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9

《吴孟缘》

隋,开皇四年十二月十五日癸卯,酉时,明月被天狗所食,隋文帝杨坚急令百官入太史鉴祈福,祭月安康。

实际上,明月无碍,它的光芒只是被暂时遮住了而已。

街面上却人心惶惶,百姓们跪满了街道。

容昊打了个哈欠,自觉无趣,准备把自家典当铺的门板合上,回去睡觉。不料却被一只满是老茧的大手突然挡住了门板。

男子身高九尺,只着一件单衣,健壮如虎,相貌堂堂,双眼有神。

背后扛着的巨斧和包裹,还有手上的老茧都说明他长期做着重体力的生计,偏偏皮肤白净,相貌清秀。

“吴刚?”容昊试探地问话。

“昊神,适逢今日广寒宫天机被遮掩,这才有机会下凡求见。”吴刚拱手施礼,“还请昊神借三生石一用。”

“进来说吧,距离月食结束还有半个时辰。”容昊回身去收拾新叶烹茶。

吴刚苦笑一声,将包裹放到桌上,耐着性子坐到了容昊面前。

“说说吧,要找谁?”容昊将一杯茶递给吴刚,有些疑惑地望着他。

吴刚伐桂千载,可不曾听闻他有所牵挂,今天竟然能拼着被天帝责罚私下人间,不知道是谁让他这般在意。

“孟欣。”吴刚吐出两个字来。

容昊似乎知道这个姑娘,继续问道:“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吴刚本名吴权,家境贫寒。

彼时正值秦汉之际,天下大乱,吴父吴母已有大儿吴忠,又嫌吴权羸弱,便将他送入离家百里外的齐眉山道观。

没想到吴权竟有仙缘,深得齐眉山真人喜爱,他刻苦修仙八载,还没来得及成仙,父母却先走一步。

吴权准备下山吊唁,师父将他叫到身边,叮嘱道:“你下山后恐有一劫。需记为师一言,不忘修行,无惧无心,方入大道。”

“弟子谨记。”吴权点头施礼。

“下山去吧,不成仙,不必回。”老道士关上门。吴权独自下山。

行至渠县暂歇,闻听山中有妖,常闻有女妖学人言。

吴权心底那降妖除魔,捍卫正道的烈火当即熊熊燃烧起来。

连夜上山,谁知山中无妖,只有一只爱吃桂花的兔子。

小兔子不知何故,静静地蹲在了树上,桂树的树干粗壮,令吴权想起道观里那棵百年桂树。

他盯着兔子,兔子盯着满树的桂花。

清风吹过,桂花如雨。

小兔子为着一簇桂花一跃而下,吴刚赶忙接住它。

“兔妖?”吴刚奇怪地看着怀里的兔子。

小白兔正满心欢喜嚼着桂花,闻言疑惑地扭头与他对视。

四目相对,不过刹那。

天地灵气汇聚,在一阵桂花香中,小白兔骤然化而为人。

少女一袭白衣,莹莹而立,眼中满是好奇与茫然,似乎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她学着吴权的声音,向他问道:“兔妖?”

“上天有好生之德,虽是妖竟也有灵智。你这是刚刚才修成人形?”吴权再次问话。

少女呐呐不言,只是握紧手中桂花,缓缓放入嘴里,轻轻嚼动。

“你叫什么?”吴权再次问话。

少女仰头思索良久,牵着吴权的手来到桂树前,树上不知被谁家孩童刻了一个“孟”字。

“孟,孟什么?”吴权继续问道。

“孟,孟什么?!”小姑娘皱起秀气的小鼻子,学着吴权的语气,笑嘻嘻地反问道。

吴权扶额哭笑不得,这小兔妖心性不坏,只怕久在山上再成妖孽害人。

古来人妖殊途,他不信这些,但也酿成大祸。

他试探地问道:“小兔子,跟我下山去?”

