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5

东仓使者

实体应为一只巨鼠,暗中给老妇钱财食物,每次不多,用完了,又会给,虽然也不是什么正当手段。


《耳食录》

金溪苏坊有周姓丐媪,年五十馀。夫死无子,独处破屋。忽有人于耳畔谓之曰:「尔甚可悯,馀当助尔。」回视不见其形。颇惊怪。复闻耳畔语曰:「尔勿畏。尔牀头有钱二百,可取以市米为炊,无事傍人门户也。」如言。果得钱。媪惊问何神,曰:「吾东仓使者也。」媪察其意,非欲祸己者,竟不复畏怖。自是或钱、或米。或食物,日致于庭,亦无多,仅足供一二日之费;费尽则复致之,亦不缺乏。间又或为致衣服数事,率皆布素而无华鲜。媪赖之以免饥寒,心甚德之,祝曰:「吾受神之泽厚矣!愿见神而拜祀焉!」神曰:「吾无形也。虽然,当梦中化形示尔。」果梦中见之,皤然一翁也。久之,颇闻东邻人言室中无故亡其物,其西邻之人亦云,媪乃知神之窃邻以贶己也。乡邻有吉凶美恶事,辄预以告媪,嘱以勿泄。自后验之,无不中。如是者数年。

初,邻人讶媪之不复丐也,即其家伺之,则所亡之物在焉;乃怒媪,将执以为盗。忽闻空中人语曰:「彼何罪我实为之。损有馀,补不足,复何害若犹不舍,将不利于尔!」言甫毕,而瓦砾掷其前矣。邻人惧而弃,一里传以为怪。往观者甚众,与之婉语,殊娓娓可听。语不逊者,辄被击。惟媪言是听,媪言勿击则止。

一日,有诸生乘醉造媪所,大詈日:「是何妖妄作崇不已, 敢出与吾敌乎?」之再三,竟无而去。媪诘神日:「何独畏彼?」日:「彼读圣贤书,列身庠序,义当避之。且又醉,吾不与较。」生闻,益自负。数日,又往詈之,则空中飞片瓦掷其首,负痛而归。媪又以话神。日:「无故詈人,一之为甚,吾且柔之,则曲在彼夫。又不戢而思逞,是重无礼也。无礼而击之,又何怪焉!

乡人颇患之,谋请符于张真人,辄为阻于途,不得往。一日,媪闻神泣日:「龙虎山遣将至,吾祸速矣!」媪日:「曷不逃?」 日:「已四布罗网矣,将安之?」罢复泣,媪亦泣。越翼日,果有邻人持符诣媪家,盖托其戚属潜求于上清,故神不知而未之阻也。径入卧内,悬之壁。媪怒,欲裂之。忽霹雳一声,一巨鼠死于休头,穴大如窗,向常行坐其处,勿见也。自是媪丐如故矣。

你可能还喜欢 ···

1 个回复

  1. 王帅说道:

    不错的网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