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7

青竹髑髅

青竹髑髅插图

陇西的李僖伯,元和时温县当官。对我说,元和初年,借住在上都兴道里,早晨去崇仁里造访一同待选的人,忽然在兴道东门北下曲,在马前看见一个矮小女人,穿着孝服大概三尺高,说话声音,象个大妇人。说:“千忍万忍,终是要来一次决斗,我不会放过他。弹了几下手指,说,大奇大奇。僖伯感到很奇怪,也不敢问。日暮时,到了大道上,车马喧哗,过路人对女子感到奇怪,不知是什么原因。这样两日,人多起来,只在崇仁北街。过了不久,僖伯从省门东出到景风门,看见大道上,喧闹的人已经很多很多,像东西角的戏场,众人围着她,中间有无数的小孩围着坐。女人上前,布包着头,话语支离破碎,小孩们一齐笑她。想靠近她时她就抓过来,小孩又退后。象这样到了中午,观众更多,女人才坐下。一小孩突然上前,揪下闷头布。只见一个三尺长的小青竹,挂着一个破骷髅。


《乾鐉子》

陇西李僖伯,元和九年任温县。常为予说,元和初,调选时,上都兴道里假居。早往崇仁里访同选人,忽於兴道东门北下曲,马前见一短女人,服孝衣,约三尺已来,言语声音,若大妇人,咄咄似有所尤。即云:“千忍万忍,终须决一场。我终不放伊!”弹指数下云:“大奇大奇。”僖伯鼓动后出,心思异之,亦不敢问。日旰,及广衢,车马已闹,此妇女为行路所怪,不知其由。如此两日,稍稍人多,只在崇仁北街。居无何,僖伯自省门东出,及景风门,见广衢中,人闹已万万,如东西隅之戏场。大围之。其间无数小儿环坐,短女人往(“往”原作“准”,据明抄本改。)前,布幂其首,言词转无次第,群小儿大共嗤笑。有人欲近之,则来拿攫,小儿又退。如是日中,看者转众。短女人方坐,有一小儿突前,牵其幂首布,遂落。见三尺小青竹,挂一髑髅髐然。金吾以其事上闻。(出太平广记343卷)

你可能还喜欢 ···

2 个回复

  1. 须佐之蓝说道:

    莫名的有点可爱

  2. 冒冒说道:

    哇!这个有点像以前我在哪看过的衣下骷髅。露出的部分跟人一样,扒下衣服发现剩下的都是骷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