小兔子不语片刻,低头捡起地上的桂花瓣,放进嘴里道:“好。”

 

两人结伴前往义县。

吴权每日教授兔妖人间道理,小兔妖歪头听课,更多的时间是跟在吴权身后讨要桂花糖。自吃了一次桂花糖以后,她的嘴也变叼了不少。

吴权回到家中祭拜双亲,大哥对他多加提防,总疑心他惦记家产,言语间夹枪带棒,让他不要多想。

吴权暗自苦笑,默默上了三柱香后便带着少女离开了,少女握住他的手,大庭广众之下,紧紧地握着。

“你,不高兴,不开心?”少女眨动双眼,蹙着眉头问道。

“没事儿。”吴权没指望自家父母给自己留什么家产,但总应该有两句交代,可如今看来,二老是真的把自己忘了。

“我,希望你,高兴,开心。我就是xin,看着我。”少女认真地用双手捧着吴权清秀的面孔,让他看着自己,希望能把身上的快乐给予他。

在她心里,开心,高兴都是好词儿,都因为词里有xin,她希望吴权能够开心些。

吴权被小姑娘认真的语气逗乐了,他带着她去吃了桂花糕,两人十指相扣,毫无缝隙。

吴权为她取名孟欣,渠县发生瘟疫,医师方士尽皆逃散。

修道者需精通山,医,命,相,卜。

吴权凭着一身精湛医术,独入县内,调出两副方子,解决瘟疫的同时也在县内开了一家药房。

他一边为百姓看病,一边努力修行。

他告诫小兔妖不要擅用妖气否则招来天劫,神仙难救。

孟欣听话地从不用妖力,学着帮忙,不爱言语,总是默默为病人取药。

当顾客朝吴权夸奖他找了一个好帮手时,孟欣会略有些得意地扬起下巴,朝着吴权扮个鬼脸。

孟欣不知从何处弄来一棵桂树苗,在院子里种下,每日勤加浇水看护。

吴权为它贴下两张金木符,每日在树下诵经,树苗长得飞快。

次年九月,金桂满院,吴权每日做功课诵经时,她会开开心心地吹着口哨在一旁为他熬一锅桂花汤。

熬好了,她就满心欢喜地把桂花汤端到吴权面前,也不管他是不是正在做功课。

吴权只能笑着夸奖一番,“欣儿这汤煮得是越来越好了,纵使天上琼浆亦不如丝毫。”

直把这汤夸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

(๑`・ᴗ・´๑)

孟欣的嘴角挂着一丝笑,扬着下巴静静地听完后才给吴权分了一碗,剩下的则端起锅一饮而尽。

他为他奏一曲凤囚凰,她吹着口哨为他伴奏。

孟欣这一天喝完汤后,坐到了吴权身边扯着他衣角,小声道:“娶我,可好?”

吴权微微蹙眉,“怎么突然有了这个想法?”

孟欣望着他,疑惑地道:“你要识路暗中起?”

小兔子从不愿看书,跟人鹦鹉学舌,故而成语学得并不好。

“始乱终弃不是这样用的啊,欣儿。”吴权赶忙纠正道。

两人的岁月静好,在一个人造访下被打破。

那日傍晚,老道士破门而入,冷冷地望着孟欣,吴权赶忙上前,挡在孟欣身前。

“师尊。”吴权拱手施礼。

“你不要给我施礼,我没有遇妖不斩断徒儿!”齐眉真人怒道。

“师尊,欣儿不曾伤人。”吴权解释道。

“人妖殊途,你既修道,需知正邪两立,拼搏至死。你倒好,养了个妖怪当妻子。”齐眉真人一甩拂尘,即刻动手。

吴权毫不招架,生吃一掌,整个人倒飞出去,孟欣伸手扶住了他,妖气纵横,与齐眉真人对了一掌。

齐眉真人倒退一步,望着孟欣冷笑道:“你大劫将至,不过一死。”

老道士又看了一眼自家爱徒,一语不发地离开了。

孟欣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她扶起吴权怯生生地祈求道:“娶我,可好?”

吴权点头应道:“好。”

 

“然后呢?”容昊听得入神,故事却戛然而止。

“欣儿动用了妖气,大婚那日,天劫已至,她神魂受损,我将她暂时封入棺材之中以避天劫,回到齐眉山道观偷了一颗千年桂子,喂她服下。

而后几位师兄上门,将我捉上了山,我被囚在道观近百年。

再然后的故事。你知道了,那棵桂树乃是仙家之宝,齐眉山道观受命保护桂树却被监守自盗。

仙帝大怒,罚我去广寒宫伐桂。”吴刚的脸上显出几分疲惫。

他接着问道:“我想知道她还活着吗?”

