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1-21

社公

土地神。

甄冲是中山人,做云社县令,到了惠怀县,有一人来说:“社郎马上就来。”社郎年少,容貌美净,坐下,说:“想让妹妹嫁给先生,故来说明此意。”甄冲说:“我年纪大了,已有家室,这怎么行呢?“社郎说:”妹妹年少貌美,与先生绝配,为什么拒绝呢?“甄冲说:”我是个老翁,现在还有夫人,怎能违背伦理。“反复数次,甄冲无动于衷,社郎有些恼怒,:”我父亲会亲自来,“便走了,见岸上有人,带着帻,捉着马鞭,行伍浩荡。社公来,仪仗队像方伯(地方官)一样,乘着马车,青色的幢,赤色的络,遮住数乘车,一女子乘坐四望车,车上有绣花步障数十张,有婢女十八人,衣服的纹彩都是未曾见过的。在甄冲旁的岸边张开帐篷,铺上席子,社公下车。女子还在东岸。社公让下属带甄冲上座,又让六十人演奏,乐器都像是琉璃制成,社公说:“我有陋女,因为先生品德相貌很好,愿与你贪结亲缘,才派小儿来告知。”甄冲说:“我已经老了,已经有家室,儿子也大了,虽然也想答应,但不敢从命。”社公说:“我女儿今年二十,姿色淑令,四德克备,现在在岸上,不要再推脱了,就快成婚吧。”甄冲觉得这是妖魅,便拔刀横在膝上,以死抗拒,不再说话。社公大怒,呼来三斑两虎,虎张口咆哮,到了天明也耐甄冲没办法,便离开了,留下一人牵车,另带着数十人,想等待甄冲。甄冲便到惠怀县住,等待的车与人到了门口,中有一人穿着单衣帻,向他作揖,就在这里住下,不再前行了。甄冲住了十几日才敢离开,看见二人穿着帻,捉着马鞭跟他回家,到家几日,他的夫人就病死了。


《幽明录》

甄衝,字叔讓,中山人,為雲社令,來至惠懷縣。忽有一人來通云:「社郎須臾便至。」年少,容貌美淨。既坐,寒溫云:「大人見使,貪慕高援,欲以妹與君婚,故來宣此意。」甄愕然曰:「僕長大,且已有家,何緣此理?」社郎複云:「僕妹年少,且令色少雙,必欲得佳對,云何見拒?」甄曰:「僕老翁,見有婦,豈容違越?」相與反複數過,甄殊無動意。社郎有恚色,云:「大人當自來,恐不得違爾。」既去,便見兩岸上有人,著幘,捉馬鞭,羅列相隨,行從甚多。社公尋至,鹵簿導從如方伯,乘馬輿,青幢赤絡,覆車數乘。女郎乘四望車,錦步障數十張,婢十八人,來車前。衣服文彩,所未嘗見。便於甄旁岸邊上張幔屋,舒薦席。社公下,隱膝幾,坐白旃坐褥。玉唾壺,以玳瑁為手巾籠,捉白麈尾。女郎卻在東岸,黃門白拂夾車立,婢子在前。社公引佐吏,令前坐,當六十人。命作樂,器悉如琉璃。社公謂甄曰:「僕有陋女,情所鐘愛。以君體德令茂,貪結親援,因遣小兒已具宣此旨。」甄曰:「僕既老悴,已有家室,兒子且大,雖貪貴聘,不敢聞命。」社公複云:「僕女年始二十,姿色淑令,四德克備。今在岸上,勿複為煩,但當成禮耳!」甄拒之轉苦,謂是邪魅,便拔刀橫膝上,以死拒之,不複與語。社公大怒,便令呼三斑兩虎來,張口正赤,號呼裂地,徑跳上,如此者數十次。相守至天明,無如之何,便去。留一牽車。將從數十人,欲以迎甄,甄便移惠懷上縣中住。所迎車及人至門,中有一人,著單衣幘,向之揖,於此便住,不得前。甄停十餘日,方敢去。故見二人著幘、捉馬鞭隨至家。至家少日,而婦病遂亡。

你可能还喜欢 ···

1 个回复

  1. 清平长安乐说道:

    夫人病死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