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08

青桐怪

临湍西北有寺庙,僧人智通常拿着法华经入禅,喜欢在没人去的静处打坐,过了几年,夜里有人绕着寺院呼唤他,到早上才安静,过了三晚,声音透过户门,智通不耐烦回答:“你叫我什么事,可以出来说。”有个东西长六尺,黑衣青面,瞪着眼,巨嘴,看见僧人开始也合手,智通看了很久,说“你冷吗,靠着那边的火吧”物就坐下,智通念经,到了五更,物烤火晕了,闭上眼张开嘴,靠着炉子睡了,智通看见,就将火灰放入它口中,物大叫起来跑,像有碰到门槛的声音,智通等天亮看那里,有一片木皮,登山寻找,走了数里,看见大青桐,树梢已经变青了,下面的缺口像是新的,僧用木皮放上去,吻合,树腰有被砍出来的缺口深六寸,大概是鬼的嘴,火灰都在里面,火还星星点点地烧着,智通烧了树,怪就消失了。


《酉阳杂俎》

临濑<一作湍>西北有寺,寺僧智通,常持《法华经》入禅。每晏坐,必求寒林静境,殆非人所至。经数年,忽夜有人环其院呼智通,至晓声方息。历三夜,声侵户,智通不耐,应曰:「汝呼我何事?可人来言也。」有物长六尺馀,皂衣青面,张目巨吻,见僧初亦合手。智通熟视良久,谓曰:「尔寒乎?就是向火。」物亦就坐,智通但念经。至五更,物为火所醉,因闭目开口,据炉而鼾。智通睹之,乃以香匙举灰火置其口中。物大呼起走,至阃若蹶声。其寺背山,智通及明视蹶处,得木皮一片。登山寻之,数里,见大青桐,树稍已童矣,其下凹根若新缺然。僧以木皮附之,合无踪隙。其半有薪者创成一蹬,深六寸馀,盖魅之口,灰火满其中,火犹荧荧。智通以焚之,其怪自绝。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