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3

细腰

杵成精。


《女红余志》

杵之神曰「细腰」。庾信诗曰:「北塘细腰杵。」

《搜神记》

 魏郡张奋者,家本巨富,忽衰老,财散,遂卖宅与程应。应入居,举家病疾,转卖邻人阿文。文先独持大刀,暮入北堂中梁上,至三更竟,忽有一人长丈余,高冠,黄衣,升堂,呼曰:“细腰!”细腰应诺。曰:“舍中何以有生人气也?”答曰:“无之。”便去。须臾,有一高冠,青衣者。次之,又有高冠,白衣者。问答并如前。及将曙,文乃下堂中,如向法呼之,问曰:“黄衣者为谁?”曰:“金也。在堂西壁下。”“青衣者为谁?”曰:“钱也。在堂前井边五步。”“白衣者为谁?”曰:“银也。在墙东北角柱下。”“汝复为谁?”曰:“我,杵也。今在灶下。”及晓,文按次掘之:得金银五百斤,钱千万贯。仍取杵焚之。由此大富。宅遂清宁。

你可能还喜欢 ···

2 个回复

  1. 胖桥儿说道:

    魏郡有个叫张奋的倒霉蛋,家里本来很富有,忽然人变得很衰很苍老,家财散尽,于是把宅子卖给一个叫程应的接盘侠。程应住进去以后,全家都生病了,又把宅子转卖给一个社会人阿文。阿文独自提着四十米砍刀,黄昏时进入宅子北面的厅堂的房梁上,等到夜半三更,忽然有个3米多高的人走进来,带着高帽子,黄色的衣服,坐在堂上,呼喊道:细腰!。细腰回应了他。大黄人问:房子里怎么会生人的气息?细腰说:没有,不是,别乱说。大黄人便离开了。没一会,有个戴着高帽子穿青衣的人来了。过了一会,又有个戴高帽穿白衣的人。都问细腰同样的问题,细腰也做相同的回答。等到快黎明的时候,阿文也从梁上跳下来(大黄人3.3333米加上帽子至少3.5米,阿文真棒)坐到堂中,向他们一样呼唤细腰,问他:大黄人是谁?细腰:他是黄金,在厅堂西面的墙壁下。青衣人是谁?钞票,在厅堂前面的井边五步。白衣人呢?银子,在墙壁东北角的柱子下面。(队友全买了,细腰真棒)你又是谁?我是杵,在灶台下面。(好嘛,把自己也卖了,憨货)天一亮,阿文按顺序挖宝,得到金银五百斤,千万贯钱。顺手把细腰也挖出来烧了。(卸磨杀驴啊不愧是你阿文,社会社会)从此过上了平淡且枯燥的富人生活。宅子也清静安宁,再无怪事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小看天不怕地不怕的无产阶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