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13

渭水沉石


公众号:纪妖

作者:豖韦
授权纪妖唯一官方网站cbaigui.com发布

楔子

天色渐暗,树林中有两道影子飞快地穿梭。

 “叫你不要多管闲事你偏不听,这些人类最是贪的,被抓到了,你我不知道会是如何下场!”

 飞奔的是两个总角小童,一男一女,生得粉雕玉琢,精致极了。

可惜现在满脸泥泞。

女童听到男童的谴责,撅起嘴巴回道:“也总有好人的嘛,再说那妖怪本来就不是善类,我只是想趁这个机会除掉她,也好让亡者有几分体面……”

“轰隆——”

一声闷雷盖过了女童的声音,利刃破空而至,慌乱只见二人竟化作两只毛色光亮的野鸡,为了躲避利刃二人散开了。

美人千霜

渭水河畔,陈仓郡春雨不至,大旱。

尤其陈仓郡内怪事频发。

到了年末,陈仓郊外饿殍遍野。百姓哀号,州官不闻。

不少人饿到活不下去时甚至将刚死去的亲人又重新挖出来……

这种事情多了,自然就怪事连连。比如——早上才刚入土的人晚上挖出来就没了脑髓。一时间百姓惶惶。

郡守居高位,享灾粮,秦月楼里度春宵,自然不知辖内怪事。

这位刘郡守现下最关心的事莫过于他看上眼的美人,为什么会藏着一个七八岁大的男童。

气急之下,竟下令开坛祭祀,为陈仓祈雨,而那个美人成了祭典上的祭品。

百姓听闻郡守终于“献祭美人,平息神怒,为陈仓祈雨”,久灾之下无人可怜美人境遇,人人只盼用这条人命能换来陈仓日后安宁。

秦月楼内,依旧丝竹歌舞不断。

“陈宝!你的千霜姐姐呢?”来人声音尖细,满是幸灾乐祸,未见其人先闻其香。这女人挑开帘子,就见一个七八岁的男孩满身污泥地站在屋子里。

她连忙掩住口鼻,嫌弃道:“没想到千霜姑娘如此不知讲究,捡了你这么个邋遢货。”话落似乎又想起什么瞬间眉开眼笑,“不过也罢,等千霜祭了天,这秦月楼你也呆不下去了,总算能让我这地儿干净干净。”

陈宝本来垂首站着,听到女人后面的话,一怒之下扑向她,女人尖叫躲避,混乱之中陈宝挠花了她的脸。

没人注意男孩眼里一闪而逝的怪异。

千霜自小就被卖到秦月楼,十六岁初次露嗓,就艳名远播。

陈宝就是被她捡回来的。

三个月前他遭遇不测,奄奄一息之际被千霜捡了回来悄悄养在秦月楼里。

陈宝一开始不说话,也不告诉千霜自己为何会受重伤。千霜也不恼,悉心照顾着他。

她总是对陈宝说:“我也有个弟弟,当年阿娘把我卖进来时他才出生,要是卖掉我换的钱足够养活他,他现在应该同你一般大了。”

每每听到这里,陈宝总垂下头,水灵灵的眸子便雾了起来。

陈宝觉得千霜是好人,就算身在这般肮脏的地方,她的内心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干净剔透。

可惜再过两日她就要被渭水吞没,从此葬身天地。

陈宝的秘密

陈宝心事重重,收拾好身上的污渍,想去看看千霜。

美人卧榻,泪流不止。

陈宝见了更是愧疚。

他当时应该早早离开的,若是不贪恋千霜给他的关怀,也不至于让她走入这般境地。

千霜闻声抬头,尽管陈宝收拾得体面,但千霜还是一眼就看见了陈宝鞋子上的泥泞。这般污泥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按理说,城内鲜少有这种地方。除了城西埋人的荒山。

陈宝去那里做什么?

纷杂思绪一闪而过,千霜抹了眼泪,拍拍陈宝的头,陈宝顺势依偎到塌下。

“等祭天结束,若太守怪罪,你定会处境艰难。姐姐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了。”

陈宝抬手接住千霜滑落的泪,二人久久无言。

入夜,万籁俱寂。

秦月楼后院角门溜出一道瘦小的身影。只见他拐入无人的巷子后瞬间化作一只野鸡,动作敏捷地蹿上房顶,几个跳跃往荒山的方向而去。

陈宝是个妖怪。

他可以幻化成人的模样,他原本还有个共生的姐姐……

荒山死气沉沉,突然一声惊呼:“陈宝?”

陈宝闻声一顿,仅一瞬,他又化作人形向着发声的妖怪掠去,丝毫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便擒住了对方。

被陈宝擒住的妖怪羊不像羊,猪不像猪,尖嘴利爪,奋力挣脱而无用。

“那雌雉的死可是和我半点关系没有!你别再追着我了!夜夜都来寻我你可真是好耐性,弄得一身污泥也不嫌脏!”

“闭嘴,她有名字,她是我姐姐!”陈宝双眼通红。

妖怪不屑:“你俩同人类亲近久了还真把自己当人了?还名字!妖怪就是妖怪,你也不好好反思反思你姐姐到底为什么会死!”

