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23

葛陂君

水神,费长房曾将竹杖投入葛陂湖中,后化为龙。东海君曾侮辱葛陂君的夫人,被费长房关押三年,致使东海大旱,后到了东海,那里的人请雨,才命葛陂君放了他,就下了大雨。

汝南曾有妖穿着太守服,是一大如车轮的老鳖,颈长一丈,费长房治他穿太守服的罪,让他拿着一札,用来告知葛陂君。妖拿着札到了葛陂,用颈绕住札死了。


《列异传》

费长房能使神,后东海君见葛陂君,淫其夫人;于是长房敕系三年,而东海大旱。长房至东海,见其请雨;乃敕葛陂君出之,即大雨。御览八百八十二广记三百九十三

《列异传》

汝南有妖,常作太守服,诣府门椎鼓,郡患之。及费长房知是魅,乃呵之。即解衣冠叩头,乞自改变为老鳖;大如车轮。长房复就太守服作一札,敕葛陂君;叩头流涕持札去。视之,以札立陂边,以颈绕之而死。广记四百六十八

《后汉书》

长房辞归,翁与一竹杖,曰:「骑此任所之,则自至矣。既至,可以杖投葛陂中也。」又为作一符,曰:「以此主地上鬼神。」长房乘杖,须臾来归,自谓去家适经旬日,而已十馀年矣。」即以杖投陂,顾视则龙也。家人谓其久死,不信之。长房曰:「往日所葬,但竹杖耳。」乃发冢剖棺,杖犹存焉。遂能医疗众病,鞭笞百鬼,及驱使社公。或在它坐,独自恚怒,人问其故,曰:「吾责鬼魅之犯法者耳。」

汝南岁岁常有魅,伪作太守章服、诣府门椎鼓者,郡中患之。时魅适来,而逢长房谒府君,惶惧不得退,便前解衣冠,叩头乞活。长房呵之云:「便于中庭正汝故形!」即成老鳖,大如车轮,颈长一丈。长房复令就太守服罪,付其一札,以敕葛陂君。魅叩头流涕,持札植于陂边,以颈绕之而死。

后东海君来见葛陂君,因淫其夫人,于是长房劾系之三年,而东海大旱。长房至海上,见其人请雨,乃谓之曰:「东海君有罪,吾前系于葛陂,今方出之,使作雨也。」于是雨立注。

长房曾与人共行,见一书生黄巾被裘,无鞍骑马,下而叩头,长房曰:「还它马,赦汝死罪。」人问其故,长房曰:「此狸也,盗社公马耳。」又尝坐客,而使至宛市鲊,须臾还,乃饭。或一日之间,人见其在千里之外者数处焉。

后失其符,为众鬼所杀。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