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1

《螭吻》

1.旧事

这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傍晚,雪花落在了长安的朱墙碧瓦上,也落在了身着单衣的幼童肩上。她一边敲着碗筷,一边哆哆嗦嗦地喊道:"各位老爷行行好,我娘亲病了......"。哒,是石头落地的声音。叮,是它落入碗内的声音。幼童被石头砸中,发出一声闷哼。她抬起头,一脸怨愤,面前的红衣公子咧嘴笑了笑,"呵,想不到你这小乞丐还有点骨气"他说,"要不要随我一起去宫中?"

幼童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依旧是一脸戒备。公子不以为意,若无其事的跟她攀谈了起来。"对了,你叫什么名字?""青竹,你呢?""我叫李云生,你也可以唤我小王爷"天色渐暗,李云生翻身上马,跟幼童到了别,"希望下次还能再见"他匆匆留下一句话。幼童则望着碗里的几粒碎银怔怔发呆。

那是他们第一次相遇,青竹当了那么久乞丐,偷吃煎饼被人追着打过,被富贵人家的看门狗咬过,经历了世间种种苦难,就在她对世界几乎失望了的时候,有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年点亮了她心中的灯火。

转眼十年过去了,青竹出落得越来越水灵了,随后被一个好心人收养,以王家长女的名义入了宫。我们很快就能相见了,她心想。宫中的日子依旧很艰苦,但是因为有了念想,所以也能苦中作乐下去。

直到有一天,她收到了李云生的信,信中的内容很简单:戌时,演武场。她天真得以为这是他的告白,赶到演武场才发现奄奄一息的李云生。满身血污的他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青竹,于是她被视为不详的妖邪,被千夫所指,最终被迫去往感业寺。

2.走水

公元848年,唐朝长安。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失恋的少年李云生不顾宵禁,来到宫墙一角,只见他脚踩水缸,单手撑墙,一个翻身便坐在了墙上。可算逃出来了,正当他打算长出一口气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阴阳怪气的话语:"哟,小伙子身手不错嘛"惊得他脚下一滑,险些摔了下去,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向后望去。

只见一身着青衣,间以朱砂做点缀的陌生人蹲在屋檐上面,见他看过来,便对李云生笑着招了招手。李云生心觉好奇,问道:"今日月色甚好,你也是来赏月的吗?""我在看长安。"陌生人一边回答,一边拍了拍身旁,暗示还有空位。李云生从善如流,吭哧吭哧几下便爬上了屋檐。

"我看这长安看了几百年了。"不等李云生发话,陌生人便自说自话起来,"我是螭吻,自皇城建立起来之后就在看着长安,她发生大大小小的事我都清楚。西市有个老婆婆买煎饼,数十年了都未曾改价,每逢秀才们进京赶考,还会为他们送上免费的煎饼;有个小乞丐,讨了一碗饭要分给路边的野猫半碗......"

说话间,东市方向突然燃起了大火,映得天空一片通红,隐隐约约传来走水了的叫喊声。螭吻一脸严肃,我该去工作了,这火势有些妖异。李云生叫住他:"不如我随你同去?""好"螭吻答道。他摸了摸屋檐上的其他脊兽,喃喃道:"此次火势凶险,老战友啊,我也该步你们的后尘了。

3.除妖

从永嘉坊,经过兴庆宫,便到达了东市。螭吻和李云生一路避开燃烧的建筑物,逐渐来到了火灾的中心。一抹碧影和一位手持桃木剑的老天师交战正酣。

螭吻蹲下来,缓缓吐出一口气,天空中开始下起小雨,他再深吸一口气,火从四面八方向他涌来,他的衣服也渐渐染上朱红,随后他如同琉璃一般崩散。

云烟散尽后,一位青衣姑娘倒在地上,腹部插着一把桃木剑。李云生这才发现这姑娘便是拒绝他告白的青竹。"你为什么要这样?"李云生双目失神,似在质问又似喃喃自语。青竹没有回答,朝老天师吐了口血水,怒道:"你们这帮子道貌岸然的天师,我流浪长安的时候,你们在哪里?我被打的半死不活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住在长安城里的家伙大多非富即贵,请问我这把火烧的,究竟有几个是不无辜的?"

老天师被问的哑口无言,只留下一声叹息,转身离去。圆仁,将这场火灾记录在他的游记《入唐求法巡礼行记》里:夜三更,东市失火。烧东市曹门以西二十四行,四千四百余家。官私财物、金银绢药,总烧尽。

 

《妖在人间》活动作品

作者:里正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