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05

庐山君

顾邵在豫章做太守,兴办学校,禁淫祀,大行风化,毁庙,到了庐山庙,一郡的人都劝他,但是不听。晚上有排大门的声音,忽然有一人开门进来,像方相,自称是庐山君,顾邵独自应对他,邀请上床,鬼坐上座,顾邵喜爱《左传》,鬼就和顾邵谈《春秋》,整夜不能互相说服。顾邵感叹它的言辞精妙,说:“左传写晋景公梦到大厉,古今同样有这东西吗?”鬼笑曰:“现在有大,但没有厉。”灯烧尽了,顾邵用烧了《左传》代替,鬼要走了,顾邵要留下他。鬼本来想要侵犯顾邵,但顾邵神气湛然,没有成功,鬼反而和逊,恳切乞求恢复庙,但顾邵笑而不语,鬼发怒离开,对顾邵说:“今晚不能报复你,但三年内,你必然会衰落,到那时再来报仇。”顾邵说:“什么事那么忙,且留下来一起谈。”鬼消失不见,看门阁还是闭着的。到了说的时间,顾邵果然病了,总是梦到这鬼打它,劝他恢复庐山庙。顾邵说:“邪岂胜正?”始终不听,最后死了。


《太平广记》

 顾邵为豫章,崇学校,禁淫祀,风化大行,历毁诸庙。至庐山庙,一郡悉谏,不从。夜忽闻有排大门声,怪之,忽有一人,开阁迳前,状若方相,自说是庐君。邵独对之,要进上床。鬼即入坐。邵善《左传》,鬼遂与邵谈《春秋》,弥夜不能相屈。邵叹其积辨。谓曰:传载晋景公所梦大厉者,古今同有是物也?鬼笑曰:今大则有之,厉则不然。灯火尽,邵不命取,乃随烧《左传》以续之。鬼频请退,邵则留之。鬼本欲凌邵,邵神气湛然,不可得乘。鬼反和逊,求复庙,言旨恳至。邵笑而不答,鬼发怒而退。顾谓邵曰:今夕不能仇君,三年之内,君必衰矣。当因此时相报。邵曰:何事匆匆,且复留谈论。鬼乃隐而不见。视门阁,悉闭如故。如期,邵果笃疾,恒梦见此鬼击之,并劝邵复庙。邵曰:邪岂胜正?终不听。后遂卒。(出《志怪》)

《殷芸小说》

顾邵为豫章,崇学校,禁淫祀,风化大行。历毁诸庙,至庐山庙,一郡悉谏,不从。夜,忽闻有排大门声,怪之。忽有一人开阁径前,状若方相,自说是庐山君。邵独对之,要进上床,鬼即入坐。邵善《左传》,鬼遂与邵谈《春秋》,弥夜不能相屈。邵叹其精辩,谓曰:「《传》载晋景公所梦大厉者,古今同有是物也。」鬼笑曰:「今大则有之,厉则不然。」灯火尽,邵不命取,乃随烧《左传》以续之。鬼频请退,邵辄留之。鬼本欲凌邵,邵神气湛然,不可得乘。鬼反和逊,求复庙,言旨恳至。邵笑而不答。鬼发怒而退,顾谓邵曰:「今夕不能仇君,三年之内,君必衰矣,当因此时相报。」邵曰:「何事匆匆,且复留谈论。」鬼乃隐而不见,视门阁悉闭如故。如期,邵果笃疾,恒梦见此鬼来击之。并劝邵复庙。邵曰:「邪岂胜正?」终不听。后遂卒。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