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1

新生


公众号:知妖

作者:云中漫步


消失的儿子

清晨的太阳还没出来,但天色却已经很亮了。草原上,一个青年人正一手牵着两根马缰绳,一手挥着鞭子赶着一头牛往前走。此时,不远处的一个帐篷里跑出来一个老头,一看到那青年,立刻大声叫道:“拉坦尔,你怎么又牵我的牲畜!谁让你牵的?快给我放下!”说话间便向青年人跑过去。
拉坦尔看到老头急匆匆到了跟前,便满脸堆笑地对老头说道:“阿爹,你看都四月了,部落马上就要转移到夏营地放牧了,我也是看你养的牲畜多,怕你忙坏了不是,就先帮你牵几头过那边,移营地时,你也省点力气不是。”
老头一听这话,气得一哆嗦,冲着那青年大声骂道:“你个不孝的东西,还知道我是你阿爹。你有那么好心帮我赶牲畜?我看你是又赌输了,急着拿我的大畜去还债吧!快放手!”说着就要去抢拉坦尔手里的鞭子。
拉坦尔收起笑容,对着老头骂道:“老不死的,我是你的儿子!你死了,这些牲畜还不一样是我的。我就是提前拿了又怎么了!”又道:“等我赢了钱,多买几头给你就是了。”一边叫骂,一边躲着老头挥舞的手臂。
老头也回骂着:“不孝的东西,你就咒你阿爹早点死是不是?你爹还没死呢,还轮不到你来当家!”又道:“你个烂赌鬼,整天游手好闲,还不知悔改!就知道赌,我看你早点赌死了算了!就算不死,上天也会惩罚你的!”
随后两父子的谩骂越来越凶,最终还是动起手了。老头一边叫骂,一边抢鞭子,还不时地会打拉坦尔两下。拉坦尔一开始还是拿着鞭子不断闪避。躲了一会后,看老头还不罢休,心头火起,挥起一掌便朝老头推去,老头猝不及防,踉跄着倒退了好几步,最终挨不住青年的蛮力,“咚”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见此,拉坦尔立刻翻身上马,同时又牵着另一匹马,还继续骂骂咧咧:“死老头子,你是自己摔倒的,摔死了别怨我!” 说着就朝马身上“啪”“啪”两拍,扬鞭而去,现场只残留老头不甘的叫骂声。

乞讨的怪物

游牧民族为了保持牧场良好的再生能力,会根据饲养条件、季节及实际环境,将牧场按季节划分成多个牧营区,进行轮流放牧。
老头今早刚和儿子吵完架,摔了一跤,正好又赶上要迁移夏营区放牧。家里养的最后两匹马也被拉坦尔弄走了,只余一头老牛拉车搬迁,还要赶着一群羊。虽然有邻居科里帮忙,还是一直忙到晚上才结束。这可把老头累坏了,晚饭都没顾上吃,就躺床上睡了。
夜里,老头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发现帐篷里多了一个小孩,在床前晃悠,像是向他讨要吃的。老头就说:“孩子,我累了一天了,自己都没吃呢。家里水也没打。你要是能拿那个小桶帮我打点水来,我就给你做吃的。”说着顺手指了指帐篷旁边的小水桶,就又睡着了。
过了一会,老头看到那小孩又来了,还将打了水的水桶指给老头看。老头自己也饿了,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开始做吃的。那小孩就在老头的旁边转悠,看着老头。
老头做好了吃的,取了一些给那小孩,在火光中,他才发现了身边那根本不是小孩,而是一个和小孩差不多大,长的很像猴子的怪物,全身长满灰色的长毛。瞧那怪物想吃东西的样子,活像一个可怜的孩童。老头愣了一下,还是把食物给那怪物递了过去。还说了句:“吃吧,可怜的小家伙。”
吃完东西,那怪物就走了。没想到第二天夜里,老头睡着后 又被那怪物叫醒,那怪物再次用水桶打了点水回来,向他讨要吃的。老头不禁笑了,觉得这小怪物还是很聪明、很可爱的嘛。就起床取了些食物给那怪物。
一连几天,这怪物在这里要到几次吃的后,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几天后,即使天亮了也不走,整天跟在老头的身边转,好似驯养的一般。
一天早上,老头打开羊圈后,就看到这怪物开始帮着赶羊。看着它赶羊的样子,动作笨拙、生疏,又不失认真,活像一个刚学会做事的孩子。老头看着它在头羊边上跑来跳去的样子,心情也愉悦起来,嘴角露出笑意。嗯,拉坦尔小时候学赶羊时,也是这个样子。孩子小时很听话、很聪明的,真不知道如今长大了,却变成了这个样子。想着想着,老头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唯留心中的苦涩。儿子变成这样,将来可怎么办?怎么和死去的老伴交待啊!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和小怪物一起去放羊。
阳光下,羊儿在悠闲地吃着青草。老头就在不远边看着,捡些柴草。小怪物看着老头做事,也帮着捡些树枝给他。老头看着小怪物,觉得这小家伙既聪明,又通人性,就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喀里”。
自此以后,也开始有意地教“喀里”做些事。喀里学东西很快,仅一天,就能按照老头的意思,引领羊群去指定的地方放羊了。不足两月,喀里几乎学会了老头日常所有的工作,虽不是每件事都做的很好,但也能做得像模像样的,基本都能完成。可是,喀里怕火,老头想了几个办法,不管怎么教,它还是因为怕火,无法学会做饭。

