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9

《卿半生目未明,怨做罗刹殉此情》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是那灰鸟!又是那罗刹鸟来啄食人眼了......”

 

江南有一古镇,罗府是镇子里有名的富贵人家,可偏偏这罗府二小姐只中意那穷书生,张生。

那日罗小姐闲来无事在湖畔散步,追着蝴蝶入了一片杂草丛生,僻静无人处。

“碧水青天,雾绕汀兰,独坐湖畔,知音何寻啊.....”

罗小姐听得湖边有人叹息连连,拨开杂草只见一白衣少年手捧书卷,神采清朗,风骨俊秀。罗小姐被眼前这翩翩少年击中了心魄,边道“小女子冒昧,敢问是哪家公子?”边走上前去。那白衣少年一惊,只见这姑娘柳叶弯眉,双瞳剪水,一身素裙,气质非凡,略怔了一怔,方开口说道:“鄙人不敢,在下张生,一届书生罢了。”罗小姐爱慕其才气,张生也心悦罗小姐,二人常常约在此地吟诗作赋,一来二去,暗生情愫。

罗姥爷得知自家女儿爱上了穷书生,自是不悦,但这罗家二小姐自幼宠惯的不得了,谁都劝不动,甚至拿了自己闺中的百两银子拿给张生作进京赶考的路费。张生即将动身那日,罗小姐到湖畔相送。张生紧握着爱人的手,两眼含情,柔声许诺:“小姐对张某的恩情,张某毕生难忘。待我功成名就,必定再返江南,在一个日光和煦的春天,八抬大轿,娶你过门。”罗小姐早是杏眼含泪,呜咽着说:“我等你。”

那年,那一身白衣消失在了春天的和风里, 一去,就是三年。

那罗家小姐独坐湖畔,等得望眼欲穿,却只等来了京城状元郎张生迎娶相府嫡女的消息。三年,她为了他的一个承诺等了一个又一个春天。希望终于在这一个个春天里消耗殆尽,可偏偏这罗小姐是个痴人,她拿上自己全部的银两在夜里偷偷出了江南,雇了车马,她要去京城,她要去见一见她的白衣少年,她要这春天给她一个交代。

这罗小姐真是倒霉到了极致,她刚出了江南不远便招了盗贼,钱财衣物所剩无几,她一路北上,一路风餐露宿,竟然整整走了十年!这十年里她到处讨饭,见到赶路的人就求他带上自已,她还要躲避野狼,那些黑暗里的绿眼睛死死盯着她,想要把这无助的女子屠戮殆尽。罗小姐一路走一路流泪,把泪都哭干了,哭得双眼都流出血来......

等到这罗小姐赶到京城,她双目失明,浑身是伤,满身泥泞,哪里还有富贵人家小姐的样子,简直活脱脱的成了一个乞丐!曾经那个可以无忧无虑地追蝴蝶的罗家二小姐竟然落得如今这般田地!她逢人便问那位娶了相府嫡女的状元郎的府邸在哪里,人们只当她是瞎子乞丐不予理会。直到,一日在街上,他听的人说:“这瞎子乞丐实在可怜,赏她些钱罢。”一女人在旁娇嗔到;“官人真是仁善之人。”二人言语亲昵,罗小姐听得真切,那男子便是她寻了半生的,张生。他一定想不到,他曾经要八抬大轿娶回家的爱人,如今竟变的连他也认不出了......罗小姐听得她的白衣少年如今娇妻在侧,恩恩爱爱,她这个江南的故人,恐怕早就忘却了罢!想到这里,她长叹道:

“那年江南湖畔,你说等你功成名就......我平生最恨期许,却也只为你等一等春天。殊不知这凉薄之人,如何信得?”

后来,她死在了那个春天。

“那日游街见到的瞎子乞丐,我派人好生安置了,人在何处?”

“老爷.....人死了,听说尸身都臭了才被官府丢到了......乱葬岗......”

“混蛋!”

“官人,怎么发这么大的火,那瞎子乞丐是何人啊?”

“啊娘子,我......我不过是看她可怜,死了,便死了罢。”

“官人,果真是仁德良善之人......”

那罗小姐的怨气久久不肯散去,千年后竟化成了通体灰色羽毛,长着白色的勾嘴和爪子,常常变貌美的女子样子吸引那些凉薄之人,在大婚之夜啄食他们的双眼。

世人称之为,罗刹鸟。

 

《妖在人间》活动作品

作者:非某人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