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9

《我是兔儿神》

我叫胡天保,曾经是个人,而现在我是掌管姻缘的神。但我不是月老,他只管传统姻缘。我不一样!我管的,是人与人之间最特别的姻缘:同性姻缘。

要说我是怎么当上这个神的,那就是一个,发生在清朝初期的故事了。

记得那年,我19岁。第一次见到他,就被他吸引了,尤其是他的眼睛,就像黑珍珠进清水一般,干净、清透、没有杂质,但看久了又能从他的眼神里感受到一丝忧伤,很淡,却又挥之不去。我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我只知道,自从那日起,我就再也无法忘记那双眼睛了。

他是一位巡按御史,来我们那任职不久。他每次升堂的时候,我都会在远处静静的看他。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明明知道这样很奇怪,明明知道他是个男的,明明知道我和他没有结果,但我依然控制不住我自己的行为,就想看见他、靠近他、了解他。

不知不觉中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什么了,直到被押上公堂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那么的荒谬。甚至已经给他带来困扰,他在公堂上大声质问我有什么企图,为什么要一直跟着他。我能很清楚的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不安、警惕还有一些愤怒。但那种事我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于是我被用刑了,钻心刺骨的疼痛击穿我的心理防线,最终我在大厅广众之下颤抖的说出了对他的迷恋。我已经不敢再看他的眼睛了,也不敢抬起头看任何人。我只记得当时有人喊着重打五十大板,接着我就被打到失去意识了。

等我醒来时,我发现我已经死了,从小体弱多病的我终究还是扛不住那五十大板,或许对我来说也算解脱,至少不用面对那些知道我秘密的人,包括他。

但实际上想要在阎王殿保持秘密是不可能的,对那些阴神来说死人是没有秘密的,他们把我生前做的事一件件说了出来,当然也包括那件事。我只记得那件事说完后殿内哄堂大笑,还有鬼差建议我下辈子去做兔子,说那样对方就分不清我的性别,就可以为所欲为了,结果又惹得殿内哄堂大笑。

其实我并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当时只觉得胸口五味杂陈,所有的害怕、胆怯、羞耻、恼怒、委屈、不甘,仿佛都被关在了一口火炉中,它们相互牵扯、排斥、融合,最后变成了一种很神奇的感觉,不悲不喜,不卑不亢。

“爱情,应该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具身体对另一具身体的反应。我喜欢一个人,和道德廉耻有什么关系?男人爱上女人,女人爱上男人,人们才可以繁衍,所以才会有男人错过男人,女人错过女人,可这不能代表同性之间没有真爱。狭路相逢,男男女女,谁爱上谁与他人无关,硬要上升到天理不容的地步吗?”

这是我一直想说却又一直不敢说的话,在那一刻我终于有勇气把它们全部喊出来。那一刻我感觉自己轻了很多,胸口的锅消失了,同时周围的笑声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寂静。

我平静的看着阎王殿的主人,我希望他能给我答案。只见他眯着眼睛看着我,我也直勾勾的盯着他。他对我说:“胡天保,19岁,从小到大安分守己,平日少言寡语,只因世俗的眼光,而被活活打死,实则可惜。本以为你会因此事恼羞成怒或是暗自哭泣,没想却激起你的勇气,质疑我整个阎王殿,有趣。正好,要说神明的话,确实没有保佑同性姻缘的。我给你一个机会,许你今日入梦,只要世人有认同你此观点的人,并愿意给你建庙,尊你为神,给你供奉。那么你就可以免入轮回化作他们的保护神,保佑他们。”

我接受了,托梦之前建议我去投兔胎的阴差提醒我想好名号,方便世人供奉。我便想到了用“兔儿”作为我的神号,因为我喜欢他说的为所欲为。

之后我就成功拥有了自己的庙,成为了保佑同性姻缘的兔儿神了。

“所以,这就是你掰弯我弟的理由吗?信不信我再请你吃五十大板呀!”一位拥有黑珍珠进清水般眼睛的帅气女人直勾勾的盯着面带兔脸面具的男人说道。

 

《妖在人间》活动作品

作者:冥狗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