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4

草衣翁

《子不语》

湖州菱湖镇王静岩,家饶于财,房室高敞。有九思堂,广可五六亩,宴客日暮,必闻厅柱下有声,如敲竹片。静岩恶之,对柱祝曰:「汝鬼耶,则三响。」乃应四声。曰:「若仙耶,则四响。」乃应五声。曰:「若妖耶,则五响。」乃乱应无数。有道士某来设坛,用雷签插入柱下。忽家中婢头坟起,痛不可忍。道士撤签,婢痛止。间一日,婢忽狂呼,如伤寒发狂者。召医视之,按脉未毕,举足踢医,伤面血流。男子有力者四五人抱持不能禁。王之女初笄,闻婢病,来视之。初入门,大惊仆地,曰:「非婢也。其面方如墙,白色,无眼、鼻、口、耳;吐舌,赤如丹砂,长三四尺,向人噏张。」女惊不已,遂亡。女死而婢愈。
王百计驱妖,有请乩仙者来,言「仙人草衣翁甚灵,可以镇邪」。王如其言,设香案置盘。乩笔砉然有声,穿窗而出,于窗纸上大书曰:「何苦何苦,土地受过。」主人问乩,乩言:「草衣翁因地邪未去,遽请仙驾将当方土地神发城隍笞二十矣。」自后此妖寂然。
草衣翁与人酬酢甚和,所言多验。或请姓名,曰:「我千年仙鹤也,偶乘白云过鄱阳湖,见大黑鱼吞人。予怒而啄之,鱼伤脑死。所吞人以姓名假我,以状貌付我,我今姓陈,名芝田,草衣者,吾别字也。」或请见之,曰:「可。」请期,曰:「在某夜月明时。」至期,见一道士立空中,面白微须,冠角巾,披晋唐服饰,良久,如烟散也。

王静听说仙人草衣翁很灵,笔就在窗上写下字,意思是将当地土地打了,此后妖怪就不再有动静了,草衣翁和人交谈很和谐,有人问他姓名,说:“我是千年仙鹤,路过鄱阳湖看见大黑鱼吞人,我怒了去啄它,鱼死了,吞下的人借给我姓名,给了我外貌,我现在姓陈叫芝田,草衣是我的别字。”有人想看他的相貌,在月夜中见一道士站在空中,稍有胡须,白脸,戴着角巾,穿着晋唐的服饰,过了一会儿,像烟飘散了。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