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9

《雪精》

“瑞雪兆丰年呀。”

…………

“这雪还不停?!要死人了!!!”

雪已经下了七天七夜,没有小的迹象,也没有大的迹象,当然,更没有停的迹象。雪密密稠稠的。

青山村,因附近的一座长青的山而命名。

清晨,在青山村的一间茅屋前,一名壮汉又叹了三口气了。壮汉停下铲雪,双手撑着铲柄。白茫茫的一片。密稠的雪不停地落下。从来没遇到这样怪的雪,壮汉心想。停下了铲雪,就听见妻子在房间来回走动的声音——是为了取暖。妻子秋天才为他生了一个女儿,身体正是虚弱,想来还要得把女儿裹在怀里。想到这里,几乎又忍不住叹几口气了。

把雪铲了,去村长那里商量商量办法吧,壮汉这样想着,就看见前方出现一个黑影,接着便听到:平,村长叫你赶快去一趟。阿婆也在。我还要去喊李叔。——是村长儿子。说完等壮汉应了就离开了。

壮汉姓李名平。李平一进村长家,看见平时一起打猎的张松也在,村长、阿婆也在。不一会儿,村长儿子带着李叔进来了——李叔是村里的老猎户。

阿婆是村里的祭祀,也曾是村里唯一的接生婆。只是许多年不再接生,就呆在小庙里,很少出来。阿婆的脸像老树的皮,佝偻的上身几乎与地面平行,杵着一根光滑的拐杖。李平前天还给阿婆送了一些柴火。阿婆太老了,也未曾婚嫁,没有子女。几十年前的阿婆腰还是直的,十分和蔼,还喜欢逗小孩。李平忽然想起小时候在庙里发生的一些趣事。张松的一声惊呼打断李平的回想。妖——妖、妖怪!

村长、李叔都皱着眉,一脸惊诧。都望向阿婆,阿婆说话都已费力,接着说:“是雪精,是骡子,这妖精每掉一根毛都会下雪。”“把它带回来!”阿婆接着说。

“雪精”“骡子?”“把妖怪带回来?!”李平等人惊讶不已。阿婆说:“这妖怪就是一只普通骡子,只是有一身白色长毛,被姑射真人赐了神通。”阿婆说完就不再说话,从口袋里摸索出几枚铜钱,又从另一个里面掏出一个破旧的龟壳,又抬起头看了大家一眼便占起卦来。铜钱被装在龟壳里,阿婆丢下。啪!嗒!声音在寂静的雪天尤为清脆。密稠的雪还是缓缓下着。灰色的天空一成不变。

七七四十九下后,又半个时辰后,阿婆说,妖怪在青山北面,这是我占的第二次,不会错的。

阿婆占完卦仿佛轻松许多,竟发出一种干涩又带有一丝愉悦的笑声。李平等人也终于从这肃穆中缓过神来。阿婆说你们只要拿个袋子套住雪精,不让它的毛掉在地上,雪就会停了。怎么让它进袋子我有一个方法……

当李平等人听了怎么让雪精妖怪进袋子的方法都不可置信——这妖怪这么蠢吗?

阿婆回她的小庙了。虽然村长一再请阿婆多休息下,或者就在这里住下,可阿婆说我要回去了,我要回去了。村长只得让儿子送阿婆回去。(小庙离村长家也只有百来步)

众人目送阿婆踽踽的身影消失在雪中。转过身来,李平带上门。

待李平、李叔、张松坐好。村长说:“已经下了七天七夜的雪了,青山里也不知积了多厚的雪,肯定十分危险;而且妖怪在青山北面的话,你们肯定要在外面露宿一晚。我们又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雪……”……“如果不想去我就召集村里壮年人再商量谁去,这才是合……”村长话未说完。李平、李叔、张松都站了起来,相互看了一眼。李平道:“只有我们经常去山里深处去打猎,青原也去过。其他人不熟悉地形,大雪天的,比我们可危险太多了。”李叔突然道:“平,你就不去了,你的孩子才几个月啊!”松子和村长也附和。“李叔!现在我对路况最了解,也最年轻;况且阿婆叫了我们三个也是知道我们一起去最稳妥!”李平看了一眼张松和李叔,又对着村长说,“我们也不要商量谁去不去了,就我们一起去!一起去!回去跟家里人说一声,再一起商量带些什么在路上,尽快出发,今晚最好赶到青山崖洞休息一晚。”——“好。”

