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1

《天狗吞日,祸事降临》

“张家那口子被抓啦!”

“他突然就疯言疯语的,莫不是中邪了。说些不该说的话,现在好了,被抓了。我那天一听他说这话就料到会被抓,你们说,那北边是谁啊,吴三桂呀!还敢说那样的话!”

“说不定真有“天狗”!那天谁没听见那噼里啪啦声?”

“你们闭嘴!你们也想被抓啦?!”

“嘘——”

烈日高照。西湖美景。一座小茅屋里。

屋里死气沉沉。一位年轻妇女,披头散发,面容憔悴,幽幽呜咽。

“张叔,这是家里全部的积蓄了,还望您老去城里打点一下,想想办法。”

“唉,好。有消息我立马回来通知你,你也要保重好身体,也许……应该没事呢。”张叔是城里一家饭馆的伙计。

“那天本是我去采桑叶的。阿郎心疼我,自己去了。可一来个时辰后,孙家的人把他送回来了。阿郎还昏迷着。孙家人说他不知怎么晕倒在他家不远处,还说也许是被那怪声给吓到了。好一会儿,阿郎醒了,却一直说“天狗吞日,祸事降临”一边说还一边指着北方,我一直悉心照顾他。今天,来了一队官老爷,二话不说就把阿郎抓走了。”——呜咽声在茅屋里回荡。黑夜吞噬了白日。

县衙里,灯火通明。县老爷坐在主位,面露忧愁,端着茶也不喝。师爷站在一旁。

“你说怎么办,竟真有这等事,害苦我也!”

师爷来回踱了几步,停下。

“只有先找最好郎中看一下,倘若只是中邪,医好了就再好不过,叫他自己澄清自己是胡说八道,想引人注意就是了。”

“好,好!王五!快去把柳神医请来!现在!”县老爷站起来,一边说,一边把茶一口灌进肚子里。

…………

“怎么办? 放了吗?”

“不可,那斯被医好后,叫他把那天事仔细说一遍。他说什么像狗又像人一样站着的东西在孙家房子上,什么上身毛色通红,下身青色,最后还飞向太阳,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更可笑的还说什么在迷糊中听到么“天狗吞日,祸事降临”的话。老爷,看他说得这样仔细,且不管他说的是否是真的,放他回去,如若他再向其他人说,或者柳神医未完全医好又复发了。这话四处传播,被有心人给知道了后患无穷啊!您想那朝中大臣都不敢就藩国说什么,如若我们这里传出什么“祸事降临”!还指明是北方,北方不就是吴三桂嘛……这事想来只有一个办法了最牢靠了——过几日让他在牢里出点意外。”

“好。”清晨的市场集会结束后,县老爷和师爷在县衙里商量。

…………

此日傍晚,落辉,湖,亭、花与草。妇人坐在茅屋前,双眼无神,只是盯着路口。

“张叔,怎么样,怎——么样了”,只见路口出现一个人的轮廓。

“好消息了,天大好消息!你的阿郎清醒了!前日就正常了。我本想昨天回来通知你,可昨日我去探望他时,他说县老爷明早还要叫他在集会上说一些话,我想着就听了再回来。今早我也去听了,原来也只是叫他说一些自己说‘天狗吞日,祸事降临’是胡说八道和引人注意的话。这下应该没事了!我昨天见他,一点也没受刑呢,还好吃好喝地招待着,他一见我,就说‘这些天苦了娘子了啊’,还在那里流眼泪呢,哈哈哈。想必过几日就放出来了吧!”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月光下的西湖显得格外美丽。

 

《妖在人间》活动作品

作者:蝉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