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2

樱桃鬼


公众号:知妖

作者:重重

约定

江苏徐县的徐空,是一个贫穷却又好酒的秀才。虽然好酒,但是酒量却不深,往往几杯便醉,一醉便不省人事,不仅不省人事,有时还会耽误大事。

徐空不喝酒的时候,其实是一个顶好的男儿。不仅肚有文墨,且心地良善。他家住在城边上,只是一间破旧的屋子,也并没有什么值钱的家当。饶是如此,路遇老人沿街乞讨,他却仍然翻一番自己并未有几声响的钱袋,从中挤出一些零碎的钢镚来,叫人家去吃一顿饭。

街坊知道他心善,因此都愿意接济他。若是有什么需要捉笔的,都来找他写。徐空也乐意挥洒笔墨,但是挣来的钱自然是又花在了酒上。因此几年过去了,仍没有什么积蓄。

又过了一些日子,有一天徐空正在家里读书,听见有人推门进来。他抬头一看,是住在另一条街上的明月。两人互相倾心已有一段时日,只是因为明月知道他要用功,从来没有在这个时辰来找过他,且从来没有如此慌张地来找过他。此时明月脸色悲戚,泫然欲泣:“我阿娘要把我嫁给城里的张公子了,说是他应承的礼金十分丰厚……”

徐空大惊,站起身来。想到自己并无钱财可拿得出手,又没有功名傍身,是断断比不上那张公子的,心里着急,几乎也要落下泪来。明月又说:“若你努力念书,去考取一个功名,我阿娘或许便会答应你了……” 于是徐空到明月的家里,同她的双亲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又承诺一定考取功名,好娶明月。

于是两家人便以三年为期,若三年后徐空不能如约来娶明月,就将明月另嫁他人。恰巧第二年便有考试,于是徐空自那时起便闭门念书,也不再去酒肆了,偶尔喝酒解馋,次数也渐渐地少了。

怪象

等到临近考试的日子,准备进城赶考的前一天,徐空自家里出来,站在家门口伸了个极其惬意的懒腰。

此时正是傍晚,云霞满天,各家各户炊烟袅袅,人声交织着做饭声,嘈杂鼎沸,香飘十里。顽童三五成群地玩在一块儿,正在兴头上,却被各家喊回去吃饭,且约了明天一起上学堂,如此拖沓几次才恋恋不舍地散了。徐空看着眼前这一幅人景和谐的画面,又想到自己对要考的知识已有八分的把握,只觉心里舒坦,人间可爱,迎娶明月指日可待。

等到徐空准备转身回屋的时候,不知道哪里飘来了一阵酒香,这酒香醇馥幽郁,久久不散,勾起了他肚子里的馋虫。于是徐空的步子再三犹豫,辗转几回,终于还是迈向了他藏酒的地方。

徐空家门前不远处种有一棵樱桃树,枝叶茂盛,应有百年历史。好在徐空尚有几分理智,他将家里的桌椅搬到樱桃树下,想着在这样人来人往的地方,喝酒不会贪多,因此也不会误事。

喝过两杯,徐空的脑袋已有些晕。但他正是吃喝兴起,怎会罢休。只见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要到饭馆里去买两个小菜回来继续喝。此时夜幕降临,人也少了,徐空踩着树影步伐踉跄地走到饭馆去。

在徐空离开不久后,桌子一角出现了一张蓝色的脸。只见那脸半张超出桌子的高度,顶着一头蓝色的头发。那双蓝色的眼睛滴溜溜地扫过四周,确定没人以后,又缩回了桌底下。与此同时,一只蓝色的大手从桌底下伸到桌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走了酒罐,过了一会儿,那只蓝色的大手再度出现,把酒罐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摆到了桌上。

徐空回来时,酒罐里已经没有酒了。奇怪,他想,难道是我之前都已经喝完了?因为没有了酒,原先的打算只得作罢。徐空收拾桌椅进屋,草草将买来的小食吃了,早早地睡下,准备明日早起进城。

转变

许是老天爷大发慈悲,又或者是徐空的良善给予他的回报,徐空一路高歌猛进,几年之后,已经是当地的一个小官了,自然也娶了明月,二人和和美美地过日子。不仅如此,又添了两房妾,生了两个大胖小子。

只是徐空爱酒的嗜好并没有改变,如今不必埋头苦读,官场交际又越发多了起来,喝酒的次数自然也多起来,常常是喝得酩酊大醉,倒头便睡。且他自以为摸透了官场运作的规律,觉得逢迎讨好才是升官发财之道,很不把政绩看在眼里,对待百姓敷衍了事,一心琢磨着如何攀附权贵,遇见疾苦的人,也不似从前那般好心相助了。

明月劝他:“这样下去,是会遭到报应的啊。做官的,不为百姓做好事,又要官来当做什么呢?”徐空不耐,说:“你一个妇道人家,又哪里懂得做官的诀窍?我这样做,还不是为了将来的荣华富贵。” 如此几次,明月深知劝不动他,便以泪洗面,觉得这样锦衣玉食的生活不会长久。

尾声

这天,徐空又在府内设宴应酬,宴会设在栽种有几棵百年樱桃树的院子里。酒过三巡,宾客渐渐散去,唯有一位姓李的财主留了下来。他想恳求徐空就他暗地里拐卖儿童的案子通融通融,叫他不必受牢狱之苦,随之奉上的自然有金银元宝,玉器首饰。一番客套以后,徐空当然是答应了他的要求,李氏便千恩万谢地告辞了。

正是仲夏,繁星点点,夜风轻拂。徐空见月色正好,此时又仍未尽兴,便叫侍从去叫明月来一同赏月喝酒。他自己复又坐下,另开了一瓶陈酿。但这时的徐空已是醉眼朦胧,不辨东西,又喝了几小杯,只见眼前出现一个蓝脸蓝身蓝手的怪物,同他大眼瞪小眼地相看着。

徐空摇了摇头,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他睁开眼睛,发现瓶子里的酒已经不见了。正在疑惑间,他又看见了那个蓝色的怪物。他伸手去摸,是如棉絮般柔软的触觉。徐空几欲起身,奈何身体无力,头昏脑胀,眼睁睁地看着蓝色的怪物越来越近,并着怒目而视的神情。

等明月与一众侍从来到院子里时,徐空已面部朝下,倒地身亡了。

异史氏说:“像樱桃鬼这样的妖怪,又哪里认得清人间的人的好坏呢。两次不过都只是机缘巧合,讨酒喝罢了。徐氏心善,自然有心善的福报,后来被富贵蒙了眼睛,纵使有妻子的劝告又有什么用呢。但是天底下的贪官那么多,又哪里是区区樱桃鬼可以惩罚得完的呢。”


授权知妖唯一官方www.cbaigui.com网站发布,其余均为盗版知妖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