陈宝不听他废话,反手拔出绑在身后的柏树枝:“我和你做个交易,你帮我救一个人,我们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

妖怪沉吟半晌:“我凭什么帮你。我从来不欠你陈宝的!”

“就凭你当年为了自保,欺骗陈仓人得我姐弟者得天下。就因为你的这句戏言,我二人一直躲躲藏藏,姐姐也在逃亡过程中被抓走,化石而亡!”

“是你二人先透露我的身份差点让那人动手杀了我,我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况且,若不是人类贪婪,你们又何至于东躲西藏落得如此下场?”妖怪说得激动,又开始挣扎起来。

陈宝怔愣一瞬,想起姐姐当时透露得罪妖怪的原因:“明明死者为大,可你却以他们的脑髓为食,姐姐只是想借此机会让人类囚住你,好让陈仓地下的百姓死后得一个清净!”

“哈哈哈哈……”妖怪差点没笑抽过去,“清净?你可有瞧见城外遍野的饿殍?你可有瞧见那些人类易子而食?你可知道现如今连我的吃食他们都要抢?”

抢它的吃食?那岂不是……陈宝怔愣半晌。

“陈宝啊陈宝,你姐弟二人不知晓人世,偏偏还最是亲近人,瞧瞧你们现在什么个下场?我若答应帮你救人,日后我的身份暴露,白搭上一条命怎么办?”

“不会的,她是个好人,是我害惨了她,她绝对不会对你不利的。”

妖怪沉思良久,答应道:“我帮你遁地救人,你放了我。”

“三天后祭天大典,你只需遁地入庙帮我带她出来便可。”陈宝不放心,又道:“妖怪重诺,切勿食言!”

化石葬渭水

暮秋的天,已经染上凉意。

千霜作为祭品,盛装游街。

沿街的百姓神色各异,有的怜悯美人遭遇,有的渴盼着用美人一命换一场甘露,更多的则是一脸漠然。

千霜入庙,等候神婆唱礼。等这装神弄鬼的神婆唱完,她就要被葬进渭水里了。

千霜双眼无神,一片死寂。她从小告诉自己学会认命,没想到在贵人眼里,她的命不过儿戏。

她牵挂的人不多,除了儿时教习她的嬷嬷便是陈宝了。

不知道她离开后,陈宝能不能全身而退。这世道,他自己一个人流落街头又如何是好。

千霜思绪纷乱,却在愣神间猛然陷入地下。

这番动静虽不大,却还是被守卫发现了,惊呼之中一队人马迅速沿着土壤翻动的方向追去。

陈宝见势头不对,急中生智朝着祭坛上的郡守掠去,想以此吸引守卫的注意好让千霜有足够的时间逃出去。

没想到自己刚落上祭坛,便被郡守身边的侍从认了出来。

“陈宝!大人,这便是陈宝,得他者称王天下!如今雌的在国君手上,若咱把这只也献上,大人您可是前途无量啊!”

说话的人便是当年追杀他和姐姐的陈仓人。

想当年他不过是个普通百姓,如今竟成了郡守身边的红人!

刘郡守闻言大喜,下令所有不惜一切代价活捉陈宝。

陈宝眼见着自己无路可走,千霜也已经安全离去,他一咬牙,便朝着渭水方向奔去。

水面宽阔,水下却涌动不止。

陈宝纵身一跃,落入水中,只有一小团水浪为他打了最后的掩护。

轮回

一双素手合十放于胸前,不知是哪家的姑娘又在虔诚祈愿。

末了,那姑娘睁开眼睛,入目是牌匾上的三个大字:陈宝祠。

若是陈宝在此,定会欣喜,这女子的模样竟同百年前千霜的样子无甚差别。

姑娘身旁的小丫鬟嘟着嘴巴道:“家家的姑娘都去求好姻缘,不晓得小姐你来这做祠堂做什么?”

姑娘的声音温柔,她道:“传闻前朝的国君得到一只雌雉,雌雉有神力,得之称霸天下。可惜这只妖怪生而有骨气,不愿如此屈服,便化作石头。后来国君将这块神石放于渭水和汉水之间,建了这座祠堂。”

小丫鬟不解:“既然是块无用的石头,姑娘拜它作甚?”

姑娘笑笑:“那些年大旱,颗粒无收,民不聊生,祠堂方一建成,便天降甘露,自此之后陈仓郡风调雨顺。我想,那块石头当是有心的吧。”

小丫鬟听得似懂非懂,主仆二人又拜了拜便离去了。

无人知晓祠堂之下有萤石微闪,唤醒了渭水之下就睡的另一块石头。

“二童子为陈宝。得雄者王,得雌者伯。”

姐弟二人性格不同,姐姐心善,怜悯百姓;弟弟理智,只想本本分分做个小妖怪。

可命运使然,姐弟二人最后亦化石沉睡。

二人心意相通,祠堂里的萤石一闪,渭水河底的陈宝便知晓,这一世的千霜姐姐又来陈宝祠了。

他的姐姐化石甘心困于渭水汉水之间是为了守护这方百姓,可他不同,当年一跃入渭水,他想守的便只有千霜一人。

自此百年一日,为了当年千霜姐姐给他的那份心意和温暖,他觉得值当。

你可能还喜欢 ···

1 个回复

  1. 干干脆脆面说道:

    你守护仓生,我守护你。这般真情,现世难寻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