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4

苍鹤

控制人,让人骑马夜行


《广异记》

唐开元中,户部令史妻有色,得魅疾而不能知之。家有骏马,恒倍刍秣而瘦劣愈甚。以问邻舍胡人,胡亦术士,笑云:「马行百里犹劲,今反行千里馀,宁不瘦耶?」令史言:「初不出入,家又无人,曷由至是?」胡云:「君每入直,君妻夜出,君自不知。若不信,至入直时,试还察之,当知耳。」令史依其言,夜还,隐他所。一更,妻做靓妆,令婢鞍马,临阶御之。婢骑扫帚随后,冉冉乘空,不复见。令史大骇。明往见胡,瞿然曰:「魅,信之矣。为之奈何?」胡令更一夕伺之。

其夜,令史归堂前幕中。妻顷复还,问婢:「何以有生人气?」令婢以扫帚烛火,遍然堂庑。令史狼狈入堂大瓮中。须臾,乘马复往。「适已烧扫帚,无复可骑。」妻云:「随有即骑,何必扫帚?」婢仓卒,遂骑大瓮随行。令史在瓮中,惧不敢动。须臾,至一处,是山顶林间,供帐帘幕,筵席甚盛。群饮者七八辈,各有匹偶。座上宴饮,合昵备至,数更后方散。妇人上马,令婢骑向瓮。婢惊云:「瓮中有人!」妇人乘醉,令推著山下。婢亦醉,推令史出,令史不敢言,乃骑瓮而去。

令史及明都不见人,但有馀烟烬而已。乃寻径路,崎岖可数十里,方至山口。问其所,云是阆州,去京师千馀里。行乞辛勤,月馀,仅得至舍。妻见惊问:「久之何所来?」令史以他答。复往问胡,求其料理。胡云:「魅已成,伺其复去,可遽缚取,火以焚之。」闻空中乞命,顷之,有苍鹤堕火中焚死。妻疾遂愈。

你可能还喜欢 ···

1 个回复

  1. 木客说道:

    请问为啥不引用《广异记》里完整的故事呢?侍女骑着扫帚飞行,扫帚没了骑瓮飞行,也是很有趣的情节啊,值得收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