热心的邻居

雨后的草地上还有些湿滑,老头想着牛羊已经几天没放出去吃新鲜的青草了。
今天早上天一晴,老头和喀里去放牧,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滑,跌了一跤,半天才爬起来,还是觉得身上隐隐作痛,只好让喀里先去放牧,自己回家休息一下。想想上次淋雨摔倒后,休息了好久才好,今天居然又摔了一次。身子骨越来越差了,不太听使唤啦。
家里大部分能交给喀里做的事情,现在基本都让喀里做了,也是没办法。老头平时出门时,放牧的事情也一直是喀里独自完成的,也没什么不放心的。这次,老头在家里休息了一会,又做了些吃的带给喀里后,再次去找邻居科里去了。
老头在牧区的另一边找到了科里。科里远远的看到老头就叫了起来:“哟,大叔。真没办法,我这段时间都找遍这一片地方了,都没找到拉坦尔。以前和他堵钱的那几个家伙,我也都一一找了,问了,都说好久没见到拉坦尔了。我是真的不知道去哪找他了。”
老头说:“科里啊,谁不知道这片区,对消息最灵通的人,就属你了。你都找不到,我老头子是更找不到了。”
科里苦着脸说:“得了,大叔。你就不要这么说了。这片区我真找不到他,我知道你最近,也差不多把这一片儿找个遍了,不也是找不到嘛。拉坦尔会不会去了别的地方?”
老头听了这话,神情也低落了下来。对科里说道:“科里啊,大叔知道你把这一片都找过了,叔也知道你尽力了。只是叔觉得自己身子骨越来越差了,所以心里急啊。上月在牧场摔了一跤,又淋了雨,在床上躺了十来天,差点没爬起来。真怕哪天撑不住了啊。”
科里听了这话,心里一惊,道:“大叔,那你平时可得多注意身体。这片区我在找找,旁边的片区我也找人帮你打听打听。你自己可千万注意身体才是啊。”
老头叹气道:“嗯,还得辛苦你帮我打听打听。拉坦尔以前也经常一出去,就好几天不回来,可还从没像这次一样,都3、4个月了,都没回家的。”又道:“叔家里现在没有大畜,下次迁营区时,你叫我一声,还指望帮忙呢。”
科里忙道:“好的,这是小事,到时我帮你。”

神秘的天惩

今年的第一场雪提前降临,雪晴后,牧民们都开始搬迁至冬营区。
科里如约到老头家里帮忙搬迁。这次老头的身体明显更差了,不时咳嗽,都没多少力气搬东西了。看到科里一个人忙这忙那的,又忍不住总要帮忙。还说:“家里这么多东西要搬,重的我是没力气了,小件我还是能拿动的。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忙活啊。”
科里连忙道:“不用不用,叔你身体不好,你看着就行,我一个人就够了。再说,不是还有喀里在帮我嘛。”还道:“这喀里还真行,又聪明又能干活,叔你是从哪里找到的啊,我也想养一个呢。”
老头道:“不是告诉过你嘛,真是自己跑来的,你偏不信。”
两人一兽忙碌了一天,总算顺利完搬迁,只是这一阵忙活,老头的身体又吃不消了,明显更差了。
老头没能过完冬天就死了,也没能找到儿子拉坦尔。科里和其它邻居们一起为老头办理后事,并按习俗,对老头进行天葬。大家送老头去天葬台,喀里也一路跟着,不停地掉眼泪。邻居中的老者们安排将老头送到天葬台上后,大家就一起往回走了。
而喀里却因为看到天葬台上的秃鹫想吃老头尸体,而扑在老头的身上护着,叫嚷着,不愿离去。
喀里此举在牧民眼中,可是严重破坏了天葬。科里只好去天葬台,将喀里捉了回来。喀里毕竟身子骨小,力气不足,无法挣脱,一直红着眼睛,流着泪对着科里叫嚷,叫得科里心中很是难受。待到大家都走了,天上的秃鹫也三三两两地扑向老头尸体的时候,科里也将喀里给放开了。
喀里一被放开后,便哑着嗓子叫唤着,飞快向天葬台上跑去。科里正准备再次将喀里抓回来时,却发现前面狂奔着的喀里身体正逐渐变高变大,最终慢慢地变成了一个人,“扑通”一声重重地跪倒在天葬台前,趴在地上,泣不成声。
那人正是消失了很久的拉坦尔。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