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9

《盒中饿鬼》

明末,天道倾颓。

三年大旱刚过,又遭鼠疫。朝廷穷兵黩武,苛捐杂税居然不降反增。以至于农人不耕,牧人不牧。一时间,米价贵于金。百姓易子而食,民不聊生。

饥民被逼至绝路,或揭竿而起,或沦为盗贼。更多的则逃至深山老林之中,只求多苟延残喘些时日。

陕甘边界有山,山岭状似瘦牛脊背,唤作牛背梁。山中有破落关帝庙,庙后就是小溪。饥民们逃至此处,盖房扎根。数年后,竟成了个隐世村落,唤作牛背村。

有山民王二,带着刚刚生育的妻子和婴儿,也避乱至此。

 

是日,王二进山挖掘野菜。

山坡苔藓丛生,十分湿滑,王二一不小心脚底打滑,从不知名的坡上跌落下去,头撞巨石昏死了过去。

再到醒时,已是三更半夜。山林幽深,明月高悬。不知什么鸟兽的啼声时断时续,悚然可怖。

王二回过神来,挣扎着便要起身。这双手一乱摸,按到一面石碑。石碑土根松动,叫他这么一使劲,便轰然倒塌。

王二起身一看,不禁惊叫一声,两腿一软便要跪下来,屎尿横流。

只见明亮如白昼的月光下,四处都是高耸的小土包,铺草席插木桩,分明是座乱葬岗。阵阵阴风吹过草席,扑簌簌、扑簌簌,像人的哭号一般。

王二摔断了腿,加之不知自己身在何处,逃也逃不掉。坐了一会,反倒冷静下来。他发现周围的坟包都随随便便,唯独自己屁股下面被推倒了石碑的这座,形制考究。虽借着月光,石碑上的文字清晰可见,可惜王二不识字,看得见也白搭。

不过任谁也猜得出,它和周围的孤魂野鬼不同,不是大户人家,就是兵胄之后。那时节,大户下葬往往配有随葬品;不是金银珠宝,也是死者生前珍爱之物。

想到此处,王二起了异心。朝断裂的石碑“通通通”磕了三个响头:

“不知姓甚名谁的老爷,对不住借您宝物一用。要是救了我妻儿,我王二定来您坟上上香供奉。”言罢,便双手并用挖将起来。

要说王二对这死者鬼魂之事并非没有敬畏之心。只是妻儿和自己饥馑难当,哪里顾得上那么多。王二挖得指甲脱落、鲜血淋漓,但他竟像着了魔一般,丝毫不觉疼痛。

一个时辰功夫,真叫他挖出一副棺木。通体黑漆,厚重异常。也许是埋了许久,四角棺钉已经腐朽脱落了,棺材盖子一推便开。王二壮了壮胆,颤巍巍地凑过去看。

那里面无甚财宝。仅躺着一具枯骨,双手紧紧将一物抱在胸前。王二伸手去掏,那枯骨竟像有力气版死死锁住那物什。心急之下,王二猛地吃力抢夺。

那枯骨本就风朽不堪,这一下四散崩裂开来。王二惨叫一声,失去平衡朝后摔去,股骨几乎断裂。但那东西已是到了怀中。

月色正明。他借着月光细瞧,是一个仅数寸见方的小木盒。盒身左右雕着两只张血盆大口的异兽,栩栩如生。盒盖盖得死死的,王二用尽浑身力气才打开,急匆匆往进一看,大失所望。

盒中空空如也。

王二气急败坏,朝那枯骨啐了一口:“你这老爷刮尽民脂民膏,却不知给我王二留上两口。只是不知你这盒子能不能值两个钱!”

话音刚落,他突然瞧见黑暗如洞穴的林中,竟燃起点点幽火,而且离自己越来越近。王二心如死灰,只念是自己夺人随葬之物,厉鬼索命来了。自己实在无力逃命,便闭眼等死。

“王二——王二——”

入耳不是鬼神,是凡人的呼号。

他睁眼一瞧,又惊又喜。原来妻子久等他不归,哭着求村长带人进山寻他来了。茫茫牛背梁,本来谁都没抱什么希望,居然还真找到了。

王二随村民回去,惊疲交加,一沾床板便死死昏睡过去。

 

再醒时,已是第二天日落时分。王二只觉饥肠辘辘,躺在床上呻吟:

“米汤……米汤……”

王妻在屋外应和。旋即,屋外传来妻子的惊叫声,和什么东西打翻在地的声音。王二忙起身,一瘸一拐地去瞧。

“我把米放在这盒里的,足有一把呢,怎么不见了?”

王二定睛一看,地上扣着的正是自己掘墓得来的小盒,哪有什么米。

王二见没了家中最后一点余粮,破口大骂:“贱女人,分明是你自己偷吃,现在又来欺我。”

他正抬手要打,忽然瞧见地上盒中好像有什么东西闪闪发光。捡起一瞧,是枚小拇指大的碎金。放进口中咬了咬,竟是真的。

王二与妻子面面相觑,两人眼里都是惊疑之色。次日,两人拿了盒子和金子,去问村中半仙。

 

那半仙是个穿着破破烂烂的疯老头,瞎了一只眼珠。他捧着那盒子左看右看,啧啧称奇。问王二从何得来,王二闭口不答掘坟盗墓之事,只说是路旁无意拾得。

半仙捻着胡须说:“这盒子是件了不得的法器,里面镇的是【饿鬼】。这饿鬼应是什么富贵商贾,不知为何被活活饿死,魂魄收在里面。只要在这盒中放上食物喂他,便会馈以金银财宝。”

话毕,半仙瞄了眼王二。只见他盯着盒子,眼里冒火,几欲伸手抢回来。

“你莫急,我不想抢你的宝贝,也不会告知别家。只是你好好记住两点:”半仙清了清嗓子:

“其一,盒中饿鬼只吃盒中之物,而且只有盒盖紧闭,饿鬼才会进食。开着盖子饿鬼是不敢出来的。其二,这饿鬼吃的越好,给你的东西也越好。但他嘴挑,要是不喜欢吃或者吃腻了,就不会馈赠。”

“只是……”那半仙老头桀桀的阴笑着:“和鬼做生意做多了,怕没什么好下场呦……”

 

除了金银,王二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次日一早,王二便下了山,用碎金换了一大包熟牛肉。三人饱餐一顿。吃罢,王二留了一块牛肉,悄悄放入盒中。那晚,左邻右舍都被王二的放声大笑惊醒。

 

此后一段时间,牛背村议论纷纷:都说那王二一家不知为何,天天闭门不出,不见进山采摘,两人却红光满面。王二老婆甚至有奶水喂娃娃,真是怪事一件。

再说回王二处,他也内心惊烦。惊的是日夜提心吊胆,怕有人惦念他的宝贝盒子;烦的是近些日子,盒子鬼给的宝贝越来越差。起先放米进去,就有金元银锭;现在就是放些牛肉猪肉,也就给些珠子碎银。昨晚放了鸡血米,早上一看,竟分毫未动。

王二日渐入魔,天天捧着他的盒子朝里瞧,嘴里念念有词:

“宝贝,宝贝,你到底想吃什么东西,我给你弄啊……”

 

这天深夜,王妻起夜屙尿。路过厨房,竟看见丈夫抱着儿子,怔怔的立在锅旁。狐疑之下,她悄悄靠过去,听见丈夫捏着孩子手臂自言自语:

“嘿嘿……嘿嘿……你看这肉多嫩。切下来细细的烤,慢慢的炖,你爱不爱吃呢?宝贝,宝贝……”

王妻大惊失色,冲上前去劈手夺下孩子。婴儿惊醒,嚎啕大哭。

王二见手里东西被夺走,勃然大怒。指着妻子鼻子怒骂:

“什么人!我就知道你们要夺我宝贝,还不快还回来!”话音刚落,便抄起案上的剔骨尖刀,朝妻儿扑过去。

王妻见丈夫疯了,慌忙抱着孩子朝厅堂跑去。但女人的脚力哪里是王二的对手,三两下便就要追上。情急之下,王妻瞅见王二在神龛里供着的那小木盒,便伸手取下朝王二狠狠砸了过去。

王二伸手一接,又陡然变了色,一脸傻笑坐在地上:

“嘿嘿……嘿嘿……宝贝你可回来了。你想吃什么呀?爸爸给你做好吃的……”

王妻见状,哪里还敢呆在屋内,抱着孩子夺门而逃。又不知谁能帮忙,思忖再三,只有投那半仙疯老头了。一见那老头,他居然像提前料到一般:

“这王二,终于还是疯了?”

王妻顾不得责怪:“大师救我夫君!”

那半仙桀桀怪笑:“和鬼做生意,早晚被迷了心窍。早就告知你丈夫,他不听,怪不得我。”

王妻瘫坐在地,嚎啕大哭:“所有金银珠宝都给你,快想想办法救救我们!”

半仙扶起王妻:“要我出手也不是不行,只要你们把那盒中饿鬼送我就可以。”

王妻连连答应:“你尽管拿去就是,这等灾厄之物,不是我们能留的。”

老头哈哈大笑:“夫人莫慌。我说过,那盒中鬼只吃紧闭的盒中之物。绝不伤盒外之人。我拿两贴符咒,去了你夫君的瘴气,便可恢复如初。”

 

二人到了屋前,发现所有门窗都紧闭,连烟囱都封的死死的。

半仙嘲弄道:“这守财鬼,怕人怕到这地步。没能力降伏这小鬼,最后不还得拱手让人!”

说罢伸脚便踹,门应声而开。

门内空空如也,哪里有半点王二的影子。皎白的月光透着窗格进来,照在厅堂正中间的小木盒上。

半仙走过去俯身拾起小盒。一弯腰瞧见桌下,惊声叫道:“你们换了这么多金银吗?”

王妻凑过去看,只见桌下堆满她从未见过的金器银器,奇珍异宝。在月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宛若白昼。

“没有啊,我们换的金银都拿去换了吃穿,而且从始至终,也绝无这么多……”

王妻抽动了一下鼻子,狐疑地问:“大师,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半仙细细一闻,空气中是飘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肉香。香气虽淡,但极为勾魂摄魄。太平时期,他走南闯北不知吃过多少山珍海味,竟从没有闻到过有一种肉类,有这样的香气。

霎时,那半仙脸色惨白,端起小木盒凑到眼前细瞧。大叫一声,将盒子掷出数丈远。小盒撞在墙上,摔得粉碎。

王妻问道:“大师,怎么了?”

“不见了……不见了……”

半仙像失了魂一样,坐在地上喃喃自语。

“什么不见了?我夫君人呢?这些财宝又是怎么回事?”

半仙定了定神,说:“那盒中饿鬼已经逃了。我刚查看盒子,没有它的踪迹。而且你夫君……怕是已经为它所害!”

王妻一愣:“你不是说盒子鬼只食盒中之物,不会伤盒外之人吗?怎么会……”

“按说是如此啊,我也不知……”

说到此处,半仙忽然像悟到什么似的,猛然环顾四周。

王二家厅堂不大,只有他们二人进来时的大门是半开着的,所有窗子都紧紧闭着,就连烟囱都被死死封住。整个房间,就像一个四四方方,密不透风的大盒子……

“快走!快……”

半仙话音未落,不知哪里刮来一阵穿堂风。那扇半开的大门“砰”的一声,被紧紧关上。

 

次日清晨,牛背村人惊异地发现:王二一家三口,连同后山住的那个来路不明的半仙怪老头,都失去了踪影。村民们合伙撬开王二家门,映入眼帘的,是全村人几辈子都未曾见过的满屋珠宝。从地板一直堆到房梁之上,蔚为壮观。

 

《妖在人间》活动作品

作者:关关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