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9

《一舞方知人间冷》

“听说了吗?二皇子带了一位舞姬回府里!”

“那二皇子不是出名的不近女色,怎么......”

“嘘——衙门里的人来了,仔细你的脑袋!”

那年双儿十三岁,被只知道赌的爹卖到了怡红院,由于年级小怡红院的老妈子和姐姐们总是打骂欺负她,只叫她干一些脏活累活,把她当做苦力来使唤。

一日,大梁国二皇子在怡红院参加宴会,只听雅间外传来谩骂和惨叫声,声音越来越大还伴随着抽泣,二皇子实在忍不得,掀开帘子一探究竟,

“大胆!何人在此处吵闹?没看到而殿下在吗?”一个随从吆喝着。

“参见殿下,是这个笨手笨脚的贱婢打碎了花瓶......”一群人齐刷刷地跪下,为首的老妈子絮絮叨叨的告起状来。

二皇子才懒得听他这些,他注视着角落里颤颤巍巍跪着的小女子,一双无痕的杏眼噙着泪水,一张洁白娇嫩的泪脸满是泪痕,一张殷红的小嘴微微颤抖,断断续续地抽泣着,单薄的身子全靠一口气撑着,细嫩的胳膊布满伤痕,叫人心疼。

“一个花瓶而已,本王替她赔了,不要再为难她了。”

他说罢便要放下帘子,却又转头看了那角落里的小女子一眼,她那楚楚可人的样子实在惹人怜惜,二皇子轻叹一声,问到

“你叫什么名字?”

“双.......双儿”那姑娘略怔了一怔,答道。

二皇子随即吩咐随从取几辆银子来赎了这双儿姑娘,送至府上。

这一决定,令在场的所有人呆若木鸡。

二皇子命人找了全京城最好的舞娘教双儿跳舞,转眼三年过去,双儿不仅容貌出落得倾国倾城,闭月羞花,舞技更是举世无双,天下绝伦。

二皇子对双儿极好,知道双儿身子弱怕冷,每年冬天都命人用上好的绒毛布料做几件新衣服送给双儿。

“双儿,这件红斗篷我瞧着很适合你,你快披上看看。”这天,二皇子又拿着一件大红色白貂毛的斗篷送到双儿手上。

“你这手怎么这般凉,来人,再去填些炭火。”

双儿披上那件斗篷,满心欢喜,笑盈盈地说:“殿下费心了,哪里就冷死我了?”

二皇子笑着说:“你向来怕冷,暖和些好。许久没看你跳舞了,进来可有进步?”随即命人奏乐,叫双儿跳一曲。

双儿如一只红蝶一般翩翩起舞,身姿轻盈,恍若天仙。

忽然她只觉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子失去重心要摔下去。

这时,二皇子冲过来及时把双儿接住,他轻揽着双儿的腰肢,两人的脸贴的很近,呼吸在这微妙的气氛里渐渐加快,二皇子呆呆地看着双儿,双儿在他的怀里,心几乎要跳出来!

“殿下......”

二皇子缓过神来,轻叹一声,默默走开了。

是她僭越了,是她的爱僭越了。

双儿早就喜欢上了殿下,二皇子的心里又岂能没有双儿。

只是二人身份地位相差甚远,梁王又尚未立储,大皇子体弱,二殿下成为太子的可能极大,可若是他迎娶了一个舞姬,有损皇家颜面,恐会失了太子之位。

权力和爱情,她不能让他为难。

半年后,二皇子出征北韩,这次出征梁王十分看重,两国交战已久却始终僵持不下,边境的百姓民不聊生,梁王希望他此去能与北韩谈判,终止战火。

“久闻二殿下大名,我们韩王听说贵府,有一名绝世舞姬,名叫双儿,不知可否为我们韩王献舞一曲......”

二皇子被使臣这话惊到了,早听说这韩王好色荒淫,没想到竟然打起了双儿的主意。他咬紧牙关,攥紧拳头,说:

“好说好说,贵国在我大梁的驻兵......?”

“只要将此舞姬献给我们韩王,加上金银百两,即刻退兵,你我两国交好,誓不再战!”

江山面前,他们似乎都没得选。

双儿接到旨意后,惊到难以站起,她深知此去大韩如探龙潭虎穴,有去无回。可她毅然披上大红斗篷,坐上了去大韩的马车。

“若我一舞能断杀伐,定天下,救我大梁子民于水火,保殿下无忧......在那苦寒之地企盼又何妨!”

漫天风雪皑皑,那位绝世舞姬如一只红蝶般翩翩起舞,那抹红在这冷冰冰的黑白世界,显得格外刺眼。

这江山,这天下,独独容不下她这一小小女子。

后来啊,那最怕冷之人,死在了那个最冷的冬天......

她的魂魄不散,成了掌管霜雪的女神。

她要在那寒冬腊月,让霜雪降临这冷漠的人间。

后世唤之曰,青女。

 

《妖在人间》活动作品

作者:非某人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