容昊掐指片刻,整理着措辞:“她活着,而且已然成仙。”

“那就好,那就好。”吴刚有些无措地搓着手,他在广寒宫近千载。他以为她是入了轮回,没想到她已经成仙。

那为何不来找他呢?

吴刚将包裹递给容昊,嘱咐道:“若是她不愿记起我,这包裹请你扔了便是。

若是别有缘故,还请将此物交给她。”

“这里面是?”容昊看着鼓鼓囊囊的包裹有些不解。

“这些年来,在下的一些念想。”吴刚起身背起大斧,拱手告辞。

容昊取出三生石,石头上缓缓显出两个名字——吴刚,孟婆。

难怪千载难与吴质相聚。

每日总有人亡,孟婆不离地府。月桂伐之即愈,吴质难逃月宫。

“看来还要下一趟九幽地府。”容昊自言自语着将门板合上。

 

容昊下了地府,走过半步多与望乡台,终于找到了正在煮汤的孟婆。

“孟姑娘。”容昊拱手施礼。

孟婆并不搭理他,只是指了指队伍道:“排队,领汤。”

甚至不愿意多说半个字。

“孟欣。”容昊不得不喊出这个名字。

孟婆像是愣了片刻,而后依旧给排队的鬼递汤,“你,坐。”

容昊坐到孟婆身侧,“您不是吃了千年桂子吗?怎么会成为……幽冥之仙?”

孟婆的话断断续续,容昊在她身边坐了半晌才听到了另一半故事。

那日大婚,药房内满是喜庆的大红,两人跪拜行礼之后,天地变色,两道雷霆毁掉了整个药房。

接着三道雷霆毁掉了吴权的所有符箓与阵法,又三道雷霆毁去孟欣的所有道行。

吴权将她封入棺材之中,天上阴云不散,九道雷劫,修行妖气者避无可避。

因为孟欣欠了这一道雷霆,吴权即刻回山,破开禁忌符阵,取下千年桂子,狂奔下山喂孟欣服下,阴云散尽。

而后师门震怒,将吴权抓上了山,孟欣醒后问明周围人缘由,便上了山。

那时吴权被囚,她独入道观三清殿,跪拜齐眉真人面前,愿求一死,以保吴权性命。

齐眉真人看着已具仙气的孟欣,面露苦涩,“权儿,为了你是惹了一场滔天大祸。”

“我愿,替他赴死。”孟欣神情淡然。

“他惹得祸,纵使百死也难相抵。”齐眉真人仰面叹息,脑海中灵光一闪,“除非……你能为他祈福一世。”

“如何做?”孟欣问道。

“你自散仙气,堕入轮回之中,坚守本心,每日念经祈福,不行半点不义之事,为他抵祸。”齐眉真人看了一眼孟欣又叹息:“你若是有半点违背,这便是无用功。

不仅权儿会死,你也会迷失在轮回之中。”

“我做,他能活?”孟欣再次确认道。

“能。”齐眉真人保证道。

孟欣拔出桌上供奉的三清剑自刎,转世已是西汉,幼读儒书,壮诵经文。凡有过去之事不思,未来之事不想。在世惟劝人戒杀、吃素。

终生,未嫁。

死后遁入幽冥化而为仙,名为孟婆。

容昊将包裹递给孟婆,孟婆打开来,竟是满满一包裹的桂花。

“吴郎。”孟婆怀抱桂花,似是想起当年相见。

四目相对,不过刹那。

 

二八年华,他为她奏一曲凤囚凰。她为他熬一碗桂花汤,岁月静好。

真情实意,他为救她性命窃仙药。他为护他周全追黄泉,断人凡念。

天界奇闻,总闻吴刚黯然奏仙乐。屡见孟婆汤中桂花现,不知何故。

回到当铺已是深夜,容昊仰头看着自家牌匾,龙飞凤舞地写着“狐舍”两个字。

他本想写狐狸洞,可惜被人劝阻,他相信,吴刚与孟婆终会相见,就好像那只狐狸或许也会想起自己。

既然有缘,自会再见。

 

《妖在人间》活动作品

作者:当年昊辉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