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9

《痴龙》

夕阳缀在天边,正在一点一点的落下,余辉映照的田间小路上,一个老人背着一捆柴,手里牵着刚到腿高的半大的孩子,突然一只小羊从路边窜了出来。

那孩童惊喜的叫到:“爷爷,是只小羊,看,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可真漂亮。”

老人拉住了孩子,不让他上前,那只羊不理睬老人和小孩,自顾自的沿着小路踏着夕阳的余辉,向山上走去,老人和小孩一动未动,只是呆呆的看着小羊从身边走过。

小孩:“爷爷,我怎么觉得这只小羊不开心?”

老人:“它不是羊,是只痴龙?”

小孩:“爷爷,痴龙又是什么?”

老人发出了一声叹息:“一只羊,捋它胡子会吐珠子,吃一颗与天地同寿,吃两颗延年益寿,吃三颗只能充饥罢了。”

小孩眨巴这大眼睛激动的道:“爷爷,那咱们赶紧追,摸了他的胡子,爷爷就能长命百岁了。”

老人欣慰的抬抬眼慈爱的说道:“追不上的,这羊啊,善逃遁,遇到危险时,会收敛气息,变换皮毛颜色使其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甚至直接变成透明,飞天遁地更是不在话下。”

小孩像是想起来什么继续问:“为什么它吐的珠子这么厉害?还有,它到底是羊还是龙啊?”

老人又叹了口气:“因为,他本来是只龙,因为一个女孩,变成了羊,那女孩死后就不愿再变回来了。那珠子是他吞吐天地精华精炼成的,每一万年才能凝炼出一颗的龙丹。”

小孩子有些不解:“威风的龙不做,去当羊?”

老人看了看羊消失的地方:“是啊,有些时候当一只羊比当一条龙要快乐得多。”

老人收回了目光:“走吧,爷爷边走边跟你讲这痴龙的故事。”

苍翠的山林里,一只银白色的小龙摔在一块巨石旁边,尾巴下面流着血,虽然这伤看着吓人,但是并没有伤到那小龙的筋骨,只是些皮外伤,只是那小龙闷闷不乐,眼里噙着泪水,好像受了委屈,水汪汪的大眼睛十分可爱。

这时一只胖乎乎的小肉手摸上了它的小龙角,小龙一怔,慌乱的看向眼前这个小人儿,这小女孩扎着两个朝天的小辫,一身粉色的小衣服把圆鼓鼓的肚皮包的严严实实,一张小脸红扑扑的,大大的眼睛满是亮光的盯着小龙。

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小不点,你也是走丢了吗?婷婷也走丢了呢,咱们别着急,就在这里等,爹娘一定会来找我们的。”

小龙听着小姑娘讲了一会儿,感觉这小姑娘很是有趣,突然一声叫喊传荡在山林里:“婷婷,婷婷,......”

小丫头眼睛一亮,站起小身子,把小龙抓住,放在手心,短粗的小腿迈着小小的步子,奶身奶气的喊着:“爹爹,爹爹,我在这呢!”

刘子愚急的快哭出来了,抓着婷婷打量了一圈:“你这丫头,怎么乱跑呢,爹爹担心死了,你要是不见了,爹爹怎么跟你娘亲交代。”

婷婷垂下头不好意思的说:“婷婷刚才看见一只小羊,婷婷想要,婷婷就去追了,对不起爹爹,婷婷下次不会了。”

刘子愚:“好了好了,咱们赶紧回家吧。”说着就要去抓婷婷的小手。

刘子愚:“婷婷啊,你这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啊?”

婷婷:“是婷婷捡的,它也走丢了,爹爹咱们带他回家吧。”

刘子愚仔细看了看,发现有一点血迹,这怕是受伤了,回家带给婷婷妈妈看看吧,然后从婷婷手里接过小龙,将后背的背篓取下,将小龙放了进去:“行,带回家,让你娘给他治治伤。”

婷婷开心的笑了,牵着爹爹的手,蹦蹦跳跳的往家走。

这是一家干净简朴的小院,离这里的其他人的房子有一段距离,应该是不想被打扰。

刘子愚放下背篓取出小龙走进屋内:“哲敏,你看看这东西,然后把小龙递到眼前,我看着不像蛇,有角,倒像是龙,它好像是受伤了。”

小龙的眼里是个极美的女子,一身紫色的罗衫,五官很是精致,眼睛很是妩媚,神色却是冰冷,小龙想不通这样美丽的女子怎么会嫁给这么个粗汉。

蓝哲敏仔细看了看:“嗯,确实是条龙,还是条白龙,只不过受了些皮外伤而已。”

蓝哲敏转身走到梳妆台,在抽屉里拿出一个药瓶,倒出一颗蓝色的药丸,小龙只觉得有一股强大的生机扑面而来,然后蓝哲敏将药丸送到小龙嘴里,小龙感到浑身一股暖意在流动,片刻后他的伤就全好了,它在刘子愚手上站起来动了动爪子。

小龙想着:“这人居然还是个修士,从这丹药来看,身份一定不普通,看起来也有一定的修为了。”

婷婷焦急的问着:“娘亲,小龙好了吗?”

刘子愚安慰道:“好了好了,你看小龙都能站起来了。”

婷婷很高兴地说道:“娘亲,小龙今天能和我一起睡吗?”

蓝哲敏微微点了点头,却是没再多看婷婷一眼。

随后刘子愚便把婷婷领回了房间给她铺好床,安顿好后便离开了,夜里婷婷跟小龙抱怨道:“小龙,小龙,你说娘亲为什么不喜欢我呢?”

小龙只是用脑袋蹭着她的脸,不一会儿,小婷婷就睡着了。

夜里,小龙悄悄离开了房门到了蓝哲敏的房间,吐出来两颗龙丹,这两颗是他仅有的了,还有一颗没成型不能吐出来,然后消失了。

蓝哲敏看着这两颗龙丹,又看了看小龙离开的方向,他拿起一颗龙丹朝着婷婷的房间一弹,然后又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婷婷起来发现床边的小龙不见了,急的大叫:“爹爹,爹爹,小龙不见了,小龙不见了。”

刘子愚四下里找了找,也没发现于是安慰她:“昨天夜里,小龙的妈妈来找小龙了,当时婷婷在睡觉,就没有吵醒婷婷,龙妈妈还说要谢谢婷婷呢。”

婷婷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真的?”

“咩”的一声,打破了父女二人的对话,婷婷赶紧往外跑,只见自家院门口有只小羊,婷婷开心的跑过去。

“爹爹,爹爹,是只小羊,是龙妈妈送我的礼物吗?”婷婷高兴地喊着。

刘子愚看着小羊,这小羊很是健壮,留着长长的胡子,眼睛不是棕色而是宝蓝色,一双羊角笔直光滑,看样子可能是小龙留下的,私下去村里问问,如果是别人家的就买下来,如果不是就留下了给婷婷吧。

刘子愚:“是啊,婷婷以后要好好照顾小羊。”

婷婷很高兴,从那以后她便多了一个伙伴,晚上可以让小羊睡在自己旁边的地板上,自己一睁眼就可以看见它,可以摸着小羊的胡子睡觉,白天可以和小羊一起上山玩耍,可以爬到羊背上,摸着小羊的胡子看小羊吐出彩色的球球,娘亲说这是小羊独有的本领。

虽然娘亲还是很少和自己说话,但娘亲会给婷婷做新衣服了,虽然娘亲还是很嫌弃爹爹做的饭,但不会倒掉了。她觉得一切都越来越好,她越来越快乐。

小龙也觉得这些年很好,它每天看着这个小女孩成长,看着她出落的越发亭亭玉立,她是那么天真可爱,自己每天陪着她都感觉很幸福,虽然他发现女孩的母亲对女孩十分冷淡,虽然女孩的母亲对女孩的父亲十分挑剔,但那个老实男人还是每天努力着,努力着照顾好小女孩,努力地照顾好他的妻子,哪怕他的妻子与他分房而睡,整日里对他冷言冷语。

当然,这十几年,小龙也有大意的时候,比如有一次小女孩摔伤了,哇哇大哭,女孩的父亲不在家,女孩的母亲也不管,小龙只好用法术变出彩色的珠子,小女孩一捋羊胡子,就会吐出彩色珠子,然而这一幕被蓝哲敏看到了眼里,她什么也没说,小龙却感觉像被人看透了一样。

小龙仔细看过,自己当年给的龙珠,小女孩吞食了一个,剩下的应该是在女孩娘亲哪里,小龙觉得,女孩的父亲是个凡人,应该更需要这颗龙珠,尤其是这几年,女孩的父亲明显变老,女孩的娘亲可能也是觉得女孩的父亲是个凡人所以嫌弃他,他想帮帮这个凡人,于是它决定闭关打坐几天然后加快那颗龙珠的凝练,就这样他想短暂的离开了这个家。

女孩的母亲似乎早有预料,知道小龙又走了,她直接跟女孩说:“小羊要出去玩几天,过几天就回来了。”娘亲很少开口,女孩对娘亲的话深信不疑。

半个月后,天空一阵黄云,简朴的小院上方出现了两道身影,他们人身蛇尾,刚一出现就大喊:“大胆蓝哲敏,竟敢与巫妖诞下孽障,快快交出那个孽障受死。”

蓝哲敏将婷婷的房门下了一道禁制,然后显出蛇尾:“我夫君已经战死,我也废除半数仙力,你们为何还如此纠缠?”

那二人仍旧不饶:“肃清巫妖余孽是我等任务,你身为女娲一族,竟不知廉耻与巫妖勾结,废除你半数仙力已是开恩,如今你竟敢诞下孽子,今日我二人定不饶你。”说着云上的二人便各自扯出一根鞭子,上面带着丝丝电芒,两道鞭子抽来,蓝哲敏甩尾阻挡,在鞭子要抽中的一刹那,一道鞭子猛地转向,甩向了小婷婷的房间,蓝哲敏大喊着“不要”。

在鞭子抽中房门的一刹那,刘子愚的身体出现在鞭子前面,顿时,刘子愚的整个身体便化成了飞灰,那鞭子也收了势,只是打开了房门,云上的二人面面相觑。

小龙刚才就感觉到了,只是他在凝练的最后一步,稍微有些耽搁,然后便看见了刚才那一幕。

女孩跑出房门,看了看四周,看着倒在地上的娘亲,蓝哲敏擦了擦嘴角的血,对着面前的女孩含着泪说笑着说:“婷婷,娘亲,娘亲没有不喜欢你,娘亲只是,只是看着你就会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情,就会想到娘亲和你爹恩爱非常,就会想到娘亲的师傅很厉害,自己能成为师傅的弟子不知有多少人羡慕,后来与你父亲相爱,娘亲被族人抛弃,多亏有师傅才能保住性命,后来你爹上了战场再也没有回来,娘亲流落到这个村子,遇到了你现在这个爹爹,他很笨,不聪明,还很丑”说到这蓝哲敏笑了笑。

接着又道:“可他一点也不怕我,在离村子很远的地方盖了这间房子,对你也是极好,可是娘亲怕了,怕再一次失去,娘亲不敢回应他,可是,娘亲的心不是石头做的,娘亲,”她抽泣着:“娘亲,娘亲刚刚决定接受他了,可是,娘亲又失去了,婷婷啊,娘亲,娘亲......”

她哽咽着,脸上都是泪水却惨笑着然后看向空中的小龙:“你那,可否有第三颗龙珠?”

小龙取出刚才凝练好的那颗落到地面送了过去。

蓝哲敏接过后,在怀里又拿出一个:“婷婷,我本想着,咱们一家人一起长命百岁,可现在,我不想了,也不能了。”

说完她将两颗龙珠都打入婷婷体内,小龙一惊,蓝哲敏接着说:“我不要你与天同寿了,也不要你长命百岁了,我只要你短暂的时光,快乐的活着,要你一世无忧。”

蓝哲敏看向小龙:“替我护好她。”然后蓝哲敏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匕首,在脖子上轻轻划过。“婷婷,娘亲这一生得到又失去,娘亲宁可从来不曾拥有过,得到又失去的人生,太苦了。”

婷婷发了疯的大叫着:“娘亲,娘亲!”

小龙转身落泪,他不忍心看小婷婷,看着天上的两个女娲族后人,他觉得自己能够带婷婷离开。

婷婷抱着娘亲的尸体,痛苦不已,一瞬间,这个小女孩好像长大了,他捡起娘亲手中的匕首干净利索地在自己的脖子上划了一刀粲然笑道:“娘亲啊,无爱才能无忧,女儿这辈子注定好不了了,下辈子,您再努努力让我无忧吧。”

小龙呆呆的回头,然后大笑,随之又大哭,一时间不知是大哭还是大笑,然后他变成了一头小羊,跑向了天边。

讲完后老人长叹一声:“这世间不如意十之八九,好花好事更是不常在,越是长生,失去的就越多。学不会忘记,就只能痴掉,疯掉,死掉。”

小孩觉得听不懂,只是茫然的点了点头,然后眼睛一亮:“爷爷,是蝴蝶。”然后笑着跑开了,小路上又回荡起了笑声。

 

《妖在人间》活动作品

作者:蔚十二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