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7

人狼

即人变成狼。


《宣室志》

太原王含者,为振武军都将。其母金氏,本胡人女,善弓马,素以犷悍闻。常驰健马,臂弓腰矢,入深山,取熊鹿狐兔,杀获甚多。故此人皆惮其能而雅重之。后年七十馀,以老病,遂独止一室,辟侍婢,不许辄近左右,至夜即扃户而寝。往往发怒,过杖其家人辈。后一夕,既扃其户,家人忽闻轧然之声,遂趋而视之,望见一狼自室内开户而出。天未晓,而其狼自外还,入室又扃其门。家人甚惧,具白于含。是夕,于隙中潜窥,如家人言。含忧悸不自安。至晓,金氏召含,且令即市糜鹿。含熟以献,金氏曰:「吾所须生者尔。」于是,以生糜鹿致于前,金氏啖立尽。含益惧。家人辈或窃语其事,金氏闻之,色甚惭。是夕,既扃门,家人又伺而觇之,有狼遂破户而出。自是竟不还。

《子不语》

广东崖州农民孙姓者,家有母,年七十馀。忽两臂生毛,渐至腹背,再至手掌,皆长寸馀;身渐伛偻,尻后尾生。一日,仆地化作白狼,冲门而去。家人无奈何,听其所之。每隔一月,或半月,必还家视其子孙,照常饮啖。邻里恶之,欲持刀箭杀之。其子妇乃买豚蹄,俟其再至,嘱曰:「婆婆享此,以后不必再来。我辈儿孙深知婆婆思家,无恶意,彼邻居人那能知道?倘以刀箭相伤,则做儿媳者心上如何忍得?」言毕,狼哀号良久,环视各处,然后走出。自后,竟不来矣。

《广异记》

唐永泰末,绛州正平县有村间老翁患疾数月。后不食十馀日,至夜辄失所在,人莫知其所由。他夕,村人有诣田采桑者,为牡狼所逐,遑遽上树,树不甚高,狼乃立衔其衣裾。村人危急,以桑斧斫之,正中其额。狼顿卧,久之始去。村人平曙方得下树,因寻狼迹,至老翁家。入堂中,遂呼其子,说始末。子省父额上斧痕,恐更伤人,因扼杀之,成一老狼。诣县自理,县不之罪。

《稽神录》

晋州神山县民张某妻,忽梦一人,衣黄褐衣,腰腹甚细,逼而淫之,两接而去。已而妊娠,遂好食生肉,常恨不饱,恒舐唇咬齿而怒,性益狠戾。居半岁,生二狼子,既生即走,其父急击死之。妻遂病恍惚,岁馀乃复。乡人谓之狼母。

你可能还喜欢 ···

4 个回复

  1. Linson说道:

    这些短文还挺有意思的,半文半白有很多可以细品的地方。

  2. 倚月说道:

    《宣室志》
    太原有个叫王含的身居振武将军都将。他的母亲金氏,本来是胡人女子,擅长弯弓骑马,平素以粗野强悍出名。她常常骑着健马,手臂挽着弓,腰上别着箭,出入深山,薅取熊鹿狐兔,往往收获甚多。所以这里的人都因为忌惮她的能力而敬重她。后来她七十多岁的时候,因为年老多病,所以一人独处一室,回避侍女下人,不允许他们一直靠近她的身边,到了晚上锁了门户才睡觉,常常发怒,拿自己的手杖就打子辈。后天有一晚,已经关了门户,家里人忽然听见了轧然的声音,于是快走而想看金氏的房间,望见有一头狼从内室打开门出来。天还没有明亮的时候,那狼又从外面回来,进到室内又锁上了门。家里人很害怕,都竞相告诉王含这件事情。到了晚上,王含在缝隙处影藏窥视,果真如家人所说的一样。王含忧惧而心惊胆战不得安宁,到了天刚刚破晓,金氏召唤王含,令他在集市上买麋鹿。王含把它做熟了才带来给金氏,金氏却说“我所需要的是生的麋鹿。”于是,王含把生鹿拿到了金氏面前,金氏立马就吃完了。王含更加惧怕金氏。家人当中有的在因为这件事窃窃私语,金氏听了以后,脸色十分羞愧。到了晚上,已经关上了门,家人又守候窥视着,有狼破门而出。自这之后也没有再回来过

  3. 何极说道:

    能不能出个现代文呀,文言文一般人看着还是有点吃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