烁,鬐鬣若簸朱旗。日中忽雨霢霂,舟子曰:‘此鰌鱼喷气,水散于空,风势吹来若雨耳。

《异鱼图赞笺》卷三

魚之最巨曰海鰌爾,舟行逢之,不知㡬里,七日逄頭,九日逄尾,産子仲春,赤徧海水。

《海槎余录》

海鰍乃水族之極大而變異不測者。梧川山界有海灣,上下五百里,橫截海面,且極其深。當二月之交,海鰍來此生育,隱隱輕雲覆其上,人感知其有在也。俟風曰晴暖,則有小海鰍浮水面,眼未啟,身赤色,隨波蕩漾而來。土人用舴艋裝載藤絲索為臂,大者每三人守一莖,其杪分贅逆須槍頭二三支於其上。溯流而往,遇則並舉槍中其身,縱索任其去向,稍定時,複似前法施射一二次畢,則棹船並岸,創置沙灘,徐徐收索。此物初生,眼合無所見,且忍創疼,輕樣隨波而至,漸登淺處,潮落擱置沙灘,不能動。舉家分臠其肉,作煎油用亦大矣哉!

《水經》

海鰌魚,長數千里,穴居海底,入穴則海水爲潮,出穴則潮退。又船名。

《南越笔记》

海鳅出,长亘百里,牡蠾蚌蠃积其背,聿兀如山。舟人误以为岛屿,就之,往往倾覆。昼喷水为潮为汐,夜喷火,海面尽赤,望之如天雨火。

《广东新语》

海鳅之出,其长亘百里,牡蛎、蚌蠃积其背,〈血聿〉屼如山。舟人误以为岛屿,就之往往倾覆。昼喷水,为潮为汐。夜喷火,海面尽赤,望之如天雨火。予诗云:"势欲吞舟去,光先喷火来。"又云:"海鳅吐阴火,千里波潮红。"盖阴火生于海,阳火生于山。阳火为雷以起龙,阴火为风以起大鱼,固造化之常。而石尤风则海鳅益起,艚船弗及避,为所吞噬,犹夫鰕〈鱼且〉且之微。鳅非有意于吞舟也,其气呼吸所致也。有海龙翁者,大如屋宇,亦知风。   海,长数百里或千里,穴居海底。入穴则海水为潮,出穴则水潮退。其出入有节,故潮水有期,是名潮鱼。昔人多以为潮者海之所为,不知潮长则海随之出,潮消则海随之入,海之出入以潮,非海之自能为潮也。此海鱼之应潮者也。

《海语》

海鳅长者亘百馀里牡蛎聚族其背旷岁之积崇十许丈鳅负以游鳅背平水即牡蛎峍屼水面如山矣舶猝遇之如当其首輙震以铳炮鳅惊徐徐而没犹漩涡数里舶颠顿久之乃定人始有更生之贺盖观甚竒而灾甚切也 琼州旧志赵公简公鼎谪吉阳军即今崕州雷州守臣走使泛海通问使者晨望极逺处隐隐如十里红旗出没疑为番寇指示舟子舟子揺手戒勿语乃披髪持刀割舌血滴水中食顷方不见问之曰此海鳅也无数红旗者背趐耳此舟几为所坏裂乃举酒相庆吁水物之害冇如是乎披髪裂舌盖厌禳之志云此鱼长或千里

《广东通志》

水经注长按海鰌鱼大抵即长鲸也长者亘百馀里牡蛎聚族其背鰌平水即牡蛎峍屼如山矣舶猝遇之如当其首輙震以巨炮鰌徐徐而没犹漩涡数里颠顿久之人始有更生之庆其出入乘潮非能为潮也高㢘呼为海主雷琼谓之海龙翁

你可能还喜欢 ···

2 个回复

  1. 却笑忘言说道:

    鲸鱼

  2. 飞火说道:

    这就是鲸鱼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