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6

红袖女

以前的方伯叫台公,避讳布字,罢官回家,晚上上厕所在墙上挂了灯笼,一会儿窗外窸窸窣窣有动静,看见一红袖从户门下出来,有一尺多长,慢慢靠近墙壁,把灯的火光遮盖了,骂它,迅速缩回去,然后又出来,过了四次,台公心里害怕,拿起灯照却什么都没看见,告诉夫人,夫人大胆,带着婢女拿着灯去看,到门边,婢女不敢进,夫人唾了一口埋怨说:“你命真是尊贵,怕吓死吗?”夺来灯进去照,感觉有人藏在屋角,靠近看是一红衣女子,脸有一尺,像粉一样白,掀起唇皱眉,像僵尸一样站着,夫人骂:“你鬼吗?现形想做什么?”用手打她很快就不见了,台公来,扶夫人回去,在灯下看夫人面无血色,没多久台公病死,又过了两日,夫人暴死。


《夜谭随录》

故方伯合公諱布,罷官居家。夜起如廁,挂燭籠於壁。少間聞窗外窸窣有聲,忽見一紅袖出戶下,廣尺餘,徐徐就壁,掩燭無光。叱之,亟縮去。既而又來,叱之複去。凡數四,台心悸,急起燭之,無所見。告諸夫人,夫人素有膽,乃率婢秉燭往視。甫及門,婢恐怖不敢入,夫人唾而詬之曰:「汝命獨尊貴,怕嚇死耶!」奪燭入照,覺有人隱身屋角。逼視之,則一紅衣女子也。面然近尺,白如粉,掀唇蹙額,尸立如殭。夫人厲聲曰:「汝鬼耶?現形欲何為?」以手批之,倏不見。台踵至,扶夫人歸寢,燈下視夫人,面無人色。未幾台病卒,越兩日,夫人暴亡。
蘭岩曰:方伯顯宦,鬼物何敢相近?或亦有冤抑鬱?現形不避,亦方伯夫婦數當盡耳。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