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7

影娘

前世为一女子,与一书生交好,缘未尽便死了,化作镜中影娘与书生的后世再续前缘。

青莲山有一大片湖水很清澈,曾经有人登山在水上休息,捡到一只玉钗,忽然水中看到有一美丽女子出现在肩后,好像靠着的样子,惊觉回头却什么都没有。回家看到她在镜子中,这人拿出钗问是不是她的,女子微笑摇头,这人很疑惑,后空中有声音说:“每天烧沉香,供上玉钗,我就在镜中出现”家人觉得镜子是妖,把镜摔碎,此人惊愕失声:“伤我丽人”看其他的镜子看,“幸好没有事”家人更怪了,把镜子都藏起来,士人很沉闷。

后遇见道士,说是影娘是他前世爱慕的人,现在将玉钗交给他,道士给他玉瓶,在青莲山使用,影娘从瓶中出现。

《耳食录》

青莲山秀削如花,清泉出其阴,淳而为沼,滃然澄沏。昔有士人春日陟山,倦憩水上,拾得一玉钗,把弄冥想。忽水中见丽女子影出其肩后,若相偎倚。惊而反顾,无有也。俄而微风皱波,滉漾久之,影遂失,叹诧而归。
试一览镜,则女在镜中,倩辅流睐,士人悦之。出钗问之,曰;「此卿所贻耶?」女摇首微笑,徘徊却去,环佩珊珊作声。士人大惑,入以游语,女面颊发赤,敛然遂隐。士人急索视镜背,垂首怅惘。闻空中吃吃笑,微语曰:「左矣!」其声如箫管从风,微婉清妙,莫知其所自发也。
士人彷徨四顾,神志散乱。又闻空中语曰:「苟无相谑,当见镜中,日一度。第焚沈水香,供钗其上,妾即至矣。」如教,果至,即相对琐琐语他事。朱唇微动,则声出镜中,词旨殊妙。其初一两时许便去。久之,语渐狎,女亦稍稍见答,迁延镜中不忍去。
家人异其状,疑镜为妖,夺镜摔之地,镜裂,士人惊惋失声,曰:「伤我丽人!」亟取他镜注视,乃色喜曰:「幸无恙!」家人愈异甚,尽藏其镜,不使复得窥。士人忧闷,嗒焉如丧魂魄。
偶于案上得芍药一枝,不知所从来,闻耳畔语曰:「君颇识此花名否?请西如圃中池上,与君别矣!」士人凄然,趋诣之,见女在水中,揽悌而歌曰:
涓涓流泉,潋滟清池。
灼彼镜光,影合形违。
斯影斯幻,复能几时?
春风告行,赠子将离。
子不我思,思我其谁?
子即我思,我胡能为。
悠悠天地,两心知之。
水流西东,永以为期!
遂不复见。
士人由是卧疾,废饮食,治以巫医,弗效也。有道士款关求见,自言知隐疾。家人见之,道士问士人:「玉钗安在?」士人瞿然曰:「公焉知此?」道士微笑,袖中取绛丹一粒,令吞之,病良已。
道士谓曰:「君前身为诸生,过邻家,值其女影娘坠钗帘下。瞰其无人,径拾之不还,由是相慕悦。女死,念钗坠人间,业缘未了,求得之,转以贻君。而格于形迹,弗能合,又惧为君害,故去之。行而丐我,我怜其情挚,故来。」因出一小瓶授之,曰:「当以某日如青莲山,见梅花树上有翠鸟千百飞翔,乃捧瓶西向,立呼『来来来』者三。当有所遇。」遂辞去。
至期,士人如言往呼,乃见紫烟一缕入瓶中。闻瓶中语曰:「来矣!」即怀瓶趋归,置室中。顷刻,瓶大数抱,中辟一户,有丽人姗姗而出,即昔之水中镜中人也。道士旋来抚瓶曰:「几坏我器。」瓶即小如初,纳袖中,倏然已杳。女谓士人曰:「道士盖申元之也。」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