众人商量一番,决定要轻装上阵,带上燧石、一个装酒的葫芦、一个装水的葫芦、一个水杯、一把弓、一把箭、一个水杯、一个火折子、三根长棍、三个结实口袋、六个馒头、六块狐狸皮、几块干木头、一些风干腌鱼腌兔、一些干草等。

各自回家。

李平回到家里。妻子正抱着孩子坐在床边,妻子微笑看着孩子,看着丈夫回来了,问有什么事呀。李平简略说了。妻子突然怔住,咬着嘴唇,本来凌乱的头发变得更凌乱了,本来苍白的脸与嘴唇变得更苍白了。李平歉意说到“放心,我是村里最优秀的猎人,不然怎么能娶的了你呢?是吧!青山闭着眼也能走嘛,不是吗?哈哈。”说完还帮妻子理了理脸上的乱发。妻子一言不发,一手抱着孩子,一手帮着丈夫整理东西。很快收拾完了。“明晚,最迟后天早晨回来!”李平说完又看了看女儿,胖嘟嘟的脸蛋,小小的红红的嘴唇,在妻子怀里很舒适,似乎还在笑呢!“我走了,不用出来,别把孩子冻到!”——“嗯。”回答他的是一声呜咽。

妻子在门后看丈夫走了几步就看不见了,这雪太密了,像雪白的绸子!妻子用力吻了吻女儿。呜咽声在寂静中变大了。

李平来到村口,李叔、张松已经到了,村里人几乎都到了。

“一定回来!!!”

“明早!明早!雪就停了!”李平挥了挥手中几个结实的大袋子高声道。

他们伫立在雪中,三人的背影很快消失在雪中。

青山早已变成“白山”。

三人从未想到过在雪中行走这么困难。虽然都用各种兽皮把脚给包到大腿上来防雪进入脚里,可还是有雪从缝隙中化成冰冷的水刺入脚底,更痛苦的是最浅的雪都快没过膝盖,每走一步都要消耗很大的力气。视线极差,几十步开外就看不清,天地间仿佛只有这三人。地面留下的深深的脚印,不一会就在周围雪的坍塌,又在下的雪的掩埋中消失不见。

所幸三人对这四周极为熟悉,借助熟悉的树木便知道位置。在这密稠的雪中终于不是那么寂静了!三人的抬脚的沙沙声,各自粗犷的喘气声。用棍子探雪的深浅,用哈出的白气鼓舞对方,用经验指引着方向。

“今晚能到山洞吗?”

“一定可以!”

…………

跳动的火光把三人的影子投在石壁上,变得巨大,变得张牙舞爪。

“你们说那雪精有多大?袋子套不下怎么办?阿婆的方法有用吗?那可是妖怪!”

火堆突然爆裂开来,火光一暗,几乎要熄灭!

“套不下就杀了那雪精,就一普通骡子算什么,老虎我不也能杀!”

“相信阿婆!”

“不知现在养着雪精的洪涯神仙是否通情达理呢!”

“神仙养着妖怪,还把妖怪放出来祸害我们,哼!”

“不要妄议神仙!”

“那一只长着长白毛的骡子想来真可笑呢?难道长的奇怪就能成为妖怪?”

“哈哈哈!”

“这鱼真咸。”

“馒头就是石头!”

“烤一烤就香了”

许久,只有火堆偶尔有啪啦声。

雪落无声。

…………

三人很疲惫,都受了些伤,青山以北早到了,还未见雪精身影。往草多的地方走,三人达成共识。

“雪——雪精!那个白色骡子!!那里!!!在那里!!!”

果然骡子相貌,白长毛,长耳朵,个子比狗稍大一点。雪精正悠然吃着草,毫无警觉。它的周围近百步竟然都没在下雪——不然哪有怎么容易找到!

三人长舒一口气。

“我去吧!”

希望阿婆的方法有效。

只见李平把装着烈酒的葫芦盖子打开,再把葫芦放进袋子口处,那雪精本把屁股对着李平,却忽然闻到酒味,看见葫芦,便屁颠屁颠钻进口袋去了。

——雪停了。

原来阿婆说洪涯神仙就是把雪精养在酒壶里的。它以为那是它的家呢!

…………

此后几个月的某一天,李叔忽然发现养在猪圈里的雪精不见了。

在此后许多年里,青山村真是年年“瑞雪兆丰年”了。

 

《妖在人间》活动作品

作者:蝉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