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22

张仙

张仙,又称张仙爷,掌管生育,护佑儿童之神。

一传说他五代时四川眉县张远霄,他在青城山修道,擅长弹弓绝技,百发百中,后得道成仙。

另一传说为后蜀皇帝孟昶。宋太祖灭后蜀,孟昶妃子花蕊夫人被送到汴京。花蕊夫人携带后蜀王孟昶挟弹画像,宋太祖询问此画,花蕊夫人诡称其为「蜀中送子之神张仙」。

民间的送子张仙年画,右上角常画一只天狗。传说天狗会从烟囱钻进屋里,吓唬小孩,传染天花。将张仙神码挂在烟囱口,天狗就不敢进屋,可保佑孩子一年平安。


《金台纪闻》

世所传张仙像者,乃蜀王孟昶挟弹图也。初花蕊夫人入宋宫,念其故主,偶携此图,遂悬于壁,且祀之谨。一日,太祖幸而见之,致诘焉。夫人跪答之曰:“此我蜀中张仙神也。祀之能令人有子,非实有所谓张仙也。”蜀人刘希召秋官向余如此说。苏老泉时去孟蜀近,不应不知其事也。

《七修类稿》

张仙近世无子者多祀张仙以望嗣,然不知其故也。蜀生孟昶,美丰仪,喜猎,善弹弓。乾德三年蜀亡,掖庭花蕊夫人随辇入宋宫,夫人心尝忆昶,悒悒不敢言,因自画昶像以祀,复佯言于众曰:“祀此神者多有子。”一日,宋祖见而问之,夫人亦托前言,诘其姓,遂假张仙。蜀人历言其成仙之后之神处,故宫中多因奉以求子者,遂蔓延民间。翌日,宋祖命夫人作蜀亡诗,盖因有疑于张仙,夫人则答曰:“君王城上树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四十万人皆解甲,并无一个是男儿。”因亦自见其情也。呜呼!假神祀昶,诗不惧祸,花蕊亦可谓钟情义者。张仙名远霄,五代时游青城山成道,老泉有赞。《谭纂》只知假托,又不知真有张仙也。

《通俗编》

〔陸深金台紀聞〕世所傳張仙像,乃蜀王孟昶挾彈圖也,蜀亡、花蕊夫人入宋宮,今其故主,偶攜此圖懸於壁,且祀之謹,太祖幸而見之致,詰焉詭曰、此我蜀中張仙神,祀之令人有子,非實有所謂張仙也,蜀人劉希向余如此說。〔郎瑛七修類稿〕張仙名遠霄,五代時遊青城山得道者,蘇老泉曾夢之,挾二彈,以為誕子之兆,老泉奉之,果得軾、轍有讚見集中,人但謂花蕊假托,不知真有張仙也。〔按〕二說互異,陸氏但得傳言,即氏略有征據,高青邱有謝海雪道人贈張仙畫像詩,亦云蘇老泉嘗禱而得二子,孟昶曾屢入朝,太祖寧不辨其貌而為花蕊所紿耶,二說中、郎說為長。

《陔馀丛考》

世所稱張仙像,張弓挾彈,似貴遊公子,或曰即張星之神也。陸文裕《金台紀聞》云:後蜀主孟昶挾彈圖,花蕊夫人攜入宋宮,念其故主,嘗懸於壁。一日,太祖詰之,詭曰:「此蜀中張仙神也,祀之能令人有子。」於是傳之人間,遂為祈子之祀云。郎瑛《七修類稿》亦載此說。又王弇州《勘書圖跋》:宋初降王,惟孟昶具天人相,見於花蕊夫人所供。其童子為元哲,武士為趙廷隱。當時進御者以勝國故,不敢具其實,乃目為文皇耳。據此,則此像又有托之為唐太宗者。余謂此二說皆未必然。昶之入汴也,宋祖親見之,花蕊果攜其像,宋祖豈不能識別,而敢以詭辭對?至托為唐文皇,則更無謂,按高青邱有《謝海雪道人贈張仙像》詩云:「余未有子,海雪以此像見贈,蓋蘇老泉嘗禱之而得二子者,因賦詩以謝云。道人念我書無傳,畫圖卷贈成都仙。云昔蘇夫子,建之玉局禱甚虔,乃生五色兩鳳鵷,和鳴上下相聯翩。」然則此像本起於蜀中,閨閣祈子,久已成俗,是以花蕊攜以入宮,後人以其來自蜀道,轉疑為孟昶像耳。按《蘇老泉集》有《張仙讚》,謂張名遠霄,眉山人,五代時遊青城山成道。陸放翁《答宇文使君問張仙事》詩自注云:「張四郎常挾彈,視人家有災者,輒以鐵丸擊散之。」又《贈宋道人》詩云: 「我來欲訪挾彈仙,嗟哉一失五百年。」《續通考》云:張遠霄一日見老人持竹弓一、鐵彈三來質錢三百千,張無靳色。老人曰:「吾彈能辟疫,當寶用之。」後老人再來,遂授以度世法。熟視其目有兩瞳子。越數十年,遠霄往白鶴山,遇石像,名四目老翁,乃大悟,即前老人也。眉山有遠霄宅故址。李石詩云:「野草閑花不計年,亭亭雙檜欲參天。讀書卻得騎驢老,買藥來尋跨鶴仙。」是蜀中本有是仙,今所畫張弓挾彈,乃正其生平事實,特未知何以為祈子之祀。胡應麟又謂:古來本有此張弓挾彈圖,後人因此附會以張弓為張,挾彈為誕,遂流傳為祈子之祀。此亦不加深考而為是臆說也。(按古者男子生懸弧矢,又祀高禖之禮,於所御者帶以弓蜀,授以弓矢。此本是祈子之事,後人或緣此寫為圖,以為祈子之神像,遂輾轉附會,而實以姓名耳。)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