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03

玉卮娘子

传说西王母第三女,

天宝年间,有崔书生,住在东周逻谷口,喜欢种花、竹,出门时就采花移植。暮春时,书生每天清晨一定会盥洗欣赏,忽然看见一女郎从西边乘着马东行,穿青衣的老少数人跟在后面。女郎很有姿色,乘着的马也俊美,书生没来得及细看,女郎已经过去了。第二天又从这里经过,书生在花丛下摆上酒宴,对着马头说:“我喜欢花木,这园子都是我种的,现在美不胜收,看见女郎频频从这里路过,想是仆从们都累了,可以在这里喝酒休息。”女郎没有理便过去了,后面的青衣说:“有了饭菜,怎愁她不来呢。”女郎看过来斥责道:“怎么轻易与人说话!”说完就走了。

崔生第二天又到山下摆酒。等女郎来,崔生便驾着马跟着。到了别墅前,又下马拜请,过了很久,一老青衣对女郎说:“车马已经疲惫了,稍微歇歇不大碍。”便牵着女郎的马到堂下,老青衣对崔生说:“君既然还未婚,我来为你们做媒,可以不》”崔生大惊,拜了又拜。老青衣说:“事已经定了,十五天后是大吉日,你在那时,准备好婚礼所需的东西,在这里备好酒宴,小娘子的阿姐在逻谷中,有点疾病,所以小娘子每天都会去看望。我回去禀报,到时候都来这里。”于是赶忙走了,崔生准备好物品。到期,女郎及姐姐都来了,姐姐也仪质美丽。女郎便与崔生成亲。

崔生之母在旧居,不知道崔生纳室,母见了女郎,女郎待崔母很恭敬。过了月余,有一人给女郎送食物,很香。后来崔生发觉母亲慈颜衰退,便私下询问,母说:“我只有你一子,希望你能永寿,现在你娶的新妇,妖美无双,我在书中从没见过这样的,一定是狐媚,会伤害于你,让我很忧心。”崔生入室见女郎,女郎涕泪交下,说:“本想长相厮守,尊夫人却当我是狐媚,明日我便离开,只相爱今宵吧。”崔生掩泪不能说话。

第二天,女郎的车骑到,女郎乘马,崔生跟着送行,进入逻谷三十余里,山间有河川,川中有奇异果实,房屋像王室一样奢侈。有青衣百来人迎接拜见女郎,将女郎簇拥着带入,留崔生在门外,一会儿,一青衣来传女郎姐之言,又将崔生召了进去,责备崔生,崔生只是拜着受责。后在这里吃饭,女郎将白玉合子给崔生,崔生也留下物品饯别。各呜咽地分开了。

有胡僧来崔家求食,崔生出来,胡僧说:“你有至宝,请让我看看。”崔生说:“我是穷人,能有什么?”僧说:“先生不是有异人的馈赠,贫道望气就知道了。”崔生把玉合子拿给他,僧拜请:“请以百万卖给我。”等离开,崔生问:“女郎是谁?”说:“你纳的妻子是王母的第三女,玉卮娘子,在仙都负有每名,何况人间,可惜你不能娶她长久,倘若住上一年,全家都可成仙。”崔生到死都叹怨不已。

(下载纪妖app查看更多内容)


《玄怪录》

開元天寶中,有崔書生者,於東周邏谷口居,好植花竹,乃於戶外別蒔名花,春暮之時,英蕊芬郁,遠聞百步。書生每晨必盥漱獨看。忽見一女郎自西乘馬東行,青衣老少數人隨後。女郎有殊色,所乘馬駿。崔生未及細視,而女郎已過矣。明日又過,崔生於花下先致酒茗樽杓,鋪陳茵席,乃迎馬首曰:「某以性好花木,此園無非手植。今香茂似堪流盼。伏見女郎頻自過此,計僕馭當疲,敢具簞醪,希垂憩息。」女郎不顧而過。其後青衣曰:「但具酒饌,何憂不至。」女郎顧叱曰:「何故輕與人言!」言訖遂去。

崔生明日又於山下別致醪酒,俟俟女郎至,崔生乃鞭馬隨之,到別墅之前,又下馬拜請。良久,一老青衣謂女郎曰:「車馬甚疲,暫歇無傷。」因自控女郎馬至堂寢下,老青衣謂崔生曰:「君既未婚,予為媒妁可乎?」崔生大悅,再拜跪,請不相忘。老青衣曰:「事即必定,後十五日大吉辰,君於此時,但具婚禮所要,並於此備酒饌。小娘子阿姊在邏谷中,有微疾,故小娘子日往看省。某去,便當咨啟,至期則皆至此矣。」於是促行。崔生在後,即依言營備吉日所要。至期,女郎及姊皆到。其姊亦儀質極麗。遂以女郎歸於崔生。

崔生母在舊居,殊不知崔生納室。崔生以不告而娶,但啟聘媵。母見女郎,女郎悉歸之禮甚具。經月餘日,忽有一人送食於女郎,甘香特異。後崔生覺母慈顏衰瘁,因伏問幾下,母曰:「吾有汝一子,冀得永壽。今汝所納新婦,妖美無雙。吾於士塑圖書之中,未嘗識此,必恐是狐媚之輩,傷害於汝,遂致吾憂。」崔生入室見女郎,女郎涕淚交下,曰:「本待箕帚,便望終天,不知尊夫人待以狐媚輩,明晨即便請行,相愛今宵耳。」崔生掩淚不能言。

明日,女郎車騎至,女郎乘馬,崔生從送之,入邏谷三十餘里,山間有川,川中異香珍果,不可勝紀。館於屋室,侈於王者。青衣百許,迎拜女郎曰:「小娘子,無行崔生,何必將來!」於是捧入,留崔生於門外。未幾,一青衣傳女郎姊言曰:「崔生遺行,使太夫人疑阻,事宜便絕,不合相見。然小妹曾奉周旋,亦當奉屈。」俄而召崔生入,責誚再三,辭辯清婉,崔生但拜伏受譴而已。遂坐於中寢對食,食訖,命酒,召女樂洽飲,鏗鏘萬變。樂闕,其姊謂女郎曰:「須令崔郎卻回,汝有何物贈送?」女郎遂出白玉合子遺崔生,崔生亦自留別。於是各嗚咽而出。行至邏谷,回望千巖萬壑,無徑路,自慟哭歸家。常見玉合子,郁郁不樂。

忽有胡僧扣門求食,崔生出見,胡僧曰:「君有至寶,乞相示也。」崔生曰:「某貧士,何有見請?」僧曰:「君豈不有異人奉贈,貧道望氣知之。」崔生因出合子示胡僧,僧起拜請曰:「請以百萬市之。」遂將去。崔生問僧曰:「女郎是誰?」曰:「君所納妻,王母第三個女,玉卮娘子也。姊亦負美名在仙都,況復人間。所惜君娶之不得久遠。倘住一年,君舉家必仙矣。」崔生嘆怨迨卒。

你可能还喜欢 ···

4 个回复

  1. 雨落水涨说道:

    名字好听

  2. 杨枝甘露说道:

    什么妈宝男😅

  3. paul说道:

    这啥网站,